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気ブログランキング |

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圆明园的伤痛


    1860年9月英、法联军在大沽口登陆后,几乎是以长躯直入之势扑向北京。在北京东郊的八里桥处,曾由僧格林沁率领的清军和英、法联军有过一场抵御战。但,那也是一场用弓箭、腰刀去对付长枪、大炮的不对称交战,其结果是三千余人的联军,不费吹灰之力,击溃了十倍余它的清军。当军情传来时,咸丰爷正由懿贵妃(后来的慈禧太后)陪同,还在圆明园福海的游船上逍遥自在地赏景呢!情急之下,咸丰一班人马竟连夜逃往离京城250公里的热河行宫(承德),宣称是西去狩猎。此时,大量的清军退入内城(如今的二环),誓言坚守。可是,联军却无攻城之意,而是沿北郊地带绕过安定门和德胜门直奔圆明园。
   1860年10月6日晚,联军闯入圆明园的大宫门。园内有20余名技勇太监奋力抵抗,但已无济于事,其中包括技勇中的“八品首领”任亮等人均一一壮烈殉职。圆明园的“管理大臣”文丰,见势不妙也相继投福海自尽。更为凄惨的是那些被别人反锁在安佑宫内的300余名太监、宫女和工匠,都被在烈火中活活烧死,惨不忍睹。英、法联军在圆明园内开始肆意掠夺、疯狂破坏,最后又付之一炬。熊熊烈火烧了两天两夜,将这座举世无双、奇迹和神话的皇家林园,倾刻间变成一片废墟,只剩下断垣残壁。
   想到这些,每每会有一个难解的疑问:在距今一个半世纪的那个年代,国际交往甚少,科技也不算发达,列强们何以能对京城皇舍的情况如此地了如指掌呢?在资料的泛海中,好像找到了某些蛛丝马迹:当时的俄国使节伊格纳耶夫,想在乘火打劫中也分得一杯羹,主动向联军司令官献出了一张由他亲手绘制的北京路线图,其里程是由密秘装在马车轮上的计数器,统计而成,相当准确;还有一个名叫龚橙的汉奸,向英军主动告密“清之精华在圆明园”并充当了联军直奔圆明园的响导,此人也是想通过卖国求荣,从中混水摸鱼。
   龚橙是清代著名学者龚自珍的长子,出身书香,饱读诗书文卷,能识满文、蒙文和外语(英文),才气不小,但性格古怪,狂妄自大,目空一切,连自己的父亲也没放在眼里。当时世人送他的绰号叫“龚半伦”。因为,按中国传统社会所规定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应遵循人伦准则,人伦包括君臣、父子、兄弟、夫妻、朋友等五伦,而龚橙对五伦全然不顾,据说只对身边的小妾还免强算得上略近人情,世人称他在五伦中只有“半伦”。奇怪的是龚橙,不以为耻,反倒常常也自称“半伦”,风流自喜。龚橙晚年虽已穷困潦倒,但他照样吃喝嫖赌无所不为。当年,英国公使馆在上海的“招贤馆”看上的正是他这号人,于是付重薪,聘为“顾问”,甚至出入常有护卫跟从。龚橙更是洋洋得意,甘心充当英人的走狗(汉奸)为其主子效劳。史料中关于龚橙充当英军攻占圆明园的响导一事,也有异意。但,历次外侵,总有汉奸出现,若不是龚橙,也会有另外的汉奸,干此卖国勾当。这已是难以回避的事实,也是国人的另类伤痛。
   说起汉奸,实在可恶之极。从深藏于英国的档案中发现,1900年(庚子年)八国联军再次洗劫圆明园时,就有一支由中国人(汉奸)组成的“中国军团”参战并在八国联军中“战功显赫”。这支部队是在英国租借威海卫期间,在当地组建和训练而成。为组建这支部队,英国陆军部于1898年11月还派员到香港和上海等地招募译员、号手和专业士兵。铁证如山,可见当年照片(八国联军中的“中国军团”)。

b0106442_20304349.jpg
英国军官在训练中国军团士兵使用机关枪

b0106442_20312816.jpg
威海卫中国军团指挥部1902年

   时至今日,对圆明园的抢劫和焚毁已过去148个年头,但它留给国人心灵上的伤痛还远未被抹去。近日媒体传出,当年圆明园海宴堂内被掠走的“鼠首”和“兔首”,如今竟要以天价(两亿人民币)拍卖。对我这个不熟习金融数字的人来说,两个亿究竟是多大的数字呢?但我知道:去年(2007年)年底打捞800年古沉船“南海一号”时耗资1个亿;也是去年10月24日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嫦娥一号”时,花费了14亿人民币。回过头来,看看这位拍家的胃口有多大!他们是想靠“圆明园”这块牌子,再来敲诈一次华人。这些人还恬不知耻地宣称:“拍卖所得将用于公益。”真是,岂有此理,不义之财,转眼就要变成善款。这不是洗钱,又是什么呢?
   当然,我对此前斥重资,拍得圆明园海宴堂“牛首”、“虎首”和“猴首”的中国保利集团公司以及爱国华人冯先生拍得“猪首”并愿捐给祖国的义举,是万分敬佩。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供的数据是,中国流失的文物多达164万件,收藏在世界的47家博物馆。我认为,除它们愿依“国际法”完璧归赵,归还中国者外,只要能妥善保管,供世人参观鉴赏,见物忆史,又何尝不好呢?还免得我们出国办展。也许,这是外行人的胡言乱语,但我绝不愿见到“敲诈者”得逞。

by manmanlai | 2008-11-27 2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