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2009年 01月 ( 4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追悔莫及

    亨利•坦迪 出生在英国沃里克郡的利明顿(Leamington)小镇。自小家境贫苦,童年时基本上是在孤儿院度过,长大后在当地的一家旅馆干过锅炉工。1910年8月,坦迪十九岁时有机会加入英军的格林•霍华兹步兵团,离开小镇随步兵团辗转多地服役,开始了他漫长的军旅生涯。
   紧接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了。
   坦迪所在的部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一战)中,曾参加过协约国(德、意和奥地利)和同盟国(英、法和俄国)的数次重大战役。坦迪在这些战斗中始终表现的英勇顽强、爱护战友,身负重伤仍能屡建奇功。仅在“一战”结束后、1918年的8、9两个月中,坦迪就相继获得“优异战斗勋章”、“军事奖章”和“维多利亚十字勋章”等多次高级奖章。著名画家马塔尼亚还专为表彰坦迪,绘制了一幅以马尔宽渡口战役为背景的油画。一时间,在欧洲媒体广为登载,尽人皆知。此后的第二年(1919年)12月17日,英王乔治五世在白金汉宫亲自为坦迪受勋。历史学家们认为,坦迪是“一战”中获得荣誉最高的英军士兵。
   1926年,35岁的坦迪以中士军衔退役,荣归故里,娶妻生子,过起了平静的田园生活。亨利•坦迪所以为当代世人所关注,并不是因为他胸前的那些骄人的军功章,而是因为在他的军旅生涯中,曾出现一次足以能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重要时刻。可惜,这一时刻,就连他本人也是在时过约十年之后,才知道事情的真像。那是在“一战”后期、发生在同盟国要从德国人手中夺回法国马尔宽渡口的一场恶战中,亨利•坦迪本可轻而易举地一枪把“二战”的魔首阿道夫•希特勒打死,但他没有这样做,还是放走了他。…
   1918年9月28日拂晓,坦迪所在的英军向被德军占领的法国小镇马尔宽(MARCOING)渡口发起抢攻。由于德军占有地势和兵力优势,战斗进行得极为惨烈,久攻不克。坦迪机灵地跳出战壕匍匐前进,成功地端掉了敌军的重要火力点,为后续部队打开前进通道,使战局发生重大转变,德军开始后撤或举手投降。战事已趋平息,突然,在坦迪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一瘸一拐的德国伤兵,对方已发现坦迪的抢口正瞄着他,可是他已精疲力竭,只能无以应对地等待死亡。“我当时的确瞄准了他,但我从不射杀伤兵。”坦迪日后回忆起那一戏剧性时刻时这样说。德国伤兵略略点头后,慢慢走远了。
   远走的这位德国伤兵,正是后来的德国元首、“二战”的恶魔阿道夫•希特勒。
   这一点,何以证实呢?
   1938年的欧洲,风雨如晦,“二战”即将爆发。
   当时的英国首相张伯伦,主张对希特勒和墨索里尼作一系列的让步,想借此换取欧洲的和平(被后人称“綏靖主义”)。于是这位69岁高龄的大英帝国首相于1938年9月15 日专程前往德国拜望希特勒。希特勒极为满意,在他豪华的私人别墅接待了张伯伦。令首相张伯伦大为吃惊的是在德国元首客厅里赫然挂着那幅广为人知、为表彰坦迪所作油画的复制品。希特勒解释说,“画中的这个人差点要了我的命,当时我甚至觉得自己再也见不到德国了,是上天将我从英国士兵抢口下救了出来。”希望首相回国后向他的这位“恩人”转达衷心的感谢。首相答应会设法转告。
   消息传到英国国内,举国震惊。这一难以相信的“巧遇”,随后被双方的历史学家都有所证实。
   坦迪虽记不起当时的细节,但不射杀无低抗能力的伤员,是他的信条。但是这一突如其来的消息,还是打扰了他平静的生活。
   昔日的荣誉和征战的往事,突然像成了他心灵上最折磨人的记忆,深感由于他的“善行”,使整个世界陷入劫难,数以千万计生灵涂炭。亨利•坦迪陷入“追悔莫及”的精神状态。
   在我看来,大可不必。 既或这是百分之百的事实,亨利•坦迪也无内疚的必要。在精神和道德层面上,我始终赞赏中国的蒲松林老先生在《聊斋》第一篇“考城隍”中的一段名句:“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

   关于亨利•坦迪尚有如下记载:
   1977年坦迪在考文垂去世,享年86岁。根据他的遗愿,他的骨灰被放在马尔宽渡口英国阵亡将士墓中,静静地躺在战友身旁,供后人敬仰。三年后,坦迪的遗孀将他的军功章以2.7万镑的天价出售,几经转手,军功章最终被赠于坦迪曾服役过的步兵团,永久地陈列在格林•霍华兹步兵团团史纪念馆。
   亨利•坦迪永远是“一战”英雄战士!

   是时已近除夕夜,凑付对联,聊以自赏:
       上联 窗外爆竹辞旧岁;
       下联 网上博文闹新春;
       横批 网络天下。
   各位博友:新春愉快,阖家欢乐!慢慢来 远方祝贺。

[PR]
by manmanlai | 2009-01-25 09:50

    2009年1月21日,首批《一博一品》运抵日本,在日博友欢喜雀跃,迎接“孩子们”的到来。

b0106442_10133833.jpg
b0106442_10125870.jpg
《一博一品》到日本

   在日博友计划在中国农历除夕(2009年1月25日)在东京“日比谷”相聚,以示庆贺。
   据悉,在京博友已将《一博一品》尽可能地赠送给在北京的外国语院、校以及中日友谊的民间机构,愿在为两国民间文化交流方面,稍尽绵薄。

[PR]
by manmanlai | 2009-01-22 10:14

    “一村一品”运动始源于日本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大分县。这个县当时的县知事(地方首长)平松守彦,为充分利用地方资源,号召民众通过不懈的努力以市场为导向,打造出自己的“品牌”,使之风行全国并走向了世界。这一号召得到热烈的响应并迅速传遍日本,对推动地区文化和经济的发展起到重要的作用。据记载,平松知事每当要去中央或其它地区出差开会,都要把广获盛名的“大分烧酒”带上,作为馈赠礼品,一时在日本传为佳话。当然,此处的“一品”并非只指某一具体产品(商品),而且还包含着其它富有社会意义的各种行为。例如,大分县有个偏远的乡村,村里的年青人认定鲜花是他们村的“一品”,于是只要一有空大家就沿着乡间小路往外延伸着种花,一直种到国道。现在这个乡村已成为日本著名的花乡。观光巴士从国道就沿着他们栽植的花道一直开来。至今,离村不远、在外工作的本村人,遇节假日还常有抽空回家乡种花的习惯。
   原源于大分县的“一村一品”运动,在日本迅速传开,而且已跨越国界,在亚洲地区也已为各国所重视。
   2008年“一村一品”国际研讨会在我国江苏溧阳召开,有来自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三百余名政要、工商界人士及学术界代表,介绍了各自国家推行“一村一品”的情况。“一村一品”运动的发起人、日本大名县原知事平松守彦先生出席了大会。并商定2009年“一村一品”国际研讨会将在印度尼西亚的巴厘岛举行。

   
b0106442_1616570.jpg
常州市副市长韩九云在研讨会发言

   “一村一品”开扩了博友的思路,大家一致赞同把书名定为《一博一品》,作为我们今后努力的目标。

[PR]
by manmanlai | 2009-01-11 16:15


    我被“交城人”博主称为资深成员。我倒确实是第一个入圈的人。我虽儿时在义望住过一年半载,但乡土的情意,让我对“交城人”特别在意。几乎拜读过诸位的每篇博文。
   我这次参加《一博一品》出版的博文是“真实的故事”,其内容就是讲咱们交城山里的真实的事,没有任何的加工和添意。我把该文(中文版)抄贴入下:
真实的故事(2006年 06月 12日))
   交城县,因为一首出名的民歌:“交城山、交城水,不浇交城,浇文水”而知名全国。但它确实是一个又小、又穷的县份,百分之八十的面积在山区。这里没有交通可言,弯弯曲曲的山道上只有毛骡和独轮车才能通过。在这个山区的村落里,却住着一位受当地人特别尊敬的日本老太太.就连在“抗日峰火”的年代,也没有谁难为过她。这位老太太,如果还活着的话,也该是一位百十多岁的老人了。我不知她的真名实姓,在故事里就称她为“梅子夫人”吧。
   据说,那个年代,梅子是一位日本贵族家庭的小姐。在她和中国的这位穷留学生(以后文中称李桑)相恋、相爱、成婚之后,又随夫来到中国。先是在太原,后流落到这个几乎是与世隔绝的李桑的老家。
   最浪漫的还是他(她)们两位在日本时的那段恋爱史。当时中国留学日本的学生中都一致认为,他(她)们的相爱是绝不可能的事,李桑在想吃“天鹅肉”。但到后来,毕竟成了事实。在日本的那段时间里,起初,李桑过着清贫而乏味的生活。有空时,常习惯无聊地看看窗外,这就是他整天里最自在的时刻。久而久之,他发现,在特定时间准有一位日本姑娘从门前骑车而过。后来,身不由主地到时间就想来看看。越看越入神,这位姑娘是,怎么看,怎么好。但苦于没有接触的机会,姑娘还都没有注意过他一次。人,总是会急中生智的。李桑経过一番策划,选在梅子下学骑车回家的途中,他也借了一辆破旧自行车尾随其后。当他的前轮追上梅子的后轮时,猛转车把。梅子被重重地摔倒在马路上,把李桑也嚇坏了,他没想到会把梅子摔的如此严重。他抱起梅子就一口气地往医院跑。在治疗和安排住院的时间里,李桑用电话通知了梅子的家中。可是在梅子的双亲赶到之前,他已悄悄离开医院。三天之后,李桑举着鲜花来看望梅子,巧遇梅子的妈妈也在病房。梅子妈妈为他的助人行为,一再向他致谢。到五天头上,他再次来看望梅子时,妈妈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变化,几乎是要把他撵出病房。这时,梅子的父母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严厉警告梅子,再不允许见他的面了,而且还通知了医院的護士。这些都使得梅子莫名其妙。但以后的时间里,梅子还是发现李桑常来在窗外看她。有时摆摆手,有时点点头,只要得到回应,就满意而去。李桑来探望的时间也很有规律性。若到时没来,梅子就有些心慌意乱。此后,梅子家就再没安生过,吵嚷不停。梅子的父母对她可谓软硬兼施。最后,以无情地“断绝家庭关系”而告终。梅子头也没回义无反顾地随着夫君李桑来到中国。
   回到中国后,李桑顺利地在太原找到一个薪水丰厚的工作,两人的生活过得美满幸福。相继家中又添了两个十分喜人的女儿。真是老天爷没长眼,命运的恶魔无情地袭来,李桑突然病逝。傾刻间,这个美好的家庭陷入绝境。可憐的梅子已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在人生地不熟的太原已举目无亲。梅子最后选择了去李桑家乡寻找从未见过面的亲戚的决定。就这样,孤儿寡母投奔到这个交城县的穷苦山村。村里人怀着好奇和同情的心情接纳了母女三人。梅子初来时,又像投入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世界,她原来知道的一点点汉语,在这里根本用不上。但梅子认定这里就是她惟一的家。梅子不屈的性格和善良的心地,在她人生的路上再次创造了奇迹。她的处境由孤独无助,变成热情友善,最终受到村民们发自内心的爱戴和尊敬。听说,两位漂亮的女儿早已走出大山,闯出了一片自己的新天地。但她们永远也不会忘记可敬的梅子妈妈。
   故事是家父在世时不只一次地给我们讲起过。显然,家父甚至家母都和李桑相识。因为家父1920年(民国九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理化部后,当年官费派往日本帝国大学实习。李桑和家父应是同年代在日本的交城县同乡。

   我想请诸位帮我打听一下:
1,这位日本老太太究竟住在山区的那个村,她的日本名字、日本老家在那里?
2,这多年来,老乡们对她有何反应?
3,她的两个女儿叫什么名字,现在何方?
    这类情况,上年纪的老人或县志中会有知晓。因为一个日本老太太在交城山区的婆家住了这么久(好几十年),老年人一定有所耳闻。
   诸位如有所知,请费心转告。我的E-mail是wuzhiq888@yahoo.com..cn 谢谢!
   春节将至,向众乡亲拜个早年!祝家乡繁荣昌盛,工业增长,五谷丰登,人畜健壮,青山绿水永存!

[PR]
by manmanlai | 2009-01-04 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