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2009年 04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杜 潘上校和内格罗尼中尉的拍卖丑闻传开后,欧洲的舆论一片哗然。这些唐而皇之的法兰西《中国远征军》,竟然是焚人皇园、劫人财宝并用国家军舰免费搬运回国后被大量侵吞据为己有、又用公开拍卖方式获得私利的一伙强盗。使法兰西的这场征服了中国的凯旋和荣耀的气氛,暗然失色。
   在当时的法国,确有不少人(主要是这场“远征”的参与者)撰写了许多记事文章、日记或著作,记述着他们在圆明园的见闻和感受。让我们摘录几段,看看法国人是怎样记述自己的吧:
   “10月6日晚,圆明园这座大清国皇帝的正式宫苑,几乎未遇抵抗就被法军占领了。”
   “第一批进入圆明园的人以为是到了一座博物馆,而不是什么居住场所,因为摆在架子上的那些东方玉器、金器、银器,还有漆器,不论是材料还是造型都是那么珍稀罕见,那简直就像欧洲的博物馆。”
   “现在《一千零一夜》对我来说完全是实实在在的东西。两天中,我在值3000万法郎的绫罗绸缎、金银首饰、瓷器、青铜器、雕像中,总之,是在珍宝财富中徜徉!我想,远自蛮族对罗马的洗劫以来,没有人见到过这样好的东西。”
   在遍地是宝的宫殿里,他们实在难以控制自己的贪欲“于是,他们像寓言里的那条狗一样,它捧着主人的午餐,开始时是守着,一旦发现餐食受损,它就会露出獠牙把它的那份吃掉。于是,我们的军人同别人一样,跟着别人一起进去了。”
   “实际上,宫殿面积之广大,行动时间之紧迫,使我们无法从容地抢劫。无数的金器,都被当成黄铜烧毁了。对一支军队来说,这真是道德败坏之举。所有人都抢疯了。”
   “这些华丽的丝绸的用场变得很拙劣蹩脚,比如:用来当绳子在营地拴马;做包袱布用来包扎在宫里弄到的东西。”
   “炮兵们回来时,个个身上都裹着皇后的丝袍、胸前挂满了清朝大官的朝珠。人们那边则把东西都码放在各个营帐里...。”
   “10月18日至19日”,这两天是圆明园被火焚毁的日子,也是继7日和8日这座皇家宫苑惨遭洗劫被破坏之后,又一个应该用黑色石碑加以标记的日子。”
   “成群结队的士兵们,分成小组,手持火把奔向圆明园各处纵火,圆明园内的建筑大多以雪松建成,极易点燃。”
   “在这两天里,营地和圆明园之间,日光被天空的浓云所笼罩,仿佛一场持久的日食一般。周围的地区也是一片昏暗。”
   与此记述的同时,法国方面不少的军事和政治评论家对这次“远征中国”的辉煌战果,也抱嗤之以鼻的态度。他们普遍认为那只不过是一场“无惊无险”的入室焚火抢劫,有如“闲庭信步”地夺取了别人众多的财宝。这种看法当时已成不胫而走之势,再度加重了公众对这场“远征”的不良影响。这时法国大文豪维克多•雨果的“两个强盗”的论点,在法国社会有着广泛的舆论基础。
   在舆论的压力下,据法皇拿破仑三世的旨意,杜 潘上校当即受到“停职”的处理。攻占圆明园的法军战地司令蒙托邦将军,本应提升元帅,也遭到搁置。而且就在1862年,法国的审计法院还专门成立一个委员会,要对中国之战的“战利品”进行了调查审计。遗憾的是,在整个调查中,始终没有发现有任何诸如“获敌战利品”的正式记录。其实,这样做只不过是为掩人耳目而为的一种把戏。声势浩大的审计,只是做做样子,无果而终,不了了之。
   至于这次征战的“战利品”,虽然是参与者人人有份,但也绝不可能全部被私饱中囊,主要的大件部分还是晋献给了法国的皇舍,但聪明的蒙托邦将军并没有直接献给拿破仑三世皇帝本人,而是转弯摸角、羞羞答答地献给了欧仁妮皇后,其公开理由是,皇后对这次“远征”的支持最为鼎力(好似胜过皇帝)。
   这些珍贵文物至今仍陈列在距巴黎东南65公里、位于塞纳河左岸楓丹白露宫的“欧仁妮皇后中国馆”内。

b0106442_1762632.jpg
塞纳河北岸的楓丹白露宫(自网络)


b0106442_1765356.jpg
b0106442_1312845.jpg
b0106442_1302794.jpg
b0106442_1305553.jpg
b0106442_1311848.jpg
“欧仁妮皇后中国馆”内景(自网络)

   楓丹白露宫始建于法王路易六世时期(1137年),是此后历代帝王最为重爱的森林行宫,其建筑和装饰虽比不上凡尔塞宫的雄伟,卢浮宫的广阔,但却静雅大方,常给人以宁静温馨的感觉。到1868年,由于来自中国的大批“战利品”无处存放,才由拿破仑三世的欧仁妮皇后亲自主持,在楓丹白露宫内专建了“欧仁妮皇后中国馆”。馆内陈列着由蒙托邦将军晋献的、来自圆明园的景泰蓝佛塔和方形香炉、历代宫廷字画、编钟、金玉饰品、牙雕、玉雕、名贵宝石、古玩、名窑瓷器等艺术珍品3万余件,简直是圆明园在巴黎的再现。
   由于舆论的压力,法皇拿破仑三世对蒙托邦将军的公开褒赞略有克制,但私下给于的好处和封赏也令人吃惊:蒙托邦征服中国后还正在日本游历,拿破仑三世在给他的私人信函中,已向他许诺了法兰西参议员的空缺,将由他递补;并保证小蒙托邦晋升为少校军衔,也不成问题;皇帝除封蒙托邦为“八里桥伯爵”外,一再表示“朕不会改变报偿法军司令官的初衷—但要以一种不为人知的方式—从中国支付的赔偿金里为你提取60万法郎。”这一笔私下封赏,直到帝国垮台后的1871年,才为世人所惊知。可见其法兰西在这次“远征”上的两难窘态。

[PR]
by manmanlai | 2009-04-14 17:07
    圆明园始建于清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是清王朝倾全国之物力、财力,聚朝臣之智慧,集无数精工巧匠,靠填湖堆山,种植奇花异木,精心营造而成的既有江南小桥流水、曲径通幽,又有北苑山庄、怪石的大型皇家林园。园中的好多游处,不乏成群的欧式喷泉和巴洛克式的巨石建筑,被世人赞为“万园之园”。
   到乾隆三十八年(1770年)圆明园的营造工程已基本就绪,乾隆帝欽定了圆明园内独成格局的四十处景区,而且逐一定名并兴致勃勃地分别赋诗一首,称“对景诗四十首”。同时,挑选了宫廷画师中善长绘房舍、农田的沈 源和精于山土树石的唐 岱,两人通力合作,按实景以一定比例,历经11年之久,画成了园明园四十景图。又有宫廷的礼部尚书汪由敦以“管和体”(朝中书写奏章时通用的笔体)恭恭正正地写下了乾隆的四十条“对景诗”。每画配一诗,就铸成了《圆明园四十景图咏》绢本彩绘的大型册页。她不仅是当时诗文、绘画、书法的珍品,更是我国先辈园林艺术的真实写照。当年《圆明园四十景图咏》保存在圆明园奉三无私殿呈览。1860年10月遭英法联军掠夺,流落海外。
   1862年2月底。在法国巴黎,与佳士得、苏富比齐名、并以拍卖法国和外国皇室私人藏品而著称的德鲁欧拍卖行,推出了大型的拍卖活动。在诸多的拍品中,目录编号为329的拍品,正是《圆明园四十景图咏》,其文字说明是“绢本绘画,系各宫殿实景,40页对幅,纸褙表,各幅长80厘米,宽74厘米,孤本。系保留已焚毁宫殿图像之仅存者。”人们更多地注意到,这件珍贵藏品的主人是法国的杜 潘上校。
   这位杜 潘上校是何许人士呢?还得从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法方最高战地统帅蒙托邦将军说起。在占领圆明园之后,蒙托邦和英军司令格兰特,临时组建了一个“战利品挑选委员会”,为的是挑选出最珍贵礼物,以便日后晋献给法国的拿破仑三世皇帝和英国的维多利亚女王。而蒙托邦指定的该“委员会”的法方代表,正是这位杜 潘上校。

  
b0106442_17181477.jpg
杜 潘上校(摄于1865年)

   拍槌落定,丑闻曝出,舆论哗然。
   法国当局,按拿破仑三世的旨意,只得给杜 潘以“停职”处分。而且,据说蒙托邦将军也因此而失去了晋升元帅的机遇。但,这只是官方为掩人耳目,而祭起的一块“遮羞布”。事实上,圆明园文物的拍卖仍在继续。在杜 潘之后,还有一位属102兵团的法军中尉内格罗尼,为了逃避处罚,他宁愿先辞去军中职务,而后再把从中国弄来的500余件名贵瓷瓶统统拍卖掉。有人讥讽地说,这一大堆抢来的东西,还是用法国军舰免费运回来的。后来为这桩丑事出面遮羞的,还是蒙托邦将军他本人。他引用了1832年的一条“军中规定”:“脱离大部队的军人所获之战利品归己。”将军认为进入圆明园的部队,即属于这种情况,…。
   事实上,法国人对圆明园文物的拍卖,迄今已有149年的历史。第一次是在1860年10月占领圆明园的当时,就在法军的临时兵营(北京北郊的黄寺大院)举行过一次热闹非凡的拍卖会;随后在中国的天津、武汉、上海以及海外的许多大城市都举办过规模不等的拍卖会;最近的一次,自然是人人皆知的2009年2月份佳士得巴黎大皇宫的拍卖。可见,我们一再呼吁佳士得停止拍卖掠来的外国文物,是何等的不易啊!因为,它们有这样的“传统”和这样的“规定”及“法律”的保障。
   当然,法兰西也不乏众多的智者,除广大的民众外,大家永远不应该忘记有代表性的人物维克多•雨果和近代的伯纳•布立赛等人。布立赛在他的巨著《1860;圆明园大劫难》(法文版)问世后,当即给希拉克总统写信,希望法国方面将收藏在国家图书馆的珍品《圆明园四十景图咏》归还中国。这代表了法国人的良知和远见。
   回头来,再接着说《圆明园四十景图咏》的命运吧。
   在巴黎的德鲁欧拍卖会上,由于嘘声四起,杜 潘以不高的价格(4000法郎)把《圆明园四十景图咏》低调草草地卖给了巴黎的一位书商。此后不久,(法国)国家图书馆版画部又以4200法郎的价格购为馆藏,其编号为2500。1983年法国学术界,将《圆明园四十景图咏》彩色底版赠送给圆明园。

[PR]
by manmanlai | 2009-04-02 1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