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タグ:山西风光 ( 4 ) タグの人気記事




        
b0106442_1720136.jpg
作者 景 晶 胡洋子 山西经济出版社 2003年

    这本书,让喜欢旅游的人爱不释手。她好就好在:
   1 文笔优美流畅,读来有如夏日山泉,带来的都是享受。
   2 景区•景点的历史资料详实丰厚,有关的民间传说寓意深远。
   3 全书没有一幅彩照,而是向读者提供了二百余幅山西的风景速写,真正做到了用"画"来解说山西,实在难能可贵,别具一格。其内容所及,虽难言穷尽山西之美景,但也基本上包括了山西目前已开发的主要景区和景点。例如,近来才有耳闻的山西绵山,该书早已有祥实的介绍。
   风景速写的独到之处,既能概括景物的要素又能略去一些次要无关的陪衬,使景物主体突出并附加了动感和渲泄的气氛。
   我选择了几幅该书的速写,和我手头现存的数码彩照(相同的取景角度)加以对比,不知诸位是否认同我上述观点?想来,当然还是见仁见智了。

   
b0106442_17212953.jpg
b0106442_1720435.jpg
雁门关


    
b0106442_17224068.jpg
b0106442_17221135.jpg
应县木塔


     
b0106442_17235541.jpg
b0106442_1723173.jpg
晋祠天龙山


    
b0106442_17252589.jpg
b0106442_17243735.jpg
交城卦山书院

[PR]
by manmanlai | 2007-12-08 17:25

猎豹术




               
b0106442_1885141.jpg


   餐桌上和好友(高兄)聊及,当年他在山西离石县小神头公社(“五七”干校)时,听到当地早年的猎豹术。颇为有趣,记述如下。
   小神头的帽儿山一带和吕梁山系相连,常有金钱豹出没。金钱豹体壮力强,奔袭速度为兽中之冠。受猎伤之后,从不逃窜,而是拚命反扑。猎人若不是一枪毙其命,定遭反扑之难。就连多年的老猎手,山中见豹,也会望而生畏,远而避之。
   村边住一猎户,以猎金钱豹为生,按现代语言,应称猎豹专业户。猎户的绝招,是家中喂养了一群猎犬,老少加在一起有七、八只之多。老者足智多谋,冲锋在前;幼者初生牛犢,无所畏惧。金钱豹,起先不知来者何物?当被围之后,又见个个虎视眈眈、骁勇善战。若攻其一,耗不费力,但唯恐后方包抄,急得牠原地团团打转。狗群自然也只狂吠而不敢妄动。这个时间,正好是猎人举枪近射的绝妙时刻。说时迟,那时快。枪声一响。可怜,金钱豹英雄一世,遭此暗算。呜呼,«野生动物保护法»来之晚矣!

[PR]
by manmanlai | 2007-11-05 18:10

水桶凉粉源于山西应县


    据考,水桶凉粉的制做工艺,源于山西省晋北的应县。原料为1公斤马铃薯淀粉,加10公斤水,再加30克明矾和少量食用色素。
   除选料精良外,做成的凉粉在添加佐料、端上餐桌前,一定要用长绳儿把它浸泡在深水井里。这样,才能保证凉粉入口后有:夏天,“透心凉”;冬天,“温温和和”的感觉。而且由于有凉水的浸泡,凉粉的表面和边角同样是鲜滑爽口,没有硬皮。但千万别把凉粉放在冰箱里,因为淀粉,在一定的低温下,会变硬发脆,失去好的口感。诸位若到应县旅游,一定会随处可见火爆的“应县凉粉”小摊。无论是炎热难熬的夏天,或是寒风凛冽的冬天,凉粉,是照卖不误。在寒冬腊月,路边小贩会招呼你:“喝碗凉粉,暖暖身子吧!”让我想起了,在莫斯科的严冬(零下20度C左右),街头叫卖最火的小食品,就是冰激凌。这好像是一种食文化的时尚。
   既说到山西的应县,就不能不说一下遐尔闻名于中、外的应县木塔。不少的墨客游士,常把二者相提并淡。

          
b0106442_11272330.jpg
应县木塔

   应县木塔的官名叫“释迦塔”。位于应县城内的“佛宫寺”内。建成于辽代清宁二年,即公元1056年。塔高67.31米(比大雁塔高出3.3米),塔底直径为30.27米。整塔为全木质结构,没有一钉一铆的铁器联接件,全靠斗拱梁柱,镶嵌穿插吻合而成。塔底有石砌的台基两层,高4米。是全世界现存的、最高的、年代最久的木结构建筑。虽经近千年的风雨雷电和多次强地震的考验,它仍巍然屹立在中华大地,不能不让我们这些后人,为先辈的技术和艺术的精湛而骄傲。
   我儿时,还听过一个关于应县木塔的传说。早年,附近的孩子们在塔上玩耍时,每年总有几个淘气的,会从高层的塔窗外跌落到石砌台基上。但从未摔死过一个,甚至摔下来的孩子,站起来后拍拍屁股上的土,继续和小伙伴们玩儿。
   这无疑给应县木塔增添了神秘的色彩。但我却“信以为真”过。



[PR]
by manmanlai | 2007-09-21 11:28

告别五台山



          
b0106442_2314918.jpg
佛教圣地五台山

   一九七六年的四月份,三晋大地已是春暖花开。
   五台山仍是一片寒意。偶而在山沟里的向阳处也能见到,在薄薄冰层之下有涓涓的细水推动着早生的水草摇曵晃动。毕竟是春天来了——我们的下乡任务也该结束了。
   五台县政府,非常重视去冬全县农田建设的成绩。搬运的土方量和平整的土地面绩,都是相当惊人。五台县决定在五台山的中心地带(台怀)召开庆功暨欢送下乡干部大会(五天)。县招待所早已把床板和饭桌等食宿物件先期运往台怀。当我们各路人马背着行装到达台怀时,殿堂里早已搭好了通舖,摆好了圆桌。成百名的下乡干部,个个欢喜雀跃。在当时看来,这是终生难得的机遇。
   五台山也是多年没有这样热闹过了。在我的印象中,那时的僧尼人数,只有几十人之多。尼姑不过十人,她们专住一座更为清静的寺院。显然,对我们的到来,他(她)们事前得到过通知,都在尽量做好接待工作。
   从当时的寺庙建筑,虽也能看出当年曾有过的宏伟大气,但此刻,因年久失修,有些地方说成是“断壁残垣”也不为过。
   记忆中,在五台山的几天时间都是在爬山、上下台阶。每到一个山顶,寺庙的主人都以大碗的开水热情接待并就地而坐,促膝闲谈。年青僧人每天有不少时间要从事农业劳动。他们在寺庙周围的小块土地上种一些土豆之类、无需更多耕作时间的农作物,以维持寺院众生的生活。当地政府,给每人的经济补助——十五元/月,资深的长者按级别能得到略为更多的补助(当时我的工资约为七十元左右)。在我们浏览过程中,有些寺院也把深藏密室的宝物展示给我们,如用指血书写成的经文和以极为工整的蝇头小揩写成尖塔形排列的经卷。书者“诚”和“静”的功力之大,是凡人无法相比的。
   我们这个年代的年青人,都熟知抗战胜利后(1946年底)发生在北平的«沈崇事件»。传说中,事件发生后沈崇隐名埋姓遁入佛门,出家五台山,终日以青灯黄卷为伴,忘却一切往事,计划以此聊度终生。我怀着极度同情而又不愿过度打扰的心情,迈进了寺院的大门。在面见的五、六位尼姑中,确有一位端装清秀与众不同、操一口北京口音,而且年岁也相仿的人。我深知佛门不谈俗事的规矩,但在谈到一些北京的往事和名处,她一一对答如流。当我告辞时,只剩下一句没问出口的话:“您是沈崇吗?”这全然是出于对她的尊重。
   这个疑问跟随了我多年,无处求证。近年来身边有了电脑,我查遍了有关资料,我的结论是倾向否定,只是传说而已。有资料说,沈崇后来和国内一位文化界的名人结为伉丽,过着美满幸福的生活。但愿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今日的五台山,早已由当年的“断壁残垣”变为“金碧辉煌”。这是我当年,怎么也想象不到的事。
   最近有去过的熟人告诉我,五台山有一条高等级的柏油路直通台怀,称为“克林顿大道”。初听,真是莫名其妙,牛头不对马咀!细听之后,大家都哈哈大笑。原来是,当年美国总统克林顿访华前,声称要去陕西一游。而翻译一时走神,译成要到山西一游。山西立即兴师动众把公路修好。此后就出现了五台山的“克林顿大道”。也算是“歪打正着”,“克林顿大道”已成为五台山的“前哨景点”。

[PR]
by manmanlai | 2007-07-17 2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