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解放前后的年代里,太原只不过是一个二、三十万人口的小城市。有点热闹和繁华的地段,也都集中在上马街和柳巷一带。
   在我童年的记忆中,除老鼠窟的元宵、开化寺后边的炒灌肠外,再有就是座落在泰山庙旁的一个刻字铺。刻字铺的招牌上写着三个大字—郭必英。它只有矮小的一间房门脸,窗上挂着刻好的各种字体的印章。以我看,郭先生的隶书最为喜人—丰满舒展、诚厚有力,常诱人驻足观赏。郭老先生总是带着花镜埋头雕琢着他手中的活儿,不闻窗外事。他的绝技是,在刻章时从不事前在章料上“写样”,一切都在他心脑中,信手刻来,手到字成,干净利落。
   上中学后,在西羊市的旧货地摊上花几毛钱买了一块油黄发亮的石头,请郭先生为我刻了生平的第一枚手章,视为宝物。其实,我当时并无用手章之处。随后几年,又请郭先生用寿山石为我刻了一方篆体的藏书印。此后,凡是我自己买的书,无论大书、小书,中文的或是外文的,都要把这两方印端端正正地盖在首页,成了我的自我欣赏和自我陶醉之癖。
   这两枚印章随我“走南闯北”,就在“文革”和“战备疏散”年代,我的许多好东西都无奈地丢弃了,但这两枚印章总算保存至今。
   前段时间,有位好友见到我的那块黄石印章,他半开玩笑地说,这是块如金似玉的“田黄石”,快去请《鉴宝》节目给鉴定一下吧。我真的无动于衷,也许是,但我看重的还是郭必英的“刀功”。

           
b0106442_12321176.jpg
我的两枚印章

[PR]
by manmanlai | 2007-12-23 12:33

闲聊«雍剑秋»(二)

山西争矿运动
  对于商业来说,我是绝对的门外汉。改革开放的初期,我就听说过“商场如战场”的信条。既然是战场,哪就是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一定要把对方赚它个底儿朝天,才是。可我发现,雍剑秋的做法是有所不同的(也许目的是一样)。他总是宰了你,还让你乐哈哈地。他追求的是名利双全。
   且看,1905年底在山西发生了惊震朝庭的“争矿运动”。起因是英国的福公司和清庭在1898年就背着地方官员和百姓,通过了一个«山西商务局与福公司合办矿务章程»。英国福公司眼看山西的铁路将要开通,而当时中国海关和铁路的行政权都操纵在外国人之手。他们可以低价运入开矿机器,还可低关税运出山西的矿产。原本«章程»规定收买矿地,要经山西巡抚批准。但英国福公司见有厚利可图,竟然自行低价抢征矿地,到处立杆划地勘测并强行封闭当地人已开的小矿窑。大型机器的开采,将使当地土法开采受到严重的打击,多数矿工面临失业。小窑主和矿工的愤怒引发了山西各界人士的同情和声援。太原的山西大学堂和中、小学的师生纷纷走上街头,要求废约(«章程»),争回矿权,声势之浩大有如燎原之火。此时,留日的中国学生也在东京的神田、江户亭集会声援。1906年10月3日竟有一位阳高县籍的山西留日学生李培仁(当时在东京法政大学读书)愤而投海,以表对英国人的抗议。留日学生当即派代表梁善济、景梅九和王用宾护送遗体回国。李培仁的遗体于11月运达太原时,召开了三千余人的追悼会,会上宣读了李君的绝命书。书中写到:“(清)政府如放弃保护责任,晋人即可停止纳租义务,约一日不废,税一日不纳,万众一心,我晋人应有之权利也。”闻者无不下泪。
   在广大民众的声援下,小窑主和矿工们围住了福公司代表的住地,脱光了上衣手执钢刀,要和福公司拼命(那时的洋人对义和团的厉害还心有余悸)。清政府在英国的威逼下,要求山西巡抚弹压矿民,保护英人开矿。后期的山西巡抚丁宝铨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既怕丢了乌纱帽,更怕官逼民反,酿成大祸,无法收场。此刻他想起了在庚子年北京城陷时认识的雍剑秋。遇此棘手的外交难题,何不请雍剑秋相助呢!
   雍剑秋应邀而至,来到太原。巧遇英国福公司在山西的这位代表也是在庚子年侵略者入都后和雍剑秋认识的熟人。福公司的代表也已看出,此刻,山西的民气正旺,工作很难进展,但又迫于伦敦福公司老板的施压,正处于进退维谷的他,也想讨教于雍剑秋。雍剑秋见他已年近六旬,建议他采取退避的原则,并答应可向山西巡抚丁宝铨为他讨要一笔返回伦敦后的离职养老费。这个英公司的人爽快地同意了这一方案。
   丁宝铨巡抚对这一调解方案也甚为欣赏,当即表明愿出二十万两银子了断此事。而英国人只提出五万两的要求。按常理(在商言商),雍剑秋可以轻而易举地把这十五万两装入自己的腰包。但雍剑秋没有这样做,他只向丁要了十万两,如数给了英国人五万两,自己留下了另一半。雍剑秋得利之外,还做得两相情愿。一场旷日持久的抗争,以英国福公司的撤走而告终。不知细情的丁巡抚认为,雍为他解决了如此之大的困危,还省下十万两银子,不知如何酬谢才好。事后,山西省送上的酬金、酬礼,雍一概不收。巡抚又委以高薪要职(此时雍尚无正式工作,在家住闲)也被谢绝。雍只言,此来只为帮忙朋友,别无他求。雍剑秋在山西留下了“不爱钱财”的美名。
   雍剑秋离开太原后,回天津住闲。丁宝铨深感对朋友愧欠,当即派专人赶往天津,专程向雍剑秋致谢并赠送礼银五千两,鹿茸十付,熊掌十付,虎皮两张,金钱豹皮八张,狼皮褥十张,金酒杯十个,还有古瓶两个,一个是明朝宣德瓷器,一个是乾隆官窑出品。这些礼品,多数是山西煤业小窑主凑钱买的,以表他们对雍先生的敬意。雍剑秋的这躺“差事”,真该算他名利双收了。那时他刚刚三十岁出头。
   我无能对雍剑秋一生的功过、是非加以评说,但对这两樁事情的处理方法实在是令我信服的。我觉得,我们对我国近代史上的许多名人,只有一个笼统的概念和定论,而对他(她)们个人的学识、哲理、思想方式、为人处事以及个人魅力,都知之甚少。这实在是一件可惜而遗憾的事。

[PR]
by manmanlai | 2007-02-02 10:59 | 返老還童

闲聊«雍剑秋»(一)


  上年纪的北京人都还可能记得,在北京中央公园(现称中山公园)的门前立过一座劝人不嫖娼、勿纳妾的警世碑亭。这座碑亭是我国近代著名的军火买办(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里,替外国资本家在本国市场上经营企业、推销军火的代理人)、京津一带鼎鼎有名的宗教和慈善家雍剑秋所立。
   雍剑秋(1875年—1948年)江苏高邮人。其父是江南扬州、高邮一带的豪门大族,娶妾七人。雍剑秋本人在青少年时代,受到过良好的教育。起初,就读于上海和香港的教会学校,后又留学新加坡大学,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和德语。1898年雍剑秋重返上海时,家境已发生巨大的变化。罩在雍剑秋头上雍家大族的光环已不复存在,只能随母离开雍家过着一般人的生活。雍剑秋经过一番慎思阅世之后,决定远离人才聚集的上海,去北京闯荡一番,以寻找更能施展自己才能的地方。于是母亲变卖了身边的细软,为儿子凑足了他北上的盘缠。
   雍剑秋来到北京后,正逢1900年的庚子事变。在乱世之中,凭借他的才能和商业智慧,迅速挤身于上层社会,鸿运如日中天。1911年,他36岁时,已任清政府天津造币厂副厂长。此后不久,他先后成为德国礼和洋行和捷成洋行的军火买办,专营德国克虏伯兵工厂和艾哈德兵工厂的军火和军用器材。在这段时期内,无论是清政府要成立和扩大禁卫军、各地军阀割据称雄以至辛亥革命爆发后袁世凯要加紧操练新军等,都给雍剑秋的疯狂敛财,创造了绝好的机会。后人在评说雍剑秋的一生时,常爱用“善交权贵,手眼通天”来形容。我以为,这只是他的表面现象,他“成功”的实质,应是“细心处事,思路非凡。”现举下面几樁事例。
   1900年5、6月间,八国联军以“保护使馆”为名攻占北京。除到处疯狂屠杀义和团拳民外,在京城奸淫掳掠无恶不作,自然也祸及留在京城的清庭权贵。王公大臣的家眷更是首当其冲,终日惊恐不安。京城已乱成一团。后经清庭在京人士(慈禧太后和光绪帝已逃往山西)和八国联军统帅A.von瓦德西(德国陆军元帅)商定,派专列把清庭贵族家小,暂送天津,免受祸害。此外,还派一队洋兵(人数不多)随车护送,另请到京不久、时任“救济北方难民慈善团”翻译的雍剑秋为随车(专列)的翻译。
   专列在夜间驶离北京,刚过廊坊不久,护送的洋兵开始对车厢内的女眷非礼,顿时车内乱成一团。在场的唯一中国男士雍剑秋好言相劝,士兵毫不理睬。此时雍剑秋出示了他事前向瓦德西统帅讨要的手令,才把车厢内的这场混乱平息下来[雍剑秋办事的细心周到,令人信服]。洋兵的领队不得不把欲逞兽性的兵士解除武装,押在车内。专列平安到达天津后,雍剑秋的名声在京津两地的满汉贵族中神速传开。此时,不仅京津两地的权贵,就连北方各省的巡抚和巨贾们,有谁,在这外侵动乱的年代,不愿和这位能通洋人、善处洋务的雍剑秋结识交友,甚至换帖为兰谱兄弟呢?

[PR]
by manmanlai | 2007-01-28 11:56 | 返老還童

山西的义和团风云

  对发生在百年前的义和团运动,中国的近代史学家,有“起于山东,兴于山西”之说。义和团经直隶(河北)传入山西后,有如野火燎原之势,迅猛发展。其原因有:〈1〉山西连年大旱,赤地千里,民不聊生;〈2〉教民势力的兴起和普通百姓间的矛盾激化;〈3〉到任不久的巡抚毓贤,对义和团表示支持。甚至,私下和义和团首领商定“分成”协议,即义和团所得财产的三分之一,赏赐给有功之人;另外三分之一,分发义和团的众位弟兄;所余三分之一,归毓贤个人掌控。当外国传教士在山西慌恐不安时,毓贤告示:洋人可先“集中”,再“转移”。事实上,转移集中到太原的也未能幸免。
  后来,西太后撤掉毓贤的官职并处死。新来上任、专办“教案”的巡抚岑(cen)春煊在公佈义和团的“罪状”时说,在山西“杀死主教3人,教士男女共130多人,我国的教民达一万多人。”当年的资料中,多处提到“山西没有留下一个洋人。”之说。
>
[PR]
by manmanlai | 2006-07-31 14:19 | 少年時代

毛鬼神

   山西民俗信仰的资料http://www.tydao.com/中,各种各样的神神鬼鬼都有,唯独没有毛鬼神。所以有必要,就我所知,补充一点。
  过去的山西,无论有钱人或没钱人,多喜欢在家里堂堂正正地供奉一位财神爷,以求招财进宝。但听说,也有一些人家是暗地里偷偷摸摸供奉一位毛鬼神。据说,这位毛鬼神能把别人家的东西,慢慢地、一点一点的搬到自己家来。它不走大门,主人要为它暗处留个小门,以便出入。主人也要对毛鬼神敬心供奉,若得罪了它,还会把自己家的东西搬往别人家去。
  到现今,家乡还常有人在找不到常用的手边物件时,会自言自语地说:“我这是惹下谁家的毛鬼神了。”

[PR]
by manmanlai | 2006-07-05 20:21 | 童年時代

猜猜看

这是山西那个县的好风光?
b0106442_17204310.jpg


b0106442_17223221.jpg

[PR]
by manmanlai | 2006-07-03 17:21 | 返老還童

山西人尚需努力

  还是那句话,自说自,不惹事。
  就从旅游资源来说,我向诸位提供几张上个月在山西现场拍的照片。请你们猜猜,这是什么地方?有何历史典故?祖先给我们留下来的宝贝,至今乃如此冷静。敢问,何日才能重见当年威严?
b0106442_17114193.jpg


b0106442_1712387.jpg


b0106442_17155189.jpg

[PR]
by manmanlai | 2006-07-03 07:53 | 返老還童

山西人变聪明了

  首先声明,我是山西人。自说自,不惹事。
  说来也奇怪。大学毕业前我没离开过山西。不管以什么样的名义,下乡的事儿,几乎年年都有,短则十天半月,长则半年一载。可算跑遍山西的南北,像南去的太谷、平遥、祈县、运城,北上的忻县和大同。
  我也算爱游山玩水的人,但从没想过山西会有这么多的旅游宝地。前几年在电视节目中看到介休的绵山,使我大吃一惊,从未听说过。而如今山西的旅游资源,不仅吸引了中国人、外国人,连在外面的“老西儿”也想回家看看。
  以前,我在平遥下过厂、办过学,可前年,我快七十岁的人了还专门参加旅游团去了平遥一趟,真不虚此行。这一点实在令我佩服。山西的“后生们”真有两下。早该变聪明一点了!

[PR]
by manmanlai | 2006-07-02 08:01 | 返老還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