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っ」と。キャンペーン

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2010年 01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李哀”就是李叔同

    “李哀”是谁,我曾茫然、无法确认。
   据资料介绍,1905年3月10日﹙农历二月初五﹚李叔同的母亲王凤玲在上海寓所病逝。李叔同哀痛万状,携眷扶柩乘轮船返回天津,完全以新派庄严的丧礼仪式为母亲举行了追悼会。为表示对其母的永久追思,李叔同改名李哀,字哀公。此后,李叔同虽也曾在不同场合,在其艺术作品上使用过多种落款﹙几乎是“漫不经心”、“随心所欲”,前文已述﹚,但在正式场合和至友的信函交往中仍多用李哀﹙哀公﹚。现有一得力的佐证,可说明这一点。
   李叔同天津葬母后,当年秋季东渡日本留学。五年后于1910年学成回国,经友人介绍,在“直隶高等工业学堂”任图绘教员。该校于1912年改名为“直隶公立工业专门学校”,是现今“河北工业大学”的前身。
  巧遇,陈德弟同志在“河北工业大学”百年校庆办公室工作,为编写百年校史,他翻阅了大量的史料。偶然,在1916年编印的《直隶公立工业专门学校同学录》第17页上查到当年在校任教的教师名册,其中就有李叔同。

        
b0106442_11445721.jpg
  当年的教师名册

   在名册的附栏中写明:“李哀,字叔同,直隶天津县人,日本东京美术学校毕业。”这一点完全可以佐证,李哀就是李叔同。这佐证的发现让我喜出望外,并认为“河北工业大学”陈德弟同志提供的资料,应算近年来李叔同研究中的重大发现之一。
   贴两张李哀落款的墨宝,以饕诸位。

        
b0106442_11392124.jpg
李叔同书“与人乐乐”(余大风提供)


            
b0106442_1140546.jpg
  李叔同留日期间(1907年)农历二月十日
  写给好友杨白民的叶书(明信片)

[PR]
by manmanlai | 2010-01-11 11:41
    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原想把博友们的《一博一品2009》﹙中、日双语读物﹚作为2010年元旦礼物献给读者,但由于在最后校版时发现,该书日文中的汉字采用了中文简体。其实,日文中的汉字,既非中文简体,也不完全是中文繁体,而是一种独特的日文汉字,这一差误是不容忽视的。来京度假的博友森小象得知这一情况,主动协助出版社紧急修改,为《一博一品2009》早日圆满面市,再做努力。


   
b0106442_943113.jpg
森小象挑灯夜战《一博一品2009》

[PR]
by manmanlai | 2010-01-05 0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