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っ」と。キャンペーン

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2008年 06月 ( 6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b0106442_1194321.jpg
窗前枯枝上的蜻蜓

   窗前的蜻蜓,为什么停歇得如此“整齐化一”?而且近日天天如此,令人费解。难道是枯枝上有什么“甜头”吗?不像。“甜头”不太可能长在同一方向,而且线绳上更不可能有“甜头”。我想,和近日的风向有关。蜻蜓有习惯展开大翅膀停歇的天性,所以牠一定要选一个迎风面最小的方向才停下来,否则牠难以落稳。至于牠们之间停歇的间隔,可能是由安全飞行的距离而定,尽量做到密尔不集,互不影响紧急起飞逃命。
   蜻蜓停歇时的翘尾姿态,该是和牠天生的腿的长短有关,这倒不足为奇了。

[PR]
by manmanlai | 2008-06-29 11:09



b0106442_23242944.jpg
窗前蜻蜓


b0106442_23251675.jpg
玉渊潭公园的龙


b0106442_23254614.jpg
学生写生


b0106442_23261824.jpg
紫竹院公园泛舟


b0106442_2327353.jpg
游颐和园归来

[PR]
by manmanlai | 2008-06-26 23:27
   宝成铁路,北起陕西宝鸡南达四川成都,与成渝和成昆两线相接,是沟通我国东部、西北和西南地区的大动脉。5.12四川大地震前,涪江铁路大桥每天约有80对列车双向通过,震后更已成为最繁忙的赈灾救险和恢复重建的陆运要道。涪江铁路大桥距唐家山堰塞湖仅有68公里,堰塞湖开始泄洪后,滚滚的洪流经北川和通口之后,会直扑涪江大桥。
   涪江大桥的保卫战早在5月31日11时已拉开帷幕。当时涪江桥下的水域内,只有一条将要干涸的细流,高高的桥墩和基石裸露在外。险情就是命令,在铁道部的领导下,中铁二局在两天内火速集中了3000名铁路员工,在第一时间冲向桥下河滩,用在桥墩上悬挂轮胎和用钢丝沉石桥基的办法,展开了防护和加固桥墩的大战,随后又得到大批工程机械的支援。

b0106442_16304387.jpg
紧急加固涪江大桥桥墩的现场

   10日下午堰塞湖泄洪的洪峰已到涪江铁路大桥。桥下水位在急速上升,干涸的细流顷刻之间变成浊浪翻滚的涛涛大江。江面不停地阔大和升高,过往的客、货列车仍在减速通过。

b0106442_16313344.jpg
桥头列车正在减速安全通过

   最大的险情是巨型漂浮物对桥墩的撞击。漂浮物中除有树木、山石、建材和杂物外,被冲刷下来10多吨重的挖掘机、推土机和30吨重的储油罐在洪流中时隐时现,像水中玩具一样泳动而来,时刻危胁着大桥的安全。
   涪江铁路大桥的抗灾救险工作,已纳入绵阳市抗震救灾指挥部统一领导。除组织铁桥沿线必要的人员避险外,同时也采取一些积极应对错施,如在大桥上游设置了多道钢丝拦截网并组织炮火摧毁巨型漂浮物。对火炮部队而言,简直是一场浮动目标的实战射击。在父老乡亲面前,子弟兵当然是弹无虚发十拿九稳。到目前为止,涪江铁路大桥仍在承担着艱巨的抗震救灾和恢复重建的运输重任。

[PR]
by manmanlai | 2008-06-13 16:32
   6月7日7时08分,唐家山堰塞湖的水面升高到泄流槽的水口,开始自动泄洪。但泄洪量极其有限,水流缓慢。堰塞湖中2.4亿立方米的湖水,随时都有决堤溃坝的风险。                                6月8日和9日两天,解放军成都军区工程兵部队和武警水电总队官兵紧急上阵,采取了如下的疏通导流工程:
1,打捞湖面和河道上的漂浮物,减少对河道的堵塞;
2,在洪峰到来之前,动用各种工程机械开凿第二条泄流槽。两槽走向平行,相距约30米。当第一槽来水后,二槽中的施工人员和机械,尚有撤离的时间。当泄洪量加大后,两槽自然合拼;
3,采用爆破技术,扩宽和加深河道;
4,沿泄流槽两岸,设立多处炮击点。用40火箭筒和82无后坐力炮,摧毁河道中的暗礁和巨大的漂浮物。

b0106442_2230379.jpg
炮击水中暗礁和漂浮物

   上述的导流疏通措施,再加上洪水的自然冲刷,唐家山堰塞湖的泄洪能力迅速加大:
     7月7日7时08分的流量约为1立方米/秒;
     7月9日10时的流量为48.4立方米/秒;
     7月9日12时的流量为50立方米/秒;
   到7月10日8时,唐家山堰塞湖的泄洪量已达每秒500立方米。它的流出量,已超过流入量(约100多立方米/秒),湖面在逐渐降低。从一定意义上说,由于解放军和武警的奋战,堰塞湖的险情正在减少。

b0106442_21294886.jpg
堰塞湖畅通泄洪


[PR]
by manmanlai | 2008-06-10 22:30
   堰塞湖的险情,瞬息万变。单靠留守监测人员的奋战,显然不足。目前,在堰塞湖大坝和下游的主要泄洪区设置了13个远程实时监测点(日后还会增多)。它们可以把各处的险情,实时地通过卫星传输到绵阳的救灾指挥中心。
   在堰塞湖坝体的适当位置装了5个监测点,其中有2个是红外(夜间)监测点。在泄洪区下游的北川水文站、通口电站和宝成路的涪(fu)江铁路大桥上,都设置了远程监测点。
  远程监测系统的核心技术是“宽带无线”,这正属我国863计划的内容之一。已由中科院的科技人员,经过六年研究而完成。我国拥有这一技术的完全的自主知识产权。
   6月7日7点零8分堰塞湖水面超过泄流口位置,开始自然泄洪。堰塞湖坝上监测点的视频图像,提供了这一重要信息。由于当时降雨量不大,溢流的湖水较为平缓。堰塞湖到北川水文站的直线距离约为1公里,河道距离却有3.2公里,要绕过一座山,成“Z”字形的流向。估计洪水到达北川水文站,尚需若干小时。
   远程监测(监控)技术,为我国抗灾救险提供了重要的保证。

[PR]
by manmanlai | 2008-06-07 18:23
   6月1日凌晨,天刚蒙蒙发亮。专家们对唐家山堰塞湖的泻流工程,进行了慎密的检查和验收。对620多名抢险官兵和工程技术人员,在六天六夜冒险奋战中取得的成果,给于了充分的肯定。按当时气象条件(降雨情况)的分析,估计到6月3日,湖面将超过泻流口,开始自动溢洪,以减轻下游的险情。

b0106442_22274429.jpg
堰塞湖泻流工程现场

   事实上,堰塞湖坝上的抢险人员在5月31日已开始了有序的、分批撤离。撤离的方式,有空运有徒步两种,以徒步为主。撤离步骤,所遵循的原则是“先地方人员,后部队官兵,最后是部队领导”。空运来的各种重型的工程设备,尽可能移放安全地带,妥为封存。大撤离已在有序进行。

b0106442_22283521.jpg
各方战友有序撤离

   6月1日18时14分,当最后一架米-17直升机飞离堰塞湖坝顶向绵阳机场飞去时,说明这次大撤离的行动宣告结束。这架直升机上,乘坐着武警水电部队指挥组的七位师以上的领导干部。他们在直升机上向渐渐远离的唐家山堰塞湖,敬礼致意。米-17直升机飞抵绵阳机场时,机场上的群众都在含着眼泪,使劲儿地鼓掌,歡迎英雄的归来。

      
b0106442_22291983.jpg
歡迎归来的子弟兵

   大部队撤离后,堰塞湖突然显得平静了许多,除随时而来的滑坡滚石声外,毕竟直升机和各种机器的轰鸣声听不到了。留下来的是一支新组建的小分队(留守的监测队),他们的工作,一直要坚持到堰塞湖险情的解除。

      
b0106442_2230114.jpg
堰塞湖留守监测小分队

   留守的监测小分队由18人组成。他们来自不同的单位:绵阳市政法委;武警水电部队一总队四分队;绵阳市水文局;达州市气象局;四川电信移动通信局。显然是一支水文、气象和通讯方面的精干队伍。做为小分队的领导,是绵阳市的政法委副书记文 勇同志。他要求大家先做个自我介绍,而后宣布:要完成好任务,必先学会保存自己,日后的工作和生活,一定要两人以上同行。
   他们在比坝顶较高的坡地上选择了一块营地。有两台发电机只可供住地生活照明和快速加热开水。还有一口铁锅,因日久不用而生锈,所以当日的晚餐仍是水泡方便面。
   他们的任务是用简便的风力风向仪、降水量测量仪、气压计等,进行定时目测并用手机发出数据。这种监测任务,是唐家山堰塞湖险情监测的重要环节。他们的工作、生活和安全,受到各级领导的极大关注。这些天来,有直升机为他们送去水果(大西瓜),随后温家宝总理乘坐的直升机于6月5日下午4点也登上唐家山堰塞湖的坝顶,视察了堰塞湖的泻流工程并看望了堰塞湖的全体留守监测人员。

[PR]
by manmanlai | 2008-06-05 2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