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気ブログランキング |

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铭贤”校园生活的片段(解放初期)(一)

   “铭贤”经过抗战八年再加解放战争四年,如今是风尘仆仆回到远离久别的故土-山西太谷杨家庄。
  这些年里,除把学校发电厂和锅炉房的机器设备不知被谁搬走外,校园内的建筑和花木,还算保存完好(返校前,曾被当时的“中央大学”化工系占用过)。
  当时,我们是这样自我形容学校的,“房子比老师多;老师比学生多”。学生真是少得可怜。全院包括农、工、商各类系口,学生也就五、六十人。我们班是人数最多的一班,只有七人。四、五人一班的是多数。还有一个高年级的班,只有一名学生。当时的学生住在“韩氏楼”,我一人住了两间房。一间睡觉看书;另一间洗漱堆放杂物。
  教室内的桌椅、门窗都是“洋式”的,窗扇是上下开啟。在这里我第一次见到大型的玻璃黑板,写起字来真痛快。最让人难忘的是宿舍没电。每屋发给一个太谷县能买到的最土、最土的煤油灯。就是用空浆糊瓶,上面坐一个用铁皮焊成带圆管的盖子,圆管里插上灯芯。微弱的灯光,只能打撲克。因为尚未复课,大家都有空大办“墙报”,争奇斗艳。
  食堂办的很好。“伙委”每月公选一次。那时,没有“定量”这一说,县城里能买到好大米,四川同学满意极了。三天两头“打牙祭”,每桌一洗脸盆地道的“回锅肉”。猪肉是杨家庄老乡现杀后送来的。
  学校的后勤,好像都由杨家庄老乡包办了,包括帮一些年青老师打扫宿舍卫生和做杂活。有一次,一位年青老师偷偷告了我一个笑话。他把裤子请老乡带回家帮着洗洗。送回来后,不仅洗好而且帮着熨平,只是把裤线熨成左右的,而不是前后的,弄的他哭笑不得。我说:“这就对了,中国人就该穿中式裤。”

by manmanlai | 2006-08-05 15:00 | 青年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