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   2008年 02月 ( 4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冬遊“世界花卉大观园”



   “世界花卉大观园”位于北京市西南三、四环之间的地带,占地41.8公頃,是钢筋混凝土城市中难得的一片绿洲。
   今年的冬天,中国人都被突然袭来的“腊月寒冬”吓的心有余悸。不论身处何地,这些天来,满脑子都是冰天雪地,皑皑白雪压的房倒屋塌、电塔折腰,车辆在山野公路上趴窝难动…。
   我想选几张“大观园”内近日(正月十五)的春色,也许多少会慰籍心中的暗影:严冬过后,将是春天。

     
b0106442_20282413.jpg
b0106442_2027371.jpg
b0106442_20265178.jpg
b0106442_1916583.jpg
b0106442_19161817.jpg
b0106442_1915436.jpg
b0106442_1915675.jpg
b0106442_19142960.jpg
b0106442_1913542.jpg
b0106442_1913636.jpg
b0106442_19101514.jpg
“世界花卉大观园”中摄的几幅

[PR]
by manmanlai | 2008-02-24 19:18



    在老北京人看来,吃东西也要有个吃法和讲究,才是口福。
   该品味的,就要慢条斯理细嚼慢咽,否则食而不知其味;荤菜类的佳肴,一般允许大口去吃,才能有“一口香”的过瘾滋味。这些“学问”,只有在北京的小吃店里,遇上上年纪、话语多的老先生,也许会能得到当场指教。年后,我在这家小吃店里,就学到一手。

b0106442_19335986.jpg
小吃店的外观


b0106442_19344620.jpg
小吃店的内景

   “面茶”是一种北京人最爱吃的廉价小吃。两块钱一大碗,可谓,没法儿再便宜的食品了。所以只要路过这里,不论是否在吃饭的时间,总想来一碗“面茶”,才是极为愜意的休息和自我解馋。
   “面茶”最讲究的是调味的佐料。主料只是一碗小米面糊糊。在它上面先浇一层厚厚的芝麻酱,再撒一些用焙过的花椒和盐轧碎而成的调味品(椒盐)。端上桌来,像一碗黑糊糊。

b0106442_19353297.jpg
北京的“面茶”

   外行(hang)人,总爱把它搅和(拌)起来吃,这就错了。地道的吃法是,用勺子由碗边开始,一勺子、一勺子依次地擓(kuai)着吃。每擓完一勺,碗中央的芝麻酱就会自动流过来把露出来的小米面糊盖上。这样吃到最后,也能保持碗内层次分明—小米面糊在下;芝麻酱和椒盐在上。一勺子“面茶”到嘴后,起先是芝麻酱的甜香味,接着是颗粒状椒盐刺口的咸麻味让人有点难忍,此刻的小米面糊刚好于以冲淡。这样的味觉刺激,在口腔里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实在是种奇妙的味觉享受。若把“面茶”搅和起来吃,那不就变得平淡无味了么?像餐桌上常遇到的豆腐脑和许多羹汤,都应该这样去吃,才能吃出它们的味道来。

[PR]
by manmanlai | 2008-02-23 19:36

食文明


   食文明,是从“食不文明”这个词儿引出来的。但“食不文明”绝不是指个人或群体长年形成的饮食爱好和习惯。比如,蹲着吃、站着吃和坐着吃,或是用筷子、用刀叉,甚至用手抓、撕着吃。这些都属食文化的范畴,无可厚非,反倒应该提倡相互尊重。
   “食不文明”是指那些在吃饭时和国家相关法规与社会公德相左的东西。在日常生活中并非没有,而是视而不见,甚至有些店家把“食不文明”,也当成食文化去宣扬。
   还从北京的某些“大碗面”饭馆说起。首先,饭馆的服务人员,从顾客一进门就“吆五喝六”,一直到饭后送客出门,始终不停地吆喝着,而且是“一呼百应”,像似已成行(hang)规和特有的文化。其实,政府早有明文规定,城市人居环境噪声不得超过45分贝,但我敢肯定这里的噪声总在85分贝以上。要是在别的地方(车间或场所)早被环保和劳保单位罚的一塌糊涂,关门停业了。这不能只怪店家,各位食客更有甚者:旁若无人,尽情喧哗。我也看过老舍先生笔下的“茶馆”,入室登堂者,也是趾高气扬,高声喧嚣。但也得先投眼看看有无高人在场,只有“山中无老虎时”,猴子才敢当“大王”。现在倒好,“谁怕谁?”,个个都是“大王”,大家一齐“喊叫”吧。常年下来,首先饭店的员工怎能受得了!还有一处“大碗面”,堂内悬挂着好几个硕大的鸟笼,以示雅气。又有谁知,这几只可憐的小鸟,却在忍受“极刑”,等待着不久来临的终日,牠们在挣扎,而非雀跃。
   还有另一类“食不文明”,也是够让人“触目惊心”的。北京有多家连锁的洋式自助快餐(别处也有),例如“好伦哥”和“比格”,都是以Pizza(比萨)为主食。您若稍加留意便会发现,有些食客只吃比萨的心儿,边儿不吃;还有只吃心儿的表层(奶油和香肠),其余概不入口,丢弃各样水果和饮料更不屑一顾。虽有“不得浪费”的标语,但事实上是无人过问。
   偶有相识的外国友人来京工作或过路,很想自掏腰包请他们见识一下普通北京人的饮食文化,该是多么惬意的事啊。原本这两个去处最为得体适当,但一想到上述种种,就让我打消念头,望而却步了。

[PR]
by manmanlai | 2008-02-16 11:11

食文化


    近些年来,食文化这个词儿在各种媒体上常常出现,而且这类的文章和书籍也彼彼皆是。但究竟什么是食文化,我始终不得其要领。于是乎我就胡猜乱想起来:把吃和文化联系起来,不就是食文化吗?
   文化的渗入,起初是从吃的东西—食品(菜肴)开始的。从老早,中国人就素有“三分吃味道,七分吃文化”之说。吃饭时常爱品肴论史,搬弄典故。如东坡肉、佛跳墙、叫化子鸡、麻婆豆腐,都能有一套、又一套故事讲出来。让食者,知其味,念其情。席间,自然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吃的人和说的人都是“不亦乐乎”。若再加上猜拳论酒,更是火上加油。这种文化也是与时在俱进,今年又遇美国热闹的大选之年,让人再次想起了当年红极一时的品牌菜肴—“耐温撕鸡”,曾风行大地,让诸位食客“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在这片文化园地里,也是良莠不齐。一段时期,常有些店家为以低级趣味拉拢顾客,把一些极普通的菜肴,取名为“包二奶”、“小姐拉客”、“玉女脱衣”,更有甚者,不堪入耳,搞得女宾掩面低头。这些种种,早被嗤之为“淫”食文化。
   近些年,不少的店家都兴把自己的食文化体现在饭店大堂的装修和陈设上,为的是给食客留下深刻的影响。
   京城的东北隅,有一家出名的老北京炸酱面馆就是一例。它的一切佈置,着意突显“老北京”三个字的文化。撩开它的门帘,迎面就有商家圣祖关云长赫然在目。背后则是一座

b0106442_129487.jpg
关云长正气浩然,店掌柜恭身相迎。

b0106442_12104543.jpg
炕头小酌

老哥儿俩炕头自酌自饮的泥塑。作品的人物栩栩如生,让人忆起儿时所见。不巧的是,炕桌上放了别人的茶瓶和多余地给二位老人头上强加了两顶厨师帽—大刹风景。餐厅的四周,古色古香,别处难见。就看那墙头木简古训,也足能让

b0106442_12121858.jpg
古训示人

b0106442_1213078.jpg
赏千件宝物,品百种菜肴。

b0106442_12134138.jpg
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滚滚达三江。

b0106442_1214249.jpg
三尺柜台,一清二白。

顾客品味一阵子。餐厅不设包箱雅座,一律是四条长凳围一张方桌。有老外打趣说,这是店家怕顾客坐的舒服,饭后赖着不走,故意给个硬板凳坐—有经营现代快餐的理念。但这些桌凳可不一般,都是用水曲柳木做成并经特殊“仿古作旧”工艺处理,十分精致考究。让人落坐前都想细细端详一番。若有哪位顾客,真有能蹲在长凳子上开吃本事,店家定会开心乐意。我本想显摆一下年青时的能耐,可惜,已力不从心。




[PR]
by manmanlai | 2008-02-12 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