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気ブログランキング |

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导师家中作客

  在苏联,无论是朋友或同事之间,最亲密的关系常是用邀请到家中作客来表达。其内容必然是先喝酒,其后聊天唱歌,客人多时还可能来个家庭舞会或是放映主人制做的幻灯片(放映幻灯是当时苏联家庭的一种时尚)。
   大概是在一个星期天,我打整一番之后,有备而去。老师和师母开门相迎。家中还有上中学的一儿、一女。按现在的观点看,居家的面积并不太大。客厅也就是十五平米左右的房间。家俱是比较考究的,最能吸引眼球的是明亮的展品柜。摆满了老师在国外(东欧社会主义国家)讲学时接受的礼品和纪念品,还有我一眼就认出来的一对中国小瓷花瓶。
  餐桌上早已摆好各种干果、糖果、蛋糕和必备的伏特加与熏鲱鱼(Водка и Селедка),后者和中国南方的韶兴酒与茴香豆一样是酒桌上著名的搭配。
   师母不停地邀我:“请坐,请坐,”但我却真的犯难了,不知道该坐在什么位置,才适合我的身份(后悔,事前没向老同学请教这一点)。我想到,在中国有“上席”和“下席”的礼仪,此时不知如何是好。心急之下,把椅子挪动到桌子的角上,刚要坐下。没想到,这一举动引起了全家的哄堂大笑。还是师母心直口快,笑着告我:“只有第一次上门的女婿,才能坐在桌子的边角处。”这一笑,倒使我解脱了尴尬的局面,找到了自己该坐的位置。
   俄罗斯的酒杯就是普通的茶杯(宴会除外)。老师来过中国,没难为我。别人都是满满一杯(不分男女),只给我斟了半杯。老同学提醒过,我是吃饱才来的。半杯伏特加下肚,只觉脸上发烧通红,倒还没有失态。只记得,老师两杯下肚后,给我们讲了一个苏联专家在中国喝酒的故事,是他亲眼所见(是真事):北京的某高校在一次宴请专家时,专家兴致很高,他推开桌上的酒杯要来茶杯,一连两杯下肚,顿时出了大事,抢救无效。我的老师很内行,告我,中国的“二锅头”有60度;俄罗斯厉害的伏特加也只有40度。他倒反问我,中国的茅台有多少度?我真的一无所知。最后是老师开车,送我到宿舍。

by manmanlai | 2006-11-15 10:23 | 青年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