人気ブログランキング |

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カテゴリ:返老還童( 40 )

香山秋景(图组)

b0106442_1830628.jpg
b0106442_18281024.jpg
b0106442_1827362.jpg
    香山秋景(2006。10。31。摄)
by manmanlai | 2006-10-31 18:30 | 返老還童

趣文转登

    一、老公必答
  在家里说一不二的老婆问老公:“夫人与情人,有啥不一样?”
  老公连忙回答:“前者是阳光强烈,后者是花前月下。”“前者是唢呐高声,后者是提琴和弦。”
  “你喜欢哪个?”
   老公答:“我听惯了唢呐独奏,适应了烈日炎炎!”

    二、吝啬与节俭
  儿子问父亲说:“吝啬和节俭有什么区别?”父亲说:“当然有啦!比如我买了一双降价的鞋子,这就是节俭,而要是给妈妈买了一双降价的鞋子就是吝啬了。”
摘自«女子世界»

by manmanlai | 2006-10-21 17:54 | 返老還童
   梯比利斯市地处高加索山脉的南麓,阳光明媚,微风和煦。真是山川秀丽,景色宜人。据说,这里冬暖夏凉,光照时间特长,为各种农作物、水果和蔬菜的生长提供了极好的环境。所以,梯比利斯历来是外高加索著名的古都。
   格鲁吉亚的红茶早有耳闻,但这里的香槟酒、白兰地和葡萄酒更为著名。当地人告诉我,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夕,国际三大巨头在雅尔塔开会时,斯大林就把格鲁吉亚的香槟酒,以国礼送给罗斯福和丘吉尔,曾得到好评。所以,他们说,格鲁吉亚的香槟是世界级的。至于葡萄酒的酿造工艺,传说就更神了。其中有一条是必须光着脚去踩榨葡萄汁。这让我猛然想起了一件好笑的事。小时候,老人们告我,酒是用脏脚、臭脚踩出来的。脚愈臭,酒愈香。直到长大后,我还不喝酒。后来我问过一位酒专家,他给了个似是而非的答话:“脚比手要干净的多!”没想到在异国他乡,再次遇到这无法说清的难题。是传说?是骗人?还是有待后人才能讲明的科学难题?
   这里除俄罗斯人和亚美尼亚人外,多数是格鲁吉亚人。在我的印象中,格鲁吉亚人身材高大、一头乌髪,可以斯大林的长相为代表(我们年青时代,无论是中国或苏联,到处都可见到斯大林的画像和塑像)。那时,格鲁吉亚的男青年最喜欢的着装是红色衬衣、配黑色领带。所以,一头黑髪的我在这里,无论出现在什么地方,都不会引起注目,比在莫斯科要自在多了。
   梯比利斯的街头,到处都有斯大林的雕塑像。尽管不是什么节日,也常有人默默地在像前擺放几枝鲜花,以表思念之情或是在发泄一种对“非斯大林化”的不满。

by manmanlai | 2006-10-05 09:14 | 返老還童

真 黑(趣文转登)

   某广告公司要在路边安放一块公益广告牌,内容是公民道德修养方面的。几个工人刚一运来,就吸引了不少行人观看。
   可现在工人们却遇到棘手的问题--他们需要电源。因为只有用电焊才能把广告牌固定好。然而马路上原来的明线都改入地下,他们只好向路边的商家求助。
  “不行,商业用电一度七角多呢,又不知道你们干多长时间,到别处去吧!”店主们几乎是众口一词,毫不客气地拒绝了他们。工人们拖着长长的电缆,在路边无奈地徘徊。“真黑,就那么几个焊点,用不了一度的电,真黑!”
   这一切都被卖小百货的二旦看见了,二旦突然灵机一动,向工人们喊道:“上我屋来接吧!”工人听了喜出望外,拖着电缆就过来了。“不过,要收钱,一度电两元。”二旦说。工人们商量一下,两元就两元吧,总比没人给使强。工人们接上了电,开始干活。众店主都过来揶揄二旦:你怎么风格这么高?这不是你的一贯作风啊!二旦赶紧解释,这只不过是稍微动了一下脑筋赚个小钱而已。众店主齐声对二旦说:“真黑!”
  不一会,活干完了,工人们过来拆电。二旦一看电表,不多不少,正好使了一度电,但他却说使了两度,让给四元钱。工人们很大方。也不核对,给了二旦五元钱。还说不用找了,不过要二旦给他们开一张收据,上面写:电费,三十元整,回去好找老板报销。二旦心里就是一惊,“真黑,比我还黑!”
   收据开完了,工人们又嘱咐二旦:“大哥,要是有人问起使电的事,您可千万别说走了嘴。”二旦笑着点了点头。等工人们走远,二旦来到那广告牌下,记下了那广告公司的名字,还有上面的电话号码﹒﹒﹒﹒﹒﹒
(摘自«天池.小小说»鞠志杰 文)

by manmanlai | 2006-09-29 16:01 | 返老還童

敬老节的礼物

来自女儿的"敬老节"礼物。


by manmanlai | 2006-09-19 10:23 | 返老還童

买 书

  买专业技术书籍是当年留学生最关注的一件大事。除和当时的论文工作有关外,更重要的是这些科技书籍,将是自己一生中难得的专业知识宝库。那些年代,我们和西方国家没有交流,苏联科技书籍的进口也极为有限。而且苏联的科技出版界有一特点是“面广,量不大”,以适应知识的快速更新。书店的书架上,天天有新书上架,但三、五天后就卖空了。当你发现别人手中的新书时,已无可能再买到它了。所以,除自己常跑书店外,留学生之间,常有为别人代购书的习慣。我刚到莫斯科时,就有老同学为我代买了一本«датчик»(传感器)的书。当时我连传感器是什么也不知道。后来才发现,对我太有用处了。没有这本书,我不知道要跑多少次图书馆。
   特别是中、苏关系恶化之后,买书的意义就更大了。只要觉得以后工作上会有用的书,一定要买。逛书店成了每周必做的事。好在苏联技术书籍的价格不算太贵,但也花费了助学金的绝大部分。
   当我最后乘火车回国时,整整托运了三个定做大木箱的书籍。木箱的体积为一立方米,每箱的重量在100公斤左右,四个人才能抬得动。那时,每位留学生都是个个如此,书籍就是宝贝。
  可惜,这些书籍的好运不长。“文革”中,根据“一号命令”全校师生在一周内必须撤离太原(扫地出门),徒步迁移到晋东南,一切物品只能随身攜带。这些书籍成了没人要的“封资修”,我只好拉着小平车把它们无情地送进废纸厂。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

by manmanlai | 2006-09-19 08:34 | 返老還童

读«午夜见“鬼”»有感


寥寥几行字,
小小一故事;
天下迷信事,
尽是自欺自。

by manmanlai | 2006-09-18 08:23 | 返老還童
  我弟弟是个常年开夜班车的出租车司机。那天午夜时分,他正开着空车在马路上找生意。一个漂亮的少妇,将车拦住了。少妇说声:去杨村。
  杨村在城西,附近有个殡仪馆。少妇坐上后座,弟弟踩油门,向西驶去。开了一段路,无意中看了一眼后视镜,这一眼,令他大吃一惊-后面没人!
  弟弟当时就毛了,急忙刹住车,回头一看,少妇正端坐在那里看他呢,弟弟以为自己刚才看后视镜时角度不对,也没多想,一踩油门,车又向前驶去。
  过了两分钟,弟弟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后视镜,少妇又不见了。弟弟觉得奇怪,一脚将车刹住,回头看了看,少妇依然坐在原来的位置,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盯着他。
  这可真是件怪事!联想到少妇要去的地方,弟弟害怕了。但他又不敢说什么,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开车。
  开着开着,弟弟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后视镜-那少妇又不见了。
  弟弟一脚将车刹住,猛地回过头,只见少妇头发披散着,满脸是血,正瞪着一双大眼睛在看他。
   这不是鬼吗?弟弟吓得浑身发抖,哆哆嗦嗦地打开车门,刚要弃车逃跑,不料,少妇揪住了他的衣领,拖着哭腔说:“有你这么开车的吗?我一系鞋带你就踩刹车,你看看,把我鼻子都撞出血了!” (摘自«羊城晚报»苗 青文)

by manmanlai | 2006-09-17 08:48 | 返老還童

看看猜(三)

   双休日了。猜猜下面的图片中有无后填的景物?如有,是那些呢?
b0106442_1027629.jpg



             猜猜看 看看猜

by manmanlai | 2006-09-09 08:57 | 返老還童

看看猜(二)

   请看图像中,哪几个动物是后填的?哪几个动物不是后填的?
b0106442_7451434.jpg

                猜猜看,看看猜。

by manmanlai | 2006-09-02 07:45 | 返老還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