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2009年 03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我是一只出身高贵的纯种京巴犬。我从小生活在圆明园,成天陪伴君妃身边,所到之处总是臣宦前呼后拥,听惯梨园歌管、笙歌达旦,对各种美味,不屑一顾,日日随君王养尊处优。我长的玲珑乖巧,面貌奇特、滑稽而尊贵。我的头部酷似猛狮,前腿短小弯曲,足有丛毛,落地无声。颈间系一个带银铃的项圈,走起路来摇头晃脑,神气十足,颇得主人宠爱。他们称我是麒麟之化身,视为神犬,在宫廷有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味道。
   无何(没多久)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我顿成丧家之犬。八里桥一战,清兵溃不成军。主子们连夜西逃,我自然无人搭理,惶乱之中我只得东藏西躲,无处安身。我窥见,来者凶狠异常,个个是打、砸、抢的能手,把个好端端的圆明园搞的乌烟瘴气,一片狼藉。稍后,干脆放火尽情焚烧,高大的参天古树和雄伟的宫殿建筑,倾刻间浓烟滚滚,火柱冲天,使整个京城上空,日月无辉,昼夜难分。房倒屋塌的巨响,吓得我四腿无力,动弹不得。突然间,一只带毛的巨手把我抓了起来,我定神后借火光一看,是一个黄发碧眼的英国鬼子把我逮住了。我以为他会举手把我摔死在石阶上(也算我死个痛快!),可他没有这样做,而是把我交给了他的上司—英军第一师第99步兵团的上尉哈特•邓 恩。后者,确是个有见识的人,他猜测我可能是咸丰皇帝的爱妃叶赫那拉氏(即后来的慈禧太后)遗失的宠物,于是诡秘地向我示好。“这次远征胜利,除能带回价值连城的金银财宝和珍贵的文物外,再带一只活宝贝回去,不是更好吗?”上尉得意地暗暗想着。
   就这样,我随邓 恩漂洋过海来到英国。邓 恩真的把我献给了维多利亚女王。新主人高兴万分、喜出望外,她从没见过像我这样好看的模样儿,得意之余当即给我取名为“洛逖”(Looty)。我感到无比的憤恨,怎能叫我“战利品”呢!想以我标榜他们无耻的“胜利”吗?这样有辱我的“狗格”。我的良知让我要和这伙强盗不惜牺牲地抗争到底。我就这样郁闷地在白金汉宫走廊里渡过了余生。在弥留之际的1872年,我终于魂归故里,漂游在圆明园的上空,以见证者身份,加入到声讨这些强盗罪行的行列,以表我对故里、乡亲的忠爱。
   也许,当年我的主子并没有正式给我起过什么好听的名字,只是亲昵宠爱地随便叫我几声“狗狗”而已,但现在大不相同了,大家都叫我﹙Hero!﹚我足矣。我愿投胎转世成一头雄猛无比的“藏獒”永远守护着圆明园的大门。

[PR]
by manmanlai | 2009-03-18 23:30

    那几天,世界各地的华人都在通宵达旦地拭目以待:在法国巴黎大皇宫由佳士得举办的拍卖中国兽首(鼠首、兔首)铜像的落棰结果。因为此前,中国官方和民间已通过多种渠道一再表达了不希望把中国被掠文物公开拍卖的民族情感。但所得的回应是“如期开拍”。更有甚者,那位鼠首、兔首现在的持有人 皮埃尔•贝尔热先生竟为归还中国文物开出条件:让达赖回西藏。这一荒唐至极的政治勒索,更使这场博弈加重了政治色彩:强盗也举起了“人权”大棒。
   在这场严阵的政治博弈形势下,蔡铭超先生的《不差钱•不付钱》的个人《出招》,我认为是无可厚非的。但,有些人以失掉“诚信”责怪蔡先生,并言这样是在世界面前丢掉了“中国人的诚信”。听起来,实在令人费解、难懂,有点像“文革”的“推理”方式,一顶大帽子扣死人。
   我赞成我国外交部的申明:此事纯属个人行为,无需评论。但我向蔡铭超先生伸出大姆指!也让别人看看,中国就是这样民主和自由的社会,谁都可以表达自己的爱国热情。
   当前大家都在热议《春晚》小沈阳表演的“不差钱”。以我之见,刘老根为讨好老毕,也真没必要在铁岭的《苏格兰情调》大酒店请他真吃鱼翅、海参;来个小鸡炖磨菇也就算了。大概“春晚”的观众中,没有谁会说:“刘老根没《诚信》吧。”
   在这种情况下,《不差钱•不付钱》才是有骨气的人,关键是要看该不该付和有无可寻的法律依据。有理、有据的事,为什么不能干呢。诚信是人与人友好相处的道德总则,但在人与“强盗”打交道时,倡导“诚信”者,只能是傻瓜。我们已经当了太久、太久的傻瓜了。

[PR]
by manmanlai | 2009-03-12 1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