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タグ:興趣愛好 ( 33 ) タグの人気記事

搬来欣赏

从女儿那里搬来欣赏一下。

[PR]
by manmanlai | 2007-09-05 20:15 | 返老還童

闲聊«李叔同»(四)



    李叔同先生出身豪门望族。自幼聪慧过人,勤于慎思,更爱笃行。刚到而立之年,已在多方学界遐尔闻名,堪称当世名流。
李先生突然之间,弃世忘俗遁入佛门,令世人至今有所不解——对人生是属逃避?还是属进取?我越来越觉得是后者。他摈弃的是个人情感上的儿女情长,追求的是对世人进一步的关爱,不仅在精神世界,而且在现实生活中也是如此。他常为人间的不公而激奋,伸张正义,声援弱者,常言:“普渡众生,解人危难,乃佛门弟子责无旁贷之事,贫僧岂能袖手旁观。”法师这样说了,也这样做了。
我在旧文中读到一篇佳作,愿推荐给有兴趣者,以佐证我的看法:

           李叔同血书《华严经》
   1933年8月的一天下午,53岁的弘一法师李叔同正在庐山青莲寺整理佛经,一名小和尚进来通报:“庐山名士陈三立前来拜访。”三立老人是江西有名的贤士,长隐庐山,潜心佛学。弘一法师来到门口,正要与陈三立互道敬意,一个50多岁的老人突然在他面前“扑通”跪下,凄然叫道:“大法师,求您大发慈悲,救救我女儿!”说着,不停地叩头,叩得额上流出了鲜血。法师见状,惊愕不已.忙将他搀扶起来,向陈三立问道:“陈先生,这是咋回事。
   陈立三拱手说道:“法师,今日打扰.为的就是这位老弟!”陈三立法师进屋坐定,接着说道:这位杨老弟中年丧妻,遗下一女,名叫杨念。为了让女儿上学,他不顾年迈,到英国牧师约翰逊家做工。今年5月,在金陵大学读二年级的女儿因病回庐山休养,约翰逊聘她做工。约翰逊聘她做儿子的家庭教师。约翰逊的儿子今年17岁.长得很高大,但智力十分低下。杨念见他接受能力太差,只得连晚上也替他补习功课。一天晚上,他趁约翰逊和杨老汉不在家之际,突然兽性大发,对杨念施行暴力。杨念奋力反抗,夺门而逃,洋公子紧追不放,不料在黑暗中失足跌下山坡,脊柱摔伤,造成高位截瘫。约翰逊见儿子瘫痪,硬逼杨老汉将杨念嫁给他儿子。杨老汉不答应,约翰逊一张状纸递到了牯岭法庭。牯岭法庭将杨念重判20年刑。杨老汉无路可走,求我相助,我恐力薄难成,固带他冒昧来访,与法师相商。
   弘一法师听罢冤情,义愤填膺:“普渡众生.解人危难,乃佛门弟子责无旁贷之事,贫僧岂能袖手旁观!”弘一法师与陈三立一起发帖,联合山居名流,与牯岭法庭进行严正交
涉,希望法庭能秉公办案,为国人伸张正义。牯岭法庭的汪庭长不敢轻视,将情况上报九江法院。九江法院怕与洋人闹僵,维持原判。汪庭长无能为力,向弘一法师献计说:“国舅“宋子文的岳父张谋之目前正在庐居住。法师若能屈尊去见他.并赐予墨宝,杨念姑娘肯定有救!”听了汪庭长的献策.弘一法师心中像塞了块石头。弘一法师出生豪门望族,对官场的腐朽厌恶至极。他25岁东渡日本时,便发誓要献身于艺术和教育,决不与官场中人有任何来往,出家后更是严守此规。如今汪庭长却出此下策,难道到了晚年,还要对张谋之这等庸人低三下四?如果张谋之向自自己索字画,给还是不给?不给,杨念肯定无救。给了,不就成了全国皆知人人皆嘲的丑类了吗?弘一法师左思右想,难以入睡,想到贪官当道污吏作祟,竟然闹得佛门静地也难有清静之时,不由得义愤填膺,取出银针笔砚,刺血书写起《华严经》来。
   诚心主持赶到现场,出了一身冷汗,对众弟子说:“这还了得!法师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就胃出血3次,又有肺病气管炎长期缠身,如何经得起这等流血的损耗呢?”言毕,上前去夺法师手中银针。法师不但不依,反而斥道:“眼见国将不国,生死有何异?倘能以我之死,换来国民觉醒,鞭挞贪官污吏,我死有何惜?”说罢又猛烈地将银针刺进手指。
   诚心主持找到三立老人,告知弘一法师血书《华严经》之事。社会各界名土均被弘一法师之举震动,纷纷斥责贪官丑行。张谋之闻讯.怕闹出乱子,指示、九江法院放了杨念。杨念重返金陵大学时,弘一法师特来送行,并亲书“悲欣交集”条幅相赠。
摘自《文史春秋》郑学伟/文

[PR]
by manmanlai | 2007-07-26 10:20

凉台伏景寄给Tubomim

b0106442_19485576.jpg
盛开的朝艳

b0106442_19534699.jpg
白边红裙

b0106442_19501552.jpg
心里红

b0106442_1950472.jpg
兰 喇叭

b0106442_19541987.jpg
步步高和雁来红

b0106442_19512989.jpg
不请自来客

[PR]
by manmanlai | 2007-07-20 19:36 | 返老還童

闲聊«李叔同»(三)

  时至今日,评述李叔同的人太多了。他(她)们从不同的专业视角,表达了对李叔同成就的赞赏和敬重。但多数人是把李叔同的出家前和后,分而论之。给人以出家前、后判若两人的感觉。甚至也有人觉得,他是在由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当年和李叔同亲近的朋友甚至他的学生,都曾为他遁入佛门的行动而惋惜,甚至因劝阻不力而自责。其实,这些都大可不必。
   李叔同看破红尘,决非一时的心血来潮。当他十五岁时,还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时代,就写出了“人生犹似西山日,富贵终如草上霜。”的诗句。此后,细看他的一切努力和探索,所追求的不是名利富贵,而是处处事事在追求无尽的真知。
   最后,他归入佛门。但也决不是一个“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俗僧。他绕过世俗的牵绊,是为全心实意地钻研佛教的律学。在佛教的许多宗派中,律宗是最讲究修持的一宗。他不僅深入研究,而且能做到实践躬行。被佛门弟子奉为律宗第十一代世祖。
   他虽避世绝俗,但无处不近人情。晚年,为弘扬律学,他常年游历于浙闽的开元寺、承天寺、妙释寺、法兴寺、伏龙寺、普陀寺等名山大寺之间,讲经讲律。他居然明言规定三不:一不迎,二不送,三不请斋。出家人,如此知情知理,真是善哉!善哉!不知现代的文化人,有几位能做到如此。
   我和佛教无缘无葛,应算个无神论的人。但我佩服李叔同对多种学问的深求精神。他的一生,对人们的供献之大,令人赞赏。

[PR]
by manmanlai | 2007-04-16 21:22 | 返老還童

闲聊«李叔同»(二)

李叔同,作为晚清民国年代的文人学士,确有许多惊人骇俗之举。在他出家前的39年里,评他为“才华横溢”、“执意创新”和“风流倜傥”,一点也不算夸张。他是中国第一位在美术课堂上,教学生临摹人体的老师,而且敢把女人裸体画,堂而皇之地悬挂于自己厅舍之中。就在百年前的这几天(1907年的春节期间)李叔同正为赈济淮北水灾,在赈灾游艺会上公演法国小仲马名剧«巴黎茶花女遗事»,而且在剧中饰演主角茶花女,轰动一时。这是在中国大地首台公演的话剧。其中是全部口语对话,有独白和旁白,但没有朗诵,和加唱,开创了我国话剧的先河。今年(2007年)被定为“中国话剧100年”,就是以李叔同等人的这场演出为起算年份而计算的。
   李叔同38岁时遁迹空门剃发为僧。为此,常易使世人联想到,此举定和家事困惑有关,其实不然。李叔同的发妻俞氏,是他在十八岁时母亲为他选定促成的。俞氏出生于南方经营茶叶的富家,相比之下虽学识不高,但也长的端庄秀丽,楚楚动人,算得上门当户对。据说,李叔同弹奏贝多芬的«月光»时,她在旁也能入神地静听下去。算得上一对郎才女貌.当然,他们之间有多深的恩爱,就难说了。
   和李叔同真正长年相爱的人是日本上野的姑娘春山淑子,也是李叔同作画的模特儿。她对李君爱慕不已,早已意重情深。明知李君国内有原配夫人,但她仍绝意终生追随左右。到中国后和李君相约,她不在公开场合露面。李叔同在杭州省立第一师范任教的那段时间,春山淑子独居上海,只盼每个周末李君能乘火车来沪团聚。这样相亲相爱的时月也并不太长。当春山淑子得知李叔同决意出家时,曾匆匆赶赴杭州虎跑寺长跪不起,哭述衷肠。此时的李叔同已万念惧灰,无可挽回,篤信“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经句,拂逆而去。日后,发妻俞氏由天津赴杭州寻访,李叔同避而不见。这已是八十年前的往事了。
   世间之事,真是无独有偶。就在拙文落笔之际,2007年2月26日媒体曝出了1987版«红楼梦»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在长春百国兴隆寺以“妙诚”法名,剃度出家的新闻。
   今日之社会,毕竟和八十多年前不同了。对别人的关心、疼爱和尊重,已为主流。对自己不明白和不理解的事物,只要在法律和公德界定的范围内,就该做到不乱猜测、不推敲,更不无中生有地去"分析"和编造。这也是和谐社会的体现之一。
         
b0106442_1628653.jpg
“林妹妹”长春出家

[PR]
by manmanlai | 2007-03-03 17:32 | 返老還童
    我三十多岁的时候,“文革”的后期。我正在北京内燃机总厂“开门办学”,给工人大学讲课。没有任何明显的外因,脚后跟疼痛起来了,而且日渐严重。起初,只是一只脚疼,没过几天两只脚都疼起来,而且已疼到无发走路的程度。特别是刚起床,开始走路时,显得更为严重。经医院诊断,是脚后跟骨质增生(骨刺)。在X光底片上可以清晰地看出,在脚后跟的那块骨头上向下长了一个比小米粒大、比绿豆小的凸起(骨刺)。
   那时,我住在北京老岳父家中。家里客人多,信息多、主意也多。各式各样的中、西医治疗办法,几乎都试过。像按摩、针灸、打封闭、汤药、骨刺丸等,对我都不见效。这时,有一位北工大的老师(老先生了)蛮有把握地推荐了一种用臭椿树叶熏蒸脚后跟的偏方。简便、易行,而且确实根治了我的脚后跟骨刺,几十年来再也没复发过。
   中年男女得这种毛病的人不少。我们学校的校医室听我介绍后,就用这个偏方,治好不少病人,并误传为是我家的“祖传秘方”。现介绍如下。
   臭椿树是北方到处可见的树种。摘它的十几片鲜叶,铺在一块烧烫的新砖上。新砖要先放在火炉上烧热。烧热的程度,一定要掌握到:刚铺上去的臭椿树叶能被熏出热气,而又不至把叶片烧焦冒烟。烧热的新砖放在地上,把叶片铺放在热砖上。治疗的人坐在椅子上,两脚垂在砖的上方,接受热气的熏蒸。只要能忍受,双脚尽量接近叶片。每次熏蒸一刻钟左右。每天熏蒸一次,五天之后会见效,一个月下来可痊愈。
   后来,有一位学历史的朋友告诉我,他在«左宗棠传»中见到过类似的简短记载。大意是左宗棠也患过此病,有人告诉他可在鞋里(后跟处)放几片臭椿树叶。试后,果然有效。
   可惜。我当年如有现在的头脑和清闲,一定会在这位朋友的帮助下,就是把«左宗棠传»翻个遍,也得把这几行字找出来。
[PR]
by manmanlai | 2007-02-08 14:19 | 中年時代

闲聊«雍剑秋»(二)

山西争矿运动
  对于商业来说,我是绝对的门外汉。改革开放的初期,我就听说过“商场如战场”的信条。既然是战场,哪就是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一定要把对方赚它个底儿朝天,才是。可我发现,雍剑秋的做法是有所不同的(也许目的是一样)。他总是宰了你,还让你乐哈哈地。他追求的是名利双全。
   且看,1905年底在山西发生了惊震朝庭的“争矿运动”。起因是英国的福公司和清庭在1898年就背着地方官员和百姓,通过了一个«山西商务局与福公司合办矿务章程»。英国福公司眼看山西的铁路将要开通,而当时中国海关和铁路的行政权都操纵在外国人之手。他们可以低价运入开矿机器,还可低关税运出山西的矿产。原本«章程»规定收买矿地,要经山西巡抚批准。但英国福公司见有厚利可图,竟然自行低价抢征矿地,到处立杆划地勘测并强行封闭当地人已开的小矿窑。大型机器的开采,将使当地土法开采受到严重的打击,多数矿工面临失业。小窑主和矿工的愤怒引发了山西各界人士的同情和声援。太原的山西大学堂和中、小学的师生纷纷走上街头,要求废约(«章程»),争回矿权,声势之浩大有如燎原之火。此时,留日的中国学生也在东京的神田、江户亭集会声援。1906年10月3日竟有一位阳高县籍的山西留日学生李培仁(当时在东京法政大学读书)愤而投海,以表对英国人的抗议。留日学生当即派代表梁善济、景梅九和王用宾护送遗体回国。李培仁的遗体于11月运达太原时,召开了三千余人的追悼会,会上宣读了李君的绝命书。书中写到:“(清)政府如放弃保护责任,晋人即可停止纳租义务,约一日不废,税一日不纳,万众一心,我晋人应有之权利也。”闻者无不下泪。
   在广大民众的声援下,小窑主和矿工们围住了福公司代表的住地,脱光了上衣手执钢刀,要和福公司拼命(那时的洋人对义和团的厉害还心有余悸)。清政府在英国的威逼下,要求山西巡抚弹压矿民,保护英人开矿。后期的山西巡抚丁宝铨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既怕丢了乌纱帽,更怕官逼民反,酿成大祸,无法收场。此刻他想起了在庚子年北京城陷时认识的雍剑秋。遇此棘手的外交难题,何不请雍剑秋相助呢!
   雍剑秋应邀而至,来到太原。巧遇英国福公司在山西的这位代表也是在庚子年侵略者入都后和雍剑秋认识的熟人。福公司的代表也已看出,此刻,山西的民气正旺,工作很难进展,但又迫于伦敦福公司老板的施压,正处于进退维谷的他,也想讨教于雍剑秋。雍剑秋见他已年近六旬,建议他采取退避的原则,并答应可向山西巡抚丁宝铨为他讨要一笔返回伦敦后的离职养老费。这个英公司的人爽快地同意了这一方案。
   丁宝铨巡抚对这一调解方案也甚为欣赏,当即表明愿出二十万两银子了断此事。而英国人只提出五万两的要求。按常理(在商言商),雍剑秋可以轻而易举地把这十五万两装入自己的腰包。但雍剑秋没有这样做,他只向丁要了十万两,如数给了英国人五万两,自己留下了另一半。雍剑秋得利之外,还做得两相情愿。一场旷日持久的抗争,以英国福公司的撤走而告终。不知细情的丁巡抚认为,雍为他解决了如此之大的困危,还省下十万两银子,不知如何酬谢才好。事后,山西省送上的酬金、酬礼,雍一概不收。巡抚又委以高薪要职(此时雍尚无正式工作,在家住闲)也被谢绝。雍只言,此来只为帮忙朋友,别无他求。雍剑秋在山西留下了“不爱钱财”的美名。
   雍剑秋离开太原后,回天津住闲。丁宝铨深感对朋友愧欠,当即派专人赶往天津,专程向雍剑秋致谢并赠送礼银五千两,鹿茸十付,熊掌十付,虎皮两张,金钱豹皮八张,狼皮褥十张,金酒杯十个,还有古瓶两个,一个是明朝宣德瓷器,一个是乾隆官窑出品。这些礼品,多数是山西煤业小窑主凑钱买的,以表他们对雍先生的敬意。雍剑秋的这躺“差事”,真该算他名利双收了。那时他刚刚三十岁出头。
   我无能对雍剑秋一生的功过、是非加以评说,但对这两樁事情的处理方法实在是令我信服的。我觉得,我们对我国近代史上的许多名人,只有一个笼统的概念和定论,而对他(她)们个人的学识、哲理、思想方式、为人处事以及个人魅力,都知之甚少。这实在是一件可惜而遗憾的事。

[PR]
by manmanlai | 2007-02-02 10:59 | 返老還童

闲聊«雍剑秋»(一)


  上年纪的北京人都还可能记得,在北京中央公园(现称中山公园)的门前立过一座劝人不嫖娼、勿纳妾的警世碑亭。这座碑亭是我国近代著名的军火买办(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里,替外国资本家在本国市场上经营企业、推销军火的代理人)、京津一带鼎鼎有名的宗教和慈善家雍剑秋所立。
   雍剑秋(1875年—1948年)江苏高邮人。其父是江南扬州、高邮一带的豪门大族,娶妾七人。雍剑秋本人在青少年时代,受到过良好的教育。起初,就读于上海和香港的教会学校,后又留学新加坡大学,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和德语。1898年雍剑秋重返上海时,家境已发生巨大的变化。罩在雍剑秋头上雍家大族的光环已不复存在,只能随母离开雍家过着一般人的生活。雍剑秋经过一番慎思阅世之后,决定远离人才聚集的上海,去北京闯荡一番,以寻找更能施展自己才能的地方。于是母亲变卖了身边的细软,为儿子凑足了他北上的盘缠。
   雍剑秋来到北京后,正逢1900年的庚子事变。在乱世之中,凭借他的才能和商业智慧,迅速挤身于上层社会,鸿运如日中天。1911年,他36岁时,已任清政府天津造币厂副厂长。此后不久,他先后成为德国礼和洋行和捷成洋行的军火买办,专营德国克虏伯兵工厂和艾哈德兵工厂的军火和军用器材。在这段时期内,无论是清政府要成立和扩大禁卫军、各地军阀割据称雄以至辛亥革命爆发后袁世凯要加紧操练新军等,都给雍剑秋的疯狂敛财,创造了绝好的机会。后人在评说雍剑秋的一生时,常爱用“善交权贵,手眼通天”来形容。我以为,这只是他的表面现象,他“成功”的实质,应是“细心处事,思路非凡。”现举下面几樁事例。
   1900年5、6月间,八国联军以“保护使馆”为名攻占北京。除到处疯狂屠杀义和团拳民外,在京城奸淫掳掠无恶不作,自然也祸及留在京城的清庭权贵。王公大臣的家眷更是首当其冲,终日惊恐不安。京城已乱成一团。后经清庭在京人士(慈禧太后和光绪帝已逃往山西)和八国联军统帅A.von瓦德西(德国陆军元帅)商定,派专列把清庭贵族家小,暂送天津,免受祸害。此外,还派一队洋兵(人数不多)随车护送,另请到京不久、时任“救济北方难民慈善团”翻译的雍剑秋为随车(专列)的翻译。
   专列在夜间驶离北京,刚过廊坊不久,护送的洋兵开始对车厢内的女眷非礼,顿时车内乱成一团。在场的唯一中国男士雍剑秋好言相劝,士兵毫不理睬。此时雍剑秋出示了他事前向瓦德西统帅讨要的手令,才把车厢内的这场混乱平息下来[雍剑秋办事的细心周到,令人信服]。洋兵的领队不得不把欲逞兽性的兵士解除武装,押在车内。专列平安到达天津后,雍剑秋的名声在京津两地的满汉贵族中神速传开。此时,不仅京津两地的权贵,就连北方各省的巡抚和巨贾们,有谁,在这外侵动乱的年代,不愿和这位能通洋人、善处洋务的雍剑秋结识交友,甚至换帖为兰谱兄弟呢?

[PR]
by manmanlai | 2007-01-28 11:56 | 返老還童

节后,京城百姓一大喜事


    2007年1月1日起,北京公交票价大幅下降。很多线路,全程票价只有四毛钱(0﹒4元)。我们从阜成门乘489路公共汽车到京郊西山"八大处"(旅游胜地),每人的票价只有四毛钱,要知道,买个烧饼还得五毛钱呢!估计,这是市政府解决公交阻塞的重大措施之一。
[PR]
by manmanlai | 2007-01-02 18:00 | 返老還童

昨夜,今冬京城喜降瑞雪

b0106442_11585638.jpg
b0106442_122059.jpg
b0106442_1274894.jpg
窗前雪
[PR]
by manmanlai | 2006-12-30 12:02 | 返老還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