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気ブログランキング |

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重游«寒山寺»


          
b0106442_2225458.jpg
b0106442_22241331.jpg
b0106442_22233736.jpg
寒山寺

   夕阳西下。
   从苏州车站,匆匆“打的”直奔«寒山寺»。此来,不为拜佛览胜,只想再次感悟一下,唐朝诗人张 继所写«枫桥夜泊»的诗句: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b0106442_2226189.jpg
枫桥夜泊(清代俞樾题书)

   唐朝诗人张 继(生卒年月,无从考起)应是现今的湖北省襄阳人。当年在长安赶考落第之后,返途在古运河旁的枫桥镇小住。枫桥镇位于姑苏城西(姑苏乃早年苏州之别称,因苏州城西南有姑苏山,而得名)。流经枫桥镇的古运河上有江桥和枫桥两座,遥遥相对。过往船只多爱在桥头靠岸、掌灯过夜。古运河的东岸就是闻名遐迩的古刹-寒山寺。诗人在满腹愁肠的秋夜,举目望去,触景生情。顿时用这首七言绝句,写尽了枫桥的愁思和古刹的襌意。但诗意并未凝固在这沉闷的气氛中,远去的钟声又给众生送去黎明的生息。直到今日,大家都公认:寒山寺的钟声有令人沉思和启迪奋进的功能。诗人受此启发,再经苦读,次年赴京城应试,果中(zhon)进士功名。这些脍炙人口的诗句,让后人回味无穷,享用不尽,成为世人珍贵的文化财富之一。
   千百年来,许多名人雅士,出于对“枫桥夜泊”的爱慕,留下不少的传世刻碑,自然也成寒山寺的一景。早年,寒山寺有“一诗六碑”之说。所指是:
   北宋翰林学士王 珪(1019年-1085年)的题碑。因年久,早已失落无存。所幸,前些年台湾傅斯年图书馆赠送大陆三千余字的王 珪手迹资料。由苏州碑刻博物馆依据王珪手迹中的原字或字体,己于1996年重刻了王 珪书写的“枫桥夜泊”诗碑,现立寒山寺普利宝塔旁。
   明代诗、书、画“三绝”巨匠文征明所写。刻碑已毁于寒山寺数度的火灾之中。所剩的碑片上,不足十字。但字迹笔调流畅清秀,甚为珍贵。碑文残片现镶嵌于碑廊的墙面,供游人观赏。
   清代俞 樾所写。保存完整,拓片流传甚广。
   民国年间国史馆馆长、又与唐朝诗人张 继同名同姓的另一位张 继所写。后者是河北省沧州人。更为奇巧的是,张 继于1947年12月14日写成碑文后,次日突然逝世,堪称绝笔文碑。至今完好地保存寒山寺内塔院。所见资料谈及,后人张 继所写“枫桥夜泊”碑文的原件,现在保存在台湾中国国民党中央史馆。当年(1993年4月27日)举世瞩目的海峡两岸汪辜会谈时,曾饶有风趣地多次谈及这一墨宝。
   共产党创始人之一、革命烈士李大钊在1919年所写的“枫桥夜泊”墨宝,至今保存在北京的中国革命博物馆。1993年刻碑,立于寒山寺碑廊。
   第六座“枫桥夜泊”诗碑,由近代名画家刘海粟在八十六岁时所写。
   此后,在寒山寺留有“枫桥夜泊”诗碑者,甚多。如革命家陈 云和近代书法家启 功等人。
   诗碑的书法,异彩纷呈,各有千秋,令游人驻足观赏,赞叹不已。以我之见,要数李大钊同志的最为苍劲有力,启功先生的清秀刚正。当然,这只是管窥蠡测。应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千百年来,张 继的“枫桥夜泊”已名扬中外。真是“文因景传,景因文名”。诗(枫桥夜泊)寺(寒山寺)一体的文化,不知已为我们国家创造了多少经济和文化的价值。
   1991年春节联欢晚会上,毛 宁的一首“涛声依旧”牵动了听众的心弦。感人之处在于,歌词中浓浓地渗入了“枫桥夜泊”的意境。把古诗词中的名句和典故演绎成现代的艺术,产生了无比的感染力(当然,词曲作家陈少奇也是功不可没)。就连赵本山和宋丹丹的小品“白云黑土”中,也不难找到“枫桥夜泊”的影子,至使听众笑声叠起。

b0106442_8392482.jpg
小品"白云黑土"

   如今,连一年级的小学生,几乎都能背诵“枫桥夜泊”,连我那不满三岁(还未上“亲子班”)的小孙女(欣欣)也能半句不差地念出诗句。当然他(她)们现在不懂诗意,但长大后,定会比我们这一代从中受益更大。中华文化就是这样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去,养育着自己的儿女.

by manmanlai | 2007-05-15 2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