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っ」と。キャンペーン

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タグ:小城故事多 ( 19 ) タグの人気記事

水桶凉粉源于山西应县


    据考,水桶凉粉的制做工艺,源于山西省晋北的应县。原料为1公斤马铃薯淀粉,加10公斤水,再加30克明矾和少量食用色素。
   除选料精良外,做成的凉粉在添加佐料、端上餐桌前,一定要用长绳儿把它浸泡在深水井里。这样,才能保证凉粉入口后有:夏天,“透心凉”;冬天,“温温和和”的感觉。而且由于有凉水的浸泡,凉粉的表面和边角同样是鲜滑爽口,没有硬皮。但千万别把凉粉放在冰箱里,因为淀粉,在一定的低温下,会变硬发脆,失去好的口感。诸位若到应县旅游,一定会随处可见火爆的“应县凉粉”小摊。无论是炎热难熬的夏天,或是寒风凛冽的冬天,凉粉,是照卖不误。在寒冬腊月,路边小贩会招呼你:“喝碗凉粉,暖暖身子吧!”让我想起了,在莫斯科的严冬(零下20度C左右),街头叫卖最火的小食品,就是冰激凌。这好像是一种食文化的时尚。
   既说到山西的应县,就不能不说一下遐尔闻名于中、外的应县木塔。不少的墨客游士,常把二者相提并淡。

          
b0106442_11272330.jpg
应县木塔

   应县木塔的官名叫“释迦塔”。位于应县城内的“佛宫寺”内。建成于辽代清宁二年,即公元1056年。塔高67.31米(比大雁塔高出3.3米),塔底直径为30.27米。整塔为全木质结构,没有一钉一铆的铁器联接件,全靠斗拱梁柱,镶嵌穿插吻合而成。塔底有石砌的台基两层,高4米。是全世界现存的、最高的、年代最久的木结构建筑。虽经近千年的风雨雷电和多次强地震的考验,它仍巍然屹立在中华大地,不能不让我们这些后人,为先辈的技术和艺术的精湛而骄傲。
   我儿时,还听过一个关于应县木塔的传说。早年,附近的孩子们在塔上玩耍时,每年总有几个淘气的,会从高层的塔窗外跌落到石砌台基上。但从未摔死过一个,甚至摔下来的孩子,站起来后拍拍屁股上的土,继续和小伙伴们玩儿。
   这无疑给应县木塔增添了神秘的色彩。但我却“信以为真”过。



[PR]
by manmanlai | 2007-09-21 11:28

太谷县的义和团故事

  义和团普遍把洋人传教士称为“老毛子”,把教民称“二毛子”,把教民的支持、同情者称“三毛子”。对他(她)们自己当地的首领称“大师兄”,二把手称“二师兄”。其余者,均无严密组织。
  太谷的义和团,最初起事于县城周围的几个村庄,如北洸、杨家庄和东阳等地。后来逐渐向县城发展,斗争日趋尖锐。最终,洋人和少数教民退守到县城南街的一处大院,闭门固守。因为晋中一带的大院多为高墙厚门,义和团一时未能攻入。据说,院内的洋人中还有一把手枪,此时也无济于事了。院外义和团的拳民越聚越多。一日,正在攻守相持之际,天空突降暴雨。“大师兄”借机鼓动众弟兄说,这是老天爷对他们无法破门的发怒。众弟兄急中升智,抬来一根又粗又重的房樑,对准院门齐力冲击,终于破门而入。领头的是手持钢刀的“二师兄”,冲在最前。迎上来的“二毛子”,被“二师兄”手起刀落,死于非命。其他“老毛子”四处藏身,但已无处可逃,抵抗早已无济于事。
  在大院攻破的前夜,曾有人敲开大院的后门,称自己是教民,已备好马车,可连夜送他们去太原。洋人们也半信半疑,但等死不如先逃命。无奈之下,有六、七人搭车夜逃。在漆黑一团的路上,这些人越走越怕。其中一个十五、六的姑娘趁黑溜下马车,逃进农家菜地,农户发现后,不敢收留。姑娘只得再追上马车。天亮之前,马车走到两县交界、三不管的地带,守候在那里的人,一齐把车上的人全部杀害。
  义和团在太谷的活动,始终得到一位姓孟的绅士的同情和邦助。所以在后来办“教案”的过程中,把他在城东一、二里远的“孟家花园”收为公产(属教会财产),以示对孟的惩处。“铭贤学院”就建在这块土地上。八角亭周围的墓堆,就是这些传教士及其家属的墓堆。“铭贤”二字的来由,就是“铭我前贤”之意。

[PR]
by manmanlai | 2006-08-01 11:03 | 少年時代

山西的义和团风云

  对发生在百年前的义和团运动,中国的近代史学家,有“起于山东,兴于山西”之说。义和团经直隶(河北)传入山西后,有如野火燎原之势,迅猛发展。其原因有:〈1〉山西连年大旱,赤地千里,民不聊生;〈2〉教民势力的兴起和普通百姓间的矛盾激化;〈3〉到任不久的巡抚毓贤,对义和团表示支持。甚至,私下和义和团首领商定“分成”协议,即义和团所得财产的三分之一,赏赐给有功之人;另外三分之一,分发义和团的众位弟兄;所余三分之一,归毓贤个人掌控。当外国传教士在山西慌恐不安时,毓贤告示:洋人可先“集中”,再“转移”。事实上,转移集中到太原的也未能幸免。
  后来,西太后撤掉毓贤的官职并处死。新来上任、专办“教案”的巡抚岑(cen)春煊在公佈义和团的“罪状”时说,在山西“杀死主教3人,教士男女共130多人,我国的教民达一万多人。”当年的资料中,多处提到“山西没有留下一个洋人。”之说。
>
[PR]
by manmanlai | 2006-07-31 14:19 | 少年時代

毛鬼神

   山西民俗信仰的资料http://www.tydao.com/中,各种各样的神神鬼鬼都有,唯独没有毛鬼神。所以有必要,就我所知,补充一点。
  过去的山西,无论有钱人或没钱人,多喜欢在家里堂堂正正地供奉一位财神爷,以求招财进宝。但听说,也有一些人家是暗地里偷偷摸摸供奉一位毛鬼神。据说,这位毛鬼神能把别人家的东西,慢慢地、一点一点的搬到自己家来。它不走大门,主人要为它暗处留个小门,以便出入。主人也要对毛鬼神敬心供奉,若得罪了它,还会把自己家的东西搬往别人家去。
  到现今,家乡还常有人在找不到常用的手边物件时,会自言自语地说:“我这是惹下谁家的毛鬼神了。”

[PR]
by manmanlai | 2006-07-05 20:21 | 童年時代

能掐会算的人

   早年,父亲的同事中有一位能掐会算的人。时值“西安事变”,国人震驚,不知时局是战是和。都在祈盼,早日和平解决。在众人的摧嘱下,这位能人居然推算出:西安事变必能和平解决,而且还算出了解决的日期。那天,好事的同事们聚集了一整天,等待消息。到晚间大家都快无望了。果然,夜间十点左右,街头(太原)突然传来号外声。
  这种事,真难说,到底是“迷信”呢,还是“科学”?信其有,是“迷信”,但信其没有,是否也是“迷信”呢?

b0106442_15153514.gif

[PR]
by manmanlai | 2006-06-25 07:21 | 少年時代

食 客(谋士)

  过去的官宦人家,都养着一批食客。他们在主人家可不是白吃,个个都身怀绝技。有的知书达理、有的能言善辩,甚至包括那些能学鸡鸣狗叫的人。平日里,主人是白养着他们并以上客相待。关键时刻,食客为主人立奇功者,历史记载很多。
  我想讲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故事。
  山西省太谷县(近日电视剧“白银谷”描述的地方)的城东,住着一家不小的老财。他家的住宅,虽比不上相距百八十里远的“乔家大院”那样宏大,但这家的财主爱以高取胜。全城的房屋数他家的最高。主人有兴时,常爱登上顶尖的小屋,博览全城,整个太谷县城尽在眼低,颇有万人之上的感觉。为喧耀自己,常把新到任的县太爷请到府上并在高屋寒暄一番。县太爷都得赞不绝口,而且日后,也得另眼相看。财主的此举自感得意万分,慢慢形成了一个规矩—到任的县太爷要先去拜访这家财主。后来,有一位聪明县太爷到任,对此早有耳闻。当他“受请高屋“时,特意对财主说:”你家的屋子真高,比咱太谷县的城墙还高出一节,我可不敢再来拜望了“。
  客人离去后,主人愈想愈不对劲,慢慢开始悟出县太爷的话中话。这不是在说,我有“造反“之嫌吗!这一下吓的财主非同小可,当即登县府进重贡。
  说来也怪,此后的每位县太爷到任后都是不请自来。财主也必无奈地有贡进上。年常日久,财主苦不堪言。只怪当初自己多事。
  财主家的一位食客给主人出了一个好主意。在楼上高屋的正中悬挂一个硕大的金边牌位,上书朱红大字“当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再来登门的县太爷见到高悬的牌位,赶紧恭身下拜。财主在旁从容地解释说:“吾辈今生无缘面见皇上,只能在小舍设此龙位,以便朝夕叩拜”。此后,再未见哪位县太爷赶来讨贡。因为有“当今皇上”四个字,属“长期有效”,不怕改朝换代。

[PR]
by manmanlai | 2006-06-21 11:14 | 童年時代

鸽子楼(三)

  晋中大地上鸽子楼的兴衰,正好印证了这片土地上自然生态和人们活动的变动。鼎盛时期,在县城附近的任一个大一点乡村里有十几座鸽子楼,一点也不奇怪。当鸽群起落时,真有遮天盖日之势。先不说,牠们吃了谁家的粮食,单看看牠们能天天饱食而归,就可以想象出那是多么风调雨顺的年景。遇上不好的年份,鸽群会明显缩小。若碰上灾荒年,整个楼内也可能只剩下十几只鸽子,还得主人补贴,才能维持生存。
  历年来的战争动乱,也是鸽子楼彻底毁坏的重要原因。交城县地处平原和山区的相接地带。不管什么样年代,都是交战双方争夺的“拉锯”或“交叉”的地带,常有“日易三主”之称。虽到是,从未听说过有依靠鸽子楼交战的传说,但交战双方在修筑碉堡需大量砖石时,首先想到的是拆地主老财的砖房院,而当然是从鸽子楼开刀。
  解放后,我们那一带的鸽子楼已是残存无几,而且也已失去自身存在的价值。但它毕竟存在过我们之中,留下一点记忆,也许是有益的。(完)

b0106442_15234026.gif

[PR]
by manmanlai | 2006-06-20 09:38 | 童年時代

鸽子楼(二)

  天刚刚闪亮。鸽群在出飞之前,先要成群结队地飞落在主人的院子里饮水。院子里的四周摆满了石凿的水槽,或是包了铁皮的木水槽。饮水过程中,牠们尽情地打闹嬉戏,吵成一团。鸽群饮水后先要在屋顶上停留片刻,而后一批批地起飞升空,在高空盘旋几圈后才飞向各自的目标(田野觅食),有孵化任务的,安然回楼,静卧筐中。此刻,整个院落才安静下来,略加清扫才恢复正常。
  到夕阳西下时,鸽群由四面八方回来。一天吃饱了的大嗉子,在入楼前还要再饮一次水。
  冬天有所不同。大地冰雪遮盖,鸽群无处觅食,主人除供水之外还得供食,多是提供玉米、高梁或少量的豆子。
  鸽子楼内的箩筐里,常有数量不等的鸽子蛋,但主人是从不过问的。因此,鸽群繁殖极快。遇好年景时,一个鸽子楼内,常会有数千只鸽子。
  主人最关心的是每年两次的出粪。箩筐里的鸽子粪装在大车(马车或牛车)上,一车接一车地送往自家的田头。秋后的庄稼,自然与众不同。据说,鸽子粪也有高价出售或送亲朋好友的。
  鸽子粪也是地主家的一大财富。众人说,养鸽子的人家是“吃着别人的粮,添着自家的仓”,一本万利。(有续)

b0106442_15202812.gif

[PR]
by manmanlai | 2006-06-19 08:10 | 童年時代

鸽子楼(一)

  晋商的“乔家大院”经多种媒体宣扬,已给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但在晋中大地上,还有一种别处少见的建筑 — 鸽子楼。对此,知者不多,见者更少。
  财主家的乔家大院和地主家的鸽子楼,估计是同一年代兴起的,但后者已残存无几。
  鸽子楼是象点样子的地主家才有的标志性的建筑。它和其他房屋容于一体,但有鹤立鸡群之感。兼有发家致富和保安防匪功能。它座落在主人正房卧室的左侧,像一座当今的正方形的塔楼。鸽子楼多为三、四层组成,层高估计两米左右。每层的四周都有砖砌的大窗口,方便鸽群早出晚归。每层楼壁上横排着许多粗大的木棒。棒上挂满了特制的箩筐,专供鸽群夜间休息和孵卵。层层之间有简单的木梯相连。顶层是个瞭望台,可目及四、五里以外的邻村、邻舍,四周有垛口,以备防卫所用。楼的底层有暗道可直通主人正房卧室的坑头,从屋里看,暗道口很象一个极普通的墙柜。暗道两侧自然有收金藏银的地方。平日里楼门总是上着大锁,无人打扰。(有续)。

b0106442_1520583.gif

[PR]
by manmanlai | 2006-06-17 08:16 | 童年時代

乡景小忆---东关街

  抗战时期,父母带着我由太原回到交城。起先就住在东关街。在这里开始了我最早儿时记忆的片断。东关街的地理位置是偏东的,但它是县城的经济活动中心。多数的商铺都集中在这里。儿时,觉得它太宽大了。路两旁的买卖家一个接一个,有杂货店、麵铺(饼子、馒头和切面)、粮店、布店、剃头铺,还有当铺等等。白天倒不见得有多少人在街上走动,最热闹的是当夕阳西下各家店铺打烊前的景象。站了一天柜台的伙计和老板,不管赚钱多少,总算一日到头了。
  老板们个个儿都站在铺面的台阶上,高扬着马尾做的掸子,摔打着鞋上的尘土并和对面的老板们不断地打着招呼。小伙计们不见得有家可回,但也是一天中最愉快的时刻,他们忙着一块一块地把铺面的门窗板装上,还有一件不能忘记的事就是清水洒街。大家都在把一盆盆的水泼往街心,气温立马凉爽下来,让人高兴。此时,最得意的还是那些住在屋檐下的小燕子,都在拚命地在路面上高速低飞,来回穿梭,扑杀着咬人的蚊虫。这时,孩子们也玩得最起劲,但也该是快到妈妈叫吃晚饭的时候了。



b0106442_1458447.jpg

[PR]
by manmanlai | 2006-06-16 08:14 | 童年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