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我爱写点“闲聊”的故事

   我在博客里爱写点“闲聊”的故事,写过闲聊《李叔同(一至四)》、闲聊《雍剑秋(一、二)》,还有何凤山、乔明甫等人。他们都不是有《传》、有《记》的太大人物,但所作所为的某些事件,还是值得后人惦念勿忘的。

  既然在文中点名道姓,闲聊的内容也当有所依据﹙出处﹚,不能胡言乱语。近日,读到一本友人赠送的《城东游艺—杨白民与李叔同交游考论》,让我喜出望外,真有“如获至宝”之感。
b0106442_1303752.jpg

      《城东游艺》陈星 著

  在闲聊《李叔同﹙二﹚》中,曾有一处让我最为动情伤感的记述: 和李叔同真正长年相爱的人是日本上野的姑娘—春山淑子,也是李叔同在日本作画时的模特儿。她对李君爱慕不已,早已意重情深。明知李君国内有原配夫人,但她仍绝意终生追随左右。李叔同回国后,在杭州省立第一师范任教的那段时间,春山淑子独居上海, 只盼每个周末李君能乘火车来沪夫妻团聚,两人恩爱,情深似海。但这样相亲相爱的时月并不太长。当春山淑子突然得知李叔同决意遁迹空门﹙出家为僧﹚时,曾匆匆赶赴杭州虎跑寺长跪不起,哭述衷肠。此时的李叔同已万念惧灰,无可挽回,篤信“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经句,拂逆而去。

  上面的记述,连我自己都感到苍白无力,李叔同和日籍夫人春山淑子的道别过程,给世人留下诸多疑惑不解。想不通的何止春山淑子一人呢,连叔同的好友、学生都为之动情,痛心疾首,甚至由未能成功劝阻而挽惜自责。当时的李叔同,在事业上正是如日中天,爱情生活上也如鱼得水,难道是有什么他人不知之情,使李叔同“悲观厌世”了?事实证明,并非如此。这诸多的疑问,都永远地留给了后人。这也使李叔同和日妻的告别情节,更引人关注,说法不一。

  《城东游艺》中有一段这样的记载,令人振奋,我直录如下:

  李叔同出家以后,曾托友人将其日妻送回日本。可这位深爱他的日妻不能接受这一事实。她痛苦异常,并找到李叔同在上海的老朋友杨白民先生﹙也是留日归来—笔者註﹚。她向杨白民表示:日本的和尚是允许有妻室的,为什么李叔同要送她回日本呢?杨白民只好以中国佛教界的情况向她解释。最后她提出,说什么也要到杭州去见一见李叔同,并要求杨白民立即带她到杭州去。

  杨白民无奈,只好带着李叔同的日妻来到杭州,安顿下来后,他只身先到虎跑寺去通报。李叔同见日妻已经来了,也就不好回避,于是同意会面。会面的地点在杭州西湖边上的某家旅馆里。杨白民自管去散步,留下了这一对平日恩爱似漆的夫妻。交谈过程中,李叔同送给日妻一块手表,以此作为离别的纪念,并安慰说:“你有技术,回日本去不会失业。”会面结束后,李叔同就顾了一叶轻舟,离岸而去,连头也没有再回顾一下。日妻见丈夫决心坚定,知道再无挽回的可能,便望着渐渐远去的小船失声痛哭。此后她就回日本去了,从此再无任何消息。

  故事到此,总算有个结局。当然,我们毕竟不是“学者”,所言无从考证,只能当是茶余饭后的闲谈轶事,聊聊而已。

  这本《城东游艺》是我校退休人员余也果女士所送,余老师退休前,曾任北京轻工业学院图书馆馆长,是我国早年著名女子教育家杨白民老先生的后人,她们为该书的作者提供了多件珍贵的史料。余也果老师把她珍藏多年的《城东游艺》送我一本,实让我感谢不尽。

[PR]
by manmanlai | 2009-09-23 12:59 | 返老還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