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2008年 07月 ( 3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上午,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的同志把《东瀛手記》的样书送到家中。我自然是爱不釋手,浮想联翩。
   1986年3月26日晨,女儿蕾乘8点20分东去的航班离开北京。全家是一千个不放心、一万个不放心地送走了她。因为在日本,我们无亲无友,而且她几乎身无分文,不用说日元和美元,就连人民币也为她拿不出几个来。当时只有一个信念在支撑着我们:在相对封闭的社会里,青年人走出国门是增长才干,锻炼自己理想的途径,苦点也值得;我们也不可能为她提供更好的出路。人们称,这伙人是自费留学生,其实是“打工留学生”。这是中国近时的一代特殊的留学生。不论现在他(她)们生活和工作在哪里,思乡念乡之情是根深蒂固的。
  一晃,二十多年已过去了。走时她是学生样子的大姑娘。现在我的外孙(十四岁的小象)也比我长得又高又大了,甚至我写的中文博客,他也能麻利地译成日文。
   愿她(他)们能为中日的民间友谊添砖加瓦。

女儿的书

b0106442_1223470.jpg

[PR]
by manmanlai | 2008-07-24 10:28

夏日赏莲(图组)



b0106442_20445219.jpg
b0106442_20442157.jpg
b0106442_2043568.jpg
b0106442_20432945.jpg
b0106442_20425220.jpg
b0106442_2042274.jpg
b0106442_20415416.jpg
b0106442_20411927.jpg
b0106442_20405676.jpg
b0106442_20402816.jpg
b0106442_2039312.jpg
b0106442_20383879.jpg
b0106442_20375981.jpg
b0106442_20373322.jpg
b0106442_2037413.jpg
b0106442_20362848.jpg
夏日莲

[PR]
by manmanlai | 2008-07-11 20:46

蜻蜓


b0106442_12544233.jpg
美丽的蜻蜓

   这几天,我家窗前的蜻蜓特别多,而且还做了许多怪样子,让我在无意中对牠们又产生了兴趣。其实,我小时候就喜欢蜻蜓而且喜欢玩儿蜻蜓。那时,我家住在太原的飲马河(如今的太原动物园)畔,夏天的一早、一晚,河边的天空满处飞翔着各色的蜻蜓,最好看的要数红蜻蜓、兰蜻蜓和黄蜻蜓了。牠们有时在空中追逐飞翔,有时栖息在芦苇的枝叶上,任风搖来晃去地享受着清凉。
   儿时,在我们那一片儿里,我曾是捕捉蜻蜓的能手。除用树枝抽打和用小网子追捕外,最有效的办法是用一只母蜻蜓,可以不停地去吊捕公蜻蜓。当你抓到母蜻蜓(肚子的颜色发紫)时,用棉线的一头拴紧牠的胸部(不影响牠飞翔),另一头系在小棍上。当你手执小棍搖动时,被系着的母蜻蜓就在你头顶上转圈飞翔,过路的公蜻蜓不知其中有诈,拼命地追逐着这个飞不快的异性,一旦咬着母蜻蜓的尾部就再也不会放松了。当你把母蜻蜓拉在地面上,牠也随之落地仍不松口,直到你伸手把牠抓住为止。一只只的公蜻蜓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捕捉到手了。被抓到的蜻蜓,常把牠们夹在另一只手的四个手指缝中,让牠们的头和身子在掌心里,翅膀并合起来露在手背外。另一只手还可继续搖动小棍,诱捕下一个上钩傻瓜。有时,一只手上能夹着十多只蜻蜓,自然是十分得意,小伙伴们看后,当然个个羡慕不已。
   长大后,才慢慢知道蜻蜓是益虫,为儿时的恶作和无知,而好笑。
   现在的孩子们玩儿捕杀蜻蜓的極少,但蜻蜓的命运也未见有好转。随着人类的繁衍和进步,农药的大量施用正使蜻蜓面临灭顶之灾。据说,在昆虫界其数量曾可与蚂蚁相比的蜻蜓,如今无论是品种和数量,都在日渐减缩。儿时常见的漂亮的彩色大蜻蜓,再也见不着了。难怪窗前的这几只又瘦又小的黄蜻蜓,引发了我“怜香惜玉”之感,让我不仅没有捕捉之念,反而深怕惊动了牠的休息。回报的则是,让我能在極近的距离为牠任意拍摄。
   蜻蜓,除了牠漂亮的身段和颜色的美丽之外,在天空的飞翔能力,也不比鸟类逊色。牠可任性飞行:倒飞;侧飞;直上;直下;悬空和滑翔,真是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更精彩的是牠们双双成对的搂抱飞行,就在昆虫界也可谓独占鳌头。难怪,中、外的名画家在宁静的画面中总是少不了蜻蜓。翻开齐白石老人的画册,有《荷花蜻蜓》、《牵牛蜻蜓》、《秋葵蜻蜓》、《秋菊蜻蜓》、《石榴蜻蜓》,不胜枚举。伟大的俄罗斯批判现实主义绘画大师伊•叶•列宾(Илья Ефимович Репин)曾为自己女儿列宾娜创作了以辽阔原野为背景的肖像画,大师执意把这一稀世名作取名为《蜻蜓》。画中的列宾娜没有半点矫揉造作的神态,真像停歇在枝干上的一只美丽无比的蜻蜓。

b0106442_1255429.jpg
《蜻蜓》(画家女儿列宾娜)

   资料还告诉我们,蜻蜓是捕杀蚊蝇的能手,一只蜻蜓在一小时内能吃掉40只苍蝇或840个蚊子,可见其对人类的供献。
   因此,在大张旗鼓地保护大自然的今天,对蜻蜓确莫因其小而遭忽视。

标签:杂谈


[PR]
by manmanlai | 2008-07-06 1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