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2008年 09月 ( 6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航天号外(二)


b0106442_2042310.jpg
“神七”返回舱降落

b0106442_2042496.jpg
“神七”返回舱于2008年9月28日17时37分在预定点安全着陆

b0106442_20432527.jpg
搜索分队奔向着陆点

b0106442_204433.jpg
医监医护人员进行工作;航天员完成重力再适应过程

b0106442_20444128.jpg
“神七”航天员于2008年9月28日18时21分走出返回舱,胜利完成航天任务。

[PR]
by manmanlai | 2008-09-28 20:45

航天号外(一)

     
b0106442_18464611.jpg
北京时间2008年9月27日16时34分中国“神七”航天员翟志刚在太空活动
[PR]
by manmanlai | 2008-09-27 18:46

睡莲

    北京奥运结束后,旋即来上海浦东小住。闲时,竟一文不掏地(憑老年证),常爱在《世纪公园》蹓弯儿。偶在园中一处偏僻的丛林背后,发现一潭专养睡莲的浅塘。远望,塘面林荫倒立,片片莲叶焕着银光在水面浮动;近观,小鱼水中穿梭,蜻蜓静立花头,青蛙憇息在搖动的叶面。这里,正是睡莲盛开的季节。

b0106442_21115818.jpg
b0106442_2111373.jpg
b0106442_21111422.jpg
b0106442_21105379.jpg
b0106442_21102656.jpg
b0106442_2110535.jpg
b0106442_2193074.jpg
b0106442_219015.jpg
b0106442_2183853.jpg
b0106442_2181473.jpg
园中各色睡莲婷婷玉立

   睡莲常易被人误认为荷花,其实差别甚大。睡莲叶片很小,只能浮于水面,花朵多傲枝独放,婷立于碧水清波,宛如冰肌脱俗的少女。其色有白、黄、粉、红、紫种种,俏艷奪目。古今中外,对睡莲赞不绝口。古埃及人誉称睡莲为“尼罗河女神”,名家的演奏乐曲中以“睡莲”命名者,也不少见。著名的法国印象派绘画大师克劳德•莫奈(C. Monet,1840-1926)对睡莲的憧爱,更是如痴如醉.他43岁时举家搬迁到远离巴黎的乡间,为的是在那里引来远处的河水,营造一座有“水和倒影的花园”。花园的池塘里长满了各色的睡莲。莫奈在此曾接待过像比加索、奥古斯特•罗丹和保罗•西涅克一类的画界名流。他们都是乘船顺流而来,共赏这梦幻般的美景。莫奈在此度过了辉煌的艺术人生,留下许多不朽的作品。在他的“睡莲”作品中,对“水和色”的表现手法,实是令人叫绝。另外,莫奈曾对早期的日本版画,兴趣甚浓。他的花园里有一座日本式的木拱桥,在其作品中也常能见到。

b0106442_21135914.jpg
b0106442_21131827.jpg
b0106442_21124096.jpg
莫奈的几幅作品

[PR]
by manmanlai | 2008-09-23 21:14

人工消雨

   北京2008年8月8日晚间8时的这一盛况—第29届奥运的开幕,几乎被一场由西北方向而来的倾盆大雨而搅局。傍晚时分,每个北京人都焦急不安地举目观望着天空的变化,生怕一场大雨使鸟巢的表演难以进行。事后才知,在北京奥运开幕时,鸟巢上空确有强烈的降雨云系逼近。但是早已严阵以待的气象大军,采用应急消雨措施后,才化险为夷,保证了鸟巢上空滴雨未降。
   说到人工消雨,让我想起了二十多年前另一场人工消雨的报道。那是发生在1986年4月26日的凌晨,苏联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4号反应堆发生了大爆炸,有8吨多的强辐射物泄漏,酿成人类和平利用核能史上最大的惨剧。为抑制降水以保证核污染不通过水流扩散,人工消雨的作业曾持续了半月之久,为减灾避难做出了成绩。提及这段痛苦的回忆,是想为我国的核安全和环保事业再敲警钟,勿忘紧急情况下人工消雨也能派上特殊的用场。

[PR]
by manmanlai | 2008-09-22 09:00


b0106442_11444532.jpg
b0106442_11441534.jpg
b0106442_11434484.jpg
b0106442_11431366.jpg
b0106442_11424342.jpg
b0106442_1142439.jpg
b0106442_11413683.jpg
b0106442_1141587.jpg
b0106442_11403159.jpg
第29届奥运会在中国北京隆重召开

   精彩的图片,将成为历史的画卷载入史册,献给后来人。

[PR]
by manmanlai | 2008-09-20 11:44

来自格鲁吉亚的E-mail


   2008年8月8日午后,打开电脑有一封来自梯比利斯的邮件跃入眼帘。不看便知,肯定是我那国外唯一的好友—鲍利斯为北京奥运胜利召开而发来的贺言。但这封邮件,始终也未能打开。
   鲍利斯是一位梯比利斯大学电子学方面的退休教授。还是在苏联时代,他就开始了和中国科研、教学单位的友好往来,以专家身份为我国做出了不少成绩,曾获得过国务院颁发的对外国专家的奖励。苏联解体以后,由于他们国家自身的窘况,他来中国的机会就更多了。有几次是带着夫人和上小学的孩子来中国工作,而且一住就是一年半载。他熟悉中国,热爱中国,特别喜欢北京。他在京期间,亲眼见证了北京三环(航天桥)的建成,常为北京神速发展赞叹不已。鲍利斯最后一次离开北京是在1997年的隆冬,穿着中国的羽绒大衣,依依不舍地离开北京经俄罗斯回到格鲁吉亚。此后的几年中,我们无法联系。后来,电脑为我们沟通了联系的渠道,经常能互通信息传递照片。就连我老伴儿过生日,他们也总会适时地发来电邮或打长途,以示贺意。
   几个月前,鲍利斯老俩口在梯比利斯穆特克瓦尔河畔的林荫小道闲逛,兴致一来他们彼此为对方拍了一张照片,马上给我们传过来。由于两张照片几乎是在同一地点拍摄,所以我很快地用图像处理软件,合成为他俩人并肩散步的图像并加注了说明又传给他们。俩人看后,高兴得不亦乐乎,把像片挂在了自己客厅的正面。

b0106442_10335239.jpg
鲍利斯老倆口在穆特克瓦尔河畔

   七年前北京申奥成功后,鲍利斯一家和中国人一样地兴高采烈,企盼地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虽然他们不可能再来北京亲身体验,但我们早已约好在奥运期间,将充分利用电脑的视频和音频(skype)技术向他转告更多的奥运信息,一齐共享世界人类的这一盛况。
   大概是由于战争的关系,这封E-mail时至今日也无法打开,更不知其内容。但我相信绝不是在祝贺北京奥运,而是他们在陷入突如其来战火后,紧急而无奈的告知。
朋友的灾难竟然和第29届北京奥运的开幕发生在同一时刻,真是令人难以相信的事实。
   愿“上帝”保护那些爱好和平的人民吧!
   我将为朋友保留北京奥运开幕的精彩画面。

[PR]
by manmanlai | 2008-09-18 1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