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分黑豆

  回太原后,我开始了小学生的生活。有一段时间里,可以和哥哥们同时起床、同路上学。
  那时候也不兴吃早点,一天里只吃午饭和晚饭。妈妈总是在头一天的晚上用慢火炒好半锅(不大)黑豆,并用玻璃杯均分成三等份。早晨起来,我们兄弟们各拿自己的一份,装在衣服口袋里,在上学的路上边走边吃。我记得有时候在路上,我还会伸手再向他们要一点。真也有意思,“孔融让梨”的故事早已知道,但执行起来,总是相反,越小越霸道。占哥哥们点便宜,好像理所当然。大人们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b0106442_15404179.jpg

[PR]
by manmanlai | 2006-06-30 09:25 | 少年時代

老伴儿的一针一线

  
b0106442_929381.jpg

  孩子们常路过家中小住。不论住长、住短,就是只住一两天,走后,老伴儿也要把褥被彻底缝洗一遍,为的是孩子们下回回来住得开心。
b0106442_929954.jpg

[PR]
by manmanlai | 2006-06-25 22:26 | 返老還童

有问就答

  我的上一篇博客贴出后,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收到了来自远方阿梅女士的质疑.她问,刮脸时若没有刮破脸,也需要在屋里避避风吗?我已向阿梅女士做了个别回答.但事后一想.她的提问恐怕有很大的代表性.因为占半数女士们没有刮脸的体验,存有上述问题也真难怪.所以有必要再把解答在此公示如下:微观来看,刮脸时表皮细胞受损是必然的,到流血的程度就太可怕了.只要空气中没有破伤风菌,就没关系.但谁能打这保险呢?所以,刮脸后还是在屋里呆一会儿,让伤处愈合一下或消消毒再出门才是最好,特别是大风天.
[PR]
by manmanlai | 2006-05-29 17:41 | 童年時代

外祖父(三)

  外祖父突然间病逝.当时谁也不知道他得的是什么病(估计当年的这个小县城里连一位西医大夫也没有).一直关注这一问题的还是妈妈.她和爸爸结婚后,生活的轨迹是由乡间到城市;由小城市到大城市.对这一问题,她终于得到了"解"并多次对我们三兄弟告戒:男人刮脸后决不要马上从屋里走到院里,这样会得"破伤风".外祖父就是这样把命丢了的.所以我还不会刮胡子时,就知道这一点了.
  说来也巧,当我被派往苏联念书时,被当地人告知:首先要买的生活必需品中就有男士化妆品--"刮脸水".几乎所有新来的男小伙子都不理解,这是在国内从未听过的事.好在它很便宜,刮脸后一喷就行.只有我最能接受,早有妈妈的告戒.近年来,我又多次去过俄罗斯,侭管岁月流长,当年的苏联已是现今的俄罗斯,但那种便宜的不得了的"刮脸水",在路边的售货亭里,仍是随处可见.反到让我不理解的是如今的中国男女化妆品满天飞,单单找不到像男士的"刮脸水"这类产品,所以现在我还得常向别人宣传妈妈的'告戒'.

[PR]
by manmanlai | 2006-05-28 21:18 | 童年時代

外祖父(二)

  关于外祖父,还想再说两句.其实我根本没见过外祖父的面.在我出世时,他已英年早去.有关他的事,都是从妈妈嘴里听来的.据说,外祖父是个会赚钱而不会守钱的人.可以想像:当年在家乡那个山西省偏僻的小县城(交城县),出了一位而立之年已是上海小老板的人,荣归故里之后是何等的风光!可好景不长,在地方上的小买卖中被人一骗再骗,骗了个浄光.真是"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原被犬欺".一气之下,英年早逝了.
[PR]
by manmanlai | 2006-05-27 22:14 | 童年時代

外祖父(一)

  从小我就知道上海是个商业繁荣的城市.因为,我的外祖父就在上海做了一辈子的买卖.妈妈常给我讲她爸爸的故事:她还在不懂事的时候,爸爸就离家去上海做生意,走时他只有二十多岁(去当小伙计).又过二十多年才告老回乡颐养天年,已成不小的老板.这是那个年代北方老辈去上海做生意人的缩影.外祖父家中自然有不少上海带回来的千奇百怪的好玩意儿.妈妈玩过,我也玩过.我现在还记的有一个叫"问錶",又叫"自鸣钟"的,你摁它一下,它马上会以音响报时.我记得有一次在被窝里玩了一整夜,醒来时还抱着.这宝贝可是在六,七十年前呐!今天先写到这里。
[PR]
by manmanlai | 2006-05-27 17:51 | 童年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