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っ」と。キャンペーン

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2008年 03月 ( 4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清水安三(1891年-1988年)出生在日本滋贺县高岛郡新仪村的农家.自小篤信基督,崇拜当时把西洋文化带入到日本的基督教传教士,但也从不排斥来自亚洲的佛教文化。他把宗教的“济世救人”和教育事业联系在一起,并为此献出终生。
   青少年时代的清水,熟知奈良招提寺鉴真和尚不畏艰险东渡日本的感人事迹,对隔海相邻、一依带水的中国,怀有极度的兴趣和向往。
   清水安三先生1919年迁居北平,落脚在日本同学会,开始接触到中国“五四运动”的新思潮。他阅读过陈独秀、胡 适、鲁 迅等人的著作并与之有所交往。《鲁迅》的日记里,曾有和清水先生两次相见的记载:一次是在1923年8月1日,两人街头相遇,同去咖啡馆小坐;另一次是1924年5月7日,清水安三先生来探望鲁 迅,未遇。当然他们的交往和情谊绝不仅于此。
   时年,中国北方大旱,赤地千里,民不聊生。清水先生积极参加赈灾活动,并在北平朝阳门外灾民集居的地方,于1921年办起了“崇贞学园”(后改名为“崇贞女校”)。 起初招来的学生人数极少,教学内容也仅限于识字、唱歌和手工劳作课。但到1935年的崇贞女校已扩充为六年制小学部和三年制初中部的规模。
   其间(1924年-1926年),清水安三先生由友人资助,曾在美国欧柏林大学(Oberlin College)神学部学习两年。在这两年里他进一步熟习了西方的教育模式,并与该校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在他日后的办学(崇贞女校和樱美林学园)生涯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当年“崇贞女校”办学的经历,自然是充满艰辛和危难。清水先生到处都在为筹集资金而四处奔走。在他给欧柏林大学Graham院长的信中,可以证明这一切。仅此一次就募捐到10000美元的善款。

   
b0106442_1104168.jpg
1940年清水写给Graham院长的信

   1945年二战争结束后,清水安三先生不得不离开他心爱“崇贞女校”回到战后的日本,在东京的町田创立了一所私立的学园。并把这所学园取名为“樱美林学园”(日本的学园是一种从幼儿园到研究生院的一贯制教学体制;现在的樱美林学园是以大学部为主)。因为,樱美林正是欧柏林的偕音(樱美林的日语读音是Obirin),所以清水先生既有弘扬欧柏林之意,又给这所战后新建的学园付“樱”—祈望和平之意。而且樱美林大学倡导的办学宗旨(学而事人),竟然和美国欧柏林大学的宗旨(Learning for Service)是一脉相承。
   由于清水安三先生在教育事业上诸多的见解和业绩,欧柏林大学于1968年授予他名誉博士学位,而且至今欧柏林大学的资料馆仍保存着清水先生的许多珍贵资料,计有:1,日本Doshisha(同志社)大学校长写给欧柏林的推荐信;2,清水在Dshisha大学的成绩单;3,1940年清水写给Oberlin的信函;4,1968年给清水安三颁发名誉博士学位的文件;5,清水先生的自画像一件。
   当年清水安三先生创办崇贞女校的旧址,几经变革现在已是北京朝阳门外令人仰慕的陈经伦中学。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之后,樱美林和她的母校恢复了亲密的往来。笔者于2006年12月间专程拜访了陈经伦中学,并在校园内拍摄到清水先生的塑像和许多清水先生的题字碑。它们见证了中日民间的友谊和亲意是任何政治变革难以割断的事实。

b0106442_11223533.jpg
b0106442_11171122.jpg
北京陈经伦中学校园内清水安三先生的塑像和题字碑

   1988年,96岁高龄的清水安三先生与世长辞。但他制定的办学方针与精神已深深地融入樱美林和陈经伦中学。
   2004年初,中国驻日本大使馆代表教育部和国家汉学办向樱美林大学赠送了1100册中文图书。该校校长佐藤东洋士先生和300多名师生出席赠书仪式。
   2005年11月1日,樱美林大学和中国国家汉学办签署协议,成立了日本的第二个孔子学院,并指定中国同济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为具体承办单位。
   祝愿日本樱美林大学能继承清水先生的遗愿、在中日两国文化交流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在拙文落笔时,要感谢下列诸位:1,鲁迅博物馆当年的馆长李勇进先生,在闭馆装修期间为笔者提供了特殊的方便;2,陈经伦中学校办的穆女士热情的接待并提供文字资料一册;3,北师大的王明泽教授在欧柏林大学讲学期间,帮助笔者收集了有关清水在该校保存的资料;4,参阅过闻黎明先生发表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学报》的文章;5,近日有幸拜读了日本著名作家山崎朋子的《朝阳门外的彩虹》,她原创的《望乡》,早为中国读者崇爱.

[PR]
by manmanlai | 2008-03-30 11:14



     
b0106442_9413740.jpg
刘鸿亮和王力宏在宙斯神庙前

   刘鸿亮院士和著名音乐人王力宏,作为首批传递北京奥运圣火的华人,已到达希腊的奥林匹亚。今天17时(北京时间)他们将参加2008年北京奥运圣火的采集仪式,并将开始圣火的全球传递。
   刘鸿亮院士是我国奥运第一人刘长春之子,是我国环境科学著名的科学家,1954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是我国湖泊环境研究学科的首席学科带头人,1994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他待人和蔼,学风严谨,虽已古稀之人,体格健壮,开朗洒脱。

[PR]
by manmanlai | 2008-03-24 09:41

走近"水立方"



   “水立方”是2008年奥运会标志性建筑之一。它坐落在奥林匹克公园中轴线的西侧,和东侧的“鸟巢”遥相呼应:一柔一刚;一圆一方,形成和谐的浑然一体。

b0106442_16343869.jpg
“水立方”和彼临的“鸟巢”

   当你走近“水立方”,会发现它像一方玲珑剔透、温潤典雅的兰宝石,无处不在散发着艺术和技术的光彩。它是一座117米乘117米,高为31米的正方形厐大建筑,是奥运游泳、跳水和水球等项目的比赛场馆,也是国家游泳中心所在地。它的一切都和万物之本的水联系起来,让人看来,新奇和惊叹不已。我更愿叫它“水晶宫”。

b0106442_16352530.jpg
近观“水立方”

   主体建筑的内外两层,都采用当今世界最先进的钢膜结构体系。钢结构用3万根杆件和9843个联接球,组成了彼此相邻、形状和尺寸各异的9800个多面体空间。
   钢结构内外两层的多面体空间,将用予制好的3000多个“气枕”严格对号入座,使整个建筑的内外有了“泡泡”的视觉效果。
   每个“气枕”都是由钢网框架单元和ETFE(聚乙烯-四氟乙烯共聚物)薄膜组成的12面或14面的多面体。每根框架的杆件就是“泡泡”的边棱。“泡泡”内充有略高于大气的压力。
   “水立方”外层的“气枕”呈浅兰色,内层的“气枕”是无色透明。
   “气枕”给人以柔美又敦厚的感觉,让人想起山区农村常用河滩的大块乱石壘成的房屋地基和墙基,既坚固又美观。
   把ETFE薄膜用于建筑,在欧洲已有二十多年的历史,工程不下七、八百处。我国的专家经长期考证和试验,如此大规模(覆盖面积达10万平方米)的采用,尚属首创。
   这种薄膜的厚度只有0.2毫米,即便五层重叠在一起,其重量仅有玻璃的1%。它有极好的韧性、耐腐蚀性,不会自燃,对灰尘的吸附力极小,有自洁功能。若被尖锐物戳破,也只会有慢撒气现象,经监控系统提示,修补起来也极为便利。
   在外层“气枕”的内膜和内层“气枕”的外膜上,有数量众多(上亿)的反光、隔热的“镀点”。“镀点”以点阵排列,像撑开的一把把小伞。在“水立方”的顶部,“镀点”密度最大。夏日到来时,能阻挡过量的光线和热量近入馆内,以减轻空调系统的负荷。空调系统的余热还可用来加热泳池的水温。据计算,“水立方”要比正常的游泳馆节约电能30%以上。
   “水立方”内经多种声学工程处理,能保证奥运比赛时突来的大雨或观众欢呼和广播时,室内能有良好的声学环境。
   “水立方”内还采用了各种环保的技术手段,包括收集落在“水立方”顶上的雨水,经处理还要再循环使用。每年节约用水的水费达80万元。充分体现了绿色奥运的宗旨。奥运会结束后,它将会成为京城长久性的运动、休闲和购物的好去处。
   离第29届奥运会的召开,只剩下一百多天的日子了。我以激动的心情在网上翻阅了一些相关资料,以个人的理解写了如上的随笔。只能算“走近”,而决非“走进”。不当和错误之处在所难免。恳请工程技术人员切勿引用,谨此声明。

[PR]
by manmanlai | 2008-03-16 16:35

巧遇

    奥运之年(2008年3月1日)在奥运会村正北的“北苑宾馆”参加某个技术会议时,巧逢中国参加奥运会第一人━刘长春之子━刘鸿亮院士。

   会间就餐时,我俩同桌邂逅,相邻而坐。席间言谈之中,有人道出刘院士和刘长春老人的关系,我为之惊诧。在这样的年份、这样的地点,遇到这位刘长春的亲人,不能不说是幸运的奇遇。

   四十多年前,我在《文史资料选辑》中,第一次看到刘长春先生1932年参加在洛杉矶举行第10届奥运会时前前后后的悲情壮举。让我为刘长春先生的精神所敬佩;也为我国当时的现实而无奈。

   万万没想到:此后七十多年的今天,第29届奥运会居然就在北京举行;当年只有几个或几十人关注的奥运(第10届),如今关注奥运(第29届)的中国人,少说也总会在十忆左右吧。
   据知,刘长春老人一直有两个愿望:一是,中国人能在奥运上夺得金奖,让中国国旗、国歌通过奥林匹克运动场传向全世界;二是,中国有朝一日能举办奥运会。如今,老人虽已故去,定会含笑九泉。

   奥运年兴奋之余不可忘记,七十多年前刘长春老人代表中国参加奥运时的种种磨难与艰辛。

[PR]
by manmanlai | 2008-03-08 14:03 | 返老還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