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2008年 11月 ( 3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圆明园的伤痛


    1860年9月英、法联军在大沽口登陆后,几乎是以长躯直入之势扑向北京。在北京东郊的八里桥处,曾由僧格林沁率领的清军和英、法联军有过一场抵御战。但,那也是一场用弓箭、腰刀去对付长枪、大炮的不对称交战,其结果是三千余人的联军,不费吹灰之力,击溃了十倍余它的清军。当军情传来时,咸丰爷正由懿贵妃(后来的慈禧太后)陪同,还在圆明园福海的游船上逍遥自在地赏景呢!情急之下,咸丰一班人马竟连夜逃往离京城250公里的热河行宫(承德),宣称是西去狩猎。此时,大量的清军退入内城(如今的二环),誓言坚守。可是,联军却无攻城之意,而是沿北郊地带绕过安定门和德胜门直奔圆明园。
   1860年10月6日晚,联军闯入圆明园的大宫门。园内有20余名技勇太监奋力抵抗,但已无济于事,其中包括技勇中的“八品首领”任亮等人均一一壮烈殉职。圆明园的“管理大臣”文丰,见势不妙也相继投福海自尽。更为凄惨的是那些被别人反锁在安佑宫内的300余名太监、宫女和工匠,都被在烈火中活活烧死,惨不忍睹。英、法联军在圆明园内开始肆意掠夺、疯狂破坏,最后又付之一炬。熊熊烈火烧了两天两夜,将这座举世无双、奇迹和神话的皇家林园,倾刻间变成一片废墟,只剩下断垣残壁。
   想到这些,每每会有一个难解的疑问:在距今一个半世纪的那个年代,国际交往甚少,科技也不算发达,列强们何以能对京城皇舍的情况如此地了如指掌呢?在资料的泛海中,好像找到了某些蛛丝马迹:当时的俄国使节伊格纳耶夫,想在乘火打劫中也分得一杯羹,主动向联军司令官献出了一张由他亲手绘制的北京路线图,其里程是由密秘装在马车轮上的计数器,统计而成,相当准确;还有一个名叫龚橙的汉奸,向英军主动告密“清之精华在圆明园”并充当了联军直奔圆明园的响导,此人也是想通过卖国求荣,从中混水摸鱼。
   龚橙是清代著名学者龚自珍的长子,出身书香,饱读诗书文卷,能识满文、蒙文和外语(英文),才气不小,但性格古怪,狂妄自大,目空一切,连自己的父亲也没放在眼里。当时世人送他的绰号叫“龚半伦”。因为,按中国传统社会所规定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应遵循人伦准则,人伦包括君臣、父子、兄弟、夫妻、朋友等五伦,而龚橙对五伦全然不顾,据说只对身边的小妾还免强算得上略近人情,世人称他在五伦中只有“半伦”。奇怪的是龚橙,不以为耻,反倒常常也自称“半伦”,风流自喜。龚橙晚年虽已穷困潦倒,但他照样吃喝嫖赌无所不为。当年,英国公使馆在上海的“招贤馆”看上的正是他这号人,于是付重薪,聘为“顾问”,甚至出入常有护卫跟从。龚橙更是洋洋得意,甘心充当英人的走狗(汉奸)为其主子效劳。史料中关于龚橙充当英军攻占圆明园的响导一事,也有异意。但,历次外侵,总有汉奸出现,若不是龚橙,也会有另外的汉奸,干此卖国勾当。这已是难以回避的事实,也是国人的另类伤痛。
   说起汉奸,实在可恶之极。从深藏于英国的档案中发现,1900年(庚子年)八国联军再次洗劫圆明园时,就有一支由中国人(汉奸)组成的“中国军团”参战并在八国联军中“战功显赫”。这支部队是在英国租借威海卫期间,在当地组建和训练而成。为组建这支部队,英国陆军部于1898年11月还派员到香港和上海等地招募译员、号手和专业士兵。铁证如山,可见当年照片(八国联军中的“中国军团”)。

b0106442_20304349.jpg
英国军官在训练中国军团士兵使用机关枪

b0106442_20312816.jpg
威海卫中国军团指挥部1902年

   时至今日,对圆明园的抢劫和焚毁已过去148个年头,但它留给国人心灵上的伤痛还远未被抹去。近日媒体传出,当年圆明园海宴堂内被掠走的“鼠首”和“兔首”,如今竟要以天价(两亿人民币)拍卖。对我这个不熟习金融数字的人来说,两个亿究竟是多大的数字呢?但我知道:去年(2007年)年底打捞800年古沉船“南海一号”时耗资1个亿;也是去年10月24日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嫦娥一号”时,花费了14亿人民币。回过头来,看看这位拍家的胃口有多大!他们是想靠“圆明园”这块牌子,再来敲诈一次华人。这些人还恬不知耻地宣称:“拍卖所得将用于公益。”真是,岂有此理,不义之财,转眼就要变成善款。这不是洗钱,又是什么呢?
   当然,我对此前斥重资,拍得圆明园海宴堂“牛首”、“虎首”和“猴首”的中国保利集团公司以及爱国华人冯先生拍得“猪首”并愿捐给祖国的义举,是万分敬佩。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供的数据是,中国流失的文物多达164万件,收藏在世界的47家博物馆。我认为,除它们愿依“国际法”完璧归赵,归还中国者外,只要能妥善保管,供世人参观鉴赏,见物忆史,又何尝不好呢?还免得我们出国办展。也许,这是外行人的胡言乱语,但我绝不愿见到“敲诈者”得逞。

[PR]
by manmanlai | 2008-11-27 20:32

昔日的圆明园(续)

昔日的圆明园
b0106442_20182419.jpg
牡丹台

   牡丹台乃圆明园早期的中国式庭园建筑之一。到乾隆九年(1744年)乾隆帝把圆明园重新规划为《圆明园四十景》时,它已归入“镂月开云”景区。但后世的文人、墨客及近世的媒体,仍愿以牡丹台相称。因为,牡丹台曾有过一段动听的传说。
   当年,康熙爷的四儿子胤禛(后来的雍正)就住在牡丹台,他深知父王酷爱牡丹。择父王来园观赏牡丹之日,特意带着十二岁天真可爱的儿子弘历(后来的乾隆)在园玩耍与康熙不期而遇。康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见到自己的这个孙子(他当时应有五十多个孙子),但弘历的聪慧给康熙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以至康熙在为“接班人”问题身心忧惧的弥留之际,最终还是决定把王位传给三十多位儿子中的胤禛。难怪,当时皇族内传说种种。有人说,与其说康熙看中了雍正,还不如说康熙为社稷的长远,看中的更是后来的乾隆。不过父辈的雍正也不辱使命。事实证明,在康、雍 、乾三朝天子(爷儿孙三代)统治中国的130余年,应是大清帝国的鼎盛时期。
   牡丹台正是这三朝天子唯一正面相遇之处,可谓是人杰地灵的福地。当然,这只是一段无法考证的传说。

b0106442_20192593.jpg
b0106442_20185426.jpg
正大光明殿

   正大光明殿曾是圆明园的正殿,建成于雍正三年(1725年)。此后的圆明园,就不再只是供清朝皇帝们的休憩游乐之地,而成为皇家朝会听政、接见外国使节、处理日常政务和举办重大宴庆活动的场所。相比之下,距此地仅二十里远的紫禁城反倒冷清了许多。
正大光明殿气势雅典莊严,殿堂七间,进深三间,前是宽大的月台,两侧有东、西配殿各五间。正殿中央高悬雍正御书“正大光明”匾额。下面摆着紫檀木龙座和雕鎸精美的屏风,靠西墙有一幅圆明园全景大观图。当年的雍正和乾隆曾在此地发号司令,威震华夏。此刻的大清帝国达到鼎盛时期,圆明园已成世间少有的皇家林园,令西方仰望。但可悲的是这里的主人们越来越变得夜郎自大,目空一切。随之,对外推行闭关锁国、固步自封,对内沉醉于宫廷享乐和权势争夺。
   帝国自身的衰败,必然导致列强的入侵。到咸丰十年(1860年)八月,圆明园已被代表外国列强的英、法联军掠夺一空,焚毁殆尽。一世的辉煌,毁于一旦,给华夏儿女留下了永久的伤痛和记忆。莫忘记,圆明园中的正大光明殿正是这次英、法联军头目额尔金和格兰特的指挥部所在地。圆明园的兴衰是大清帝国兴衰的缩影,而正大光明殿的命运也正是清室圆明园的写照。

[PR]
by manmanlai | 2008-11-14 20:21

万圣节(鬼节)


b0106442_18523312.jpg
b0106442_18514526.jpg
幼儿园的孩子们在过万圣节

   要不是小孙女给我们寄来这几张像片,我已快淡忘了这个洋节。
   青少年的时候,断断续续地看过《聊斋》和《阅微草堂笔记》中的一些说鬼故事,常看得毛骨悚然。慢慢知晓,鬼中也有善恶之分,不必全然俱怕。到后来才明白:这全是一番唯心的迷信。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里,他老人家对《聊斋志异•画皮》给予了特殊的圈点(一度成为高级干部必读文章):鬼怪的狰狞面目,常会用女人的美貌所遮盖。再次提醒人们时时事事要提高警惕,把谈鬼说怪的“画皮”给予了特定的政治涵义。于是唯物主义者又把“鬼”做为坏人的代名词。不过,在如今孩子们的心中,“鬼”只是个游戏中的一个角色,和老鹰、大灰狼没有什么区别。这一点,上年纪的人不得不佩服,也算社会的一大进步吧。
   至于,各位究竟对“鬼”怎么认识?就不得而知了,恐怕还是“见仁见智”。

[PR]
by manmanlai | 2008-11-03 1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