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っ」と。キャンペーン

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2008年 01月 ( 5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日晷(gui)


   b0106442_18165071.jpg 日晷(又称日规)是古代利用天文原理,以太阳的影子而定时刻的一种仪器。通常是用由铜制成的晷针和用石制成的晷面(圆盘形)组成。晷针垂直地固定在晷面的中心。晷面安置的状态各有不同:晷面平行于子午线安置的,称子午日晷;晷面平行与地球赤道安置的,称赤道日晷;晷面平行于水平面安置的,称地平日晷;...。各种日晷详尽的设计、计算和安置,可参阅吴振华先生所著的《日晷设计原理》一书。
   世界上最早的日晷诞生在距今六千年前的巴比伦王国。我国关于地平日晷的文字记载,出现在隋朝开皇十四年(公元595年)。至于赤道日晷的报道,是在南宋年间(公元1127—1279年)的一本《独醒杂志》上才有所描述。此后,到明末清初,各种各样的日晷技术才开始广为流传。到十八世纪,山西的姚乔林已是国内颇有名气的日晷制做家,他的流派曾远传至南方广东一代。
   在漫长的计时技术长河中,日晷有着特殊的文化内涵,让至今的后人眷念不已。
   计时技术,是用一种均衡稳定的运动过程去度量别的运动过程的快慢和持久的技术。对这种均衡稳定的运动,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滴水、沙漏,甚至拜佛时香炉内缓慢燃烧的香(火)。小时候,常能听到老人们说:“火上蒸的东西,再过半柱香的功夫就熟了。”这就是一种较原始的计时概念。
   日晷(也有人称太阳钟)的出现,显然有划时代的意义。它把天体的运转和人间的时刻联系起来了。后来的机械表表盘上时钟针的转动,何尝不是在模仿着赤道日晷上晷针日影的转动呢?
   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和科技的发展,日晷被后来者(机械表、电子表、电波表…)的取代,已成时代的必然。但,它留给人们在思维方面的启迪,不仅没有消失,而且还在时时“发酵”。它揭示了“人天合一”的真理:你不是想“征服”自然吗?那你就先向她学习和亲近吧。日晷的简朴,并没有隐没了它自身的奥妙和智慧。它已不再是一台计时的仪器了,它给人门带来的是一种无尽的历史和文化的联想。
   改革开放后,当我第一次踏上上海浦东这块神奇的大地时,映入眼帘的不只是高耸入云的金茂大厦和东方明珠,还有哪斜躺在世纪广场上的那座宏伟壮观的日晷雕塑。它虽不再是石盘和铜棒,但一看便知,这些精美的结构和考究的用材,显示的仍是古朴的日晷。

b0106442_18175516.jpg
浦东世纪广场上的日晷

   2005年5月11日清华大学的学子们,迎来了相隔半个多世纪的两岸兄弟—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大概全球不少的媒体,都为之关注。此刻,清华大学送给这位客人的礼物是一座意味深远的汉白玉日晷。它是清华大礼堂门前草坪上日晷的仿制品(缩小为原件的三分一)。如果说,未名湖是北大的标志之一,日晷则是清华的标志之一。可见,日晷在国人心中的沉重和神圣。

b0106442_18183779.jpg
清华大学送给宋楚瑜主席的日晷

   近来神州大地,好像正掀起一股“日晷热”。我注意到,在许多现代的公众建筑、公共场所、花园别墅和校园,多爱用日晷雕塑加以装点,寓意着:“人天合一”、“与时俱进”、“惜时如金,时不我待”、“行胜于言”…。

[PR]
by manmanlai | 2008-01-22 18:19

故宫的《钟表馆》



    我小的时候,曾随父亲第一次来京办事,顺便参观了京城的颐和园、北海、景山和故宫。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要算:颐和园的长廊;北海的白塔;景山上那棵吊死过崇帧皇帝的歪脖子老树和故宫博物院的钟表馆。
   那时故宫的钟表馆是按特定日期和时间,才有专人开馆表演。开馆前,我早就爬在窗户上踮脚探头向里观看。满屋子都是奇形怪状、珠光宝气、大大小小的钟表,真称得上“琳琅满目”。开馆后,工作人员拿着一串钥匙,依次让每座钟表进行表演。当时我看得目瞪口呆:有的是从钟表的鸟巢里飞出一只小鸟,用婉转而响亮的鸣叫声向观众报时;有的是推开舞台上的小门,走出一个小洋人,点头行礼、击鼓报时。 着实让我惊奇不已,久久不能忘怀。往后,凡来故宫参观,让我最有兴趣的还是钟表馆。
   这些钟表,除皇宫拿钱向国外购买外,显然是洋人进贡皇帝的。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他们的进贡总是会投其主人的所好。我们的先帝们确实是喜欢过这些洋玩意儿。这是有据可查的。早在康熙六十年,就曾把俄罗斯公使(伊兹马伊洛夫)给镇住了。他参观过康熙的钟表收藏后,对其数量之多、品种之精,为之震惊不已。清末的慈禧,就在八国联军进京之前仓惶西逃时,还带了几件宫中的宝钟。途经山西时,受到地方官员和富家款待后,以钟相赠。这些宝贝至今流散在山西。本人曾在山西的一处博物馆见到过一件白银做成的火车钟,机件尚可灵活转动。肯定是当年宫中流散之物。
   皇帝们喜爱钟表的故事,相传甚多,特别在明、清年代。我倒觉得这不是件坏事,比起那些生活在酒池肉林、昏庸无知者,要强的多。康熙就是一位懂天文识地理,又热爱西方科学的开明人,也许对日后的社会发展起到过点滴的正面效果。可惜这些钟表只是能沉坐在京城的皇宫里,老百姓随钟表渡日,也才是近百年来的事。

[PR]
by manmanlai | 2008-01-17 12:38

精准,不仅是一种信仰


    我赞成“精准是一种信仰”的观点(接上篇)。它代表着电波钟,能给人以一种特有的精神理念。它随时提醒人们,时时事事都应以“精准”二字为准绳:办事要竞竞业业,分毫不差;追求的是精益求精,万无一失。电波钟的精准,确实给人带来一种自信自强的感受。当然,时间的精准,更是人类现实生活、生产劳动和科学实验的迫切需求。
   世上的万物,都在无一例外地随时间而变动着。不过,有的变的快,有的变的慢;有些变动的过程,无需推敲,而另一些变动的过程,却又至关重要。时间精准的意义,就不能同言而喻了。
   当我们的祖先还生活在茹毛饮血和刀耕火种的年代,只知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足够了。后来,由于生活和生产的需要,学会了“沙漏”计时。当人类具有一定的天文地理知识之后,就发明了"日晷"计时。机械学的发展和成熟,出现了机械钟表。近半世纪以来,电子技术的高速发展,逐渐促成电子钟向电波钟的转变。事实上,计时技术的发展,总是迎合着人类的需要,追求着自身精准度的不断提高。
   近百年来,当人们开始研究活塞式发动机时,已注意到:为使发动机产生更大的功率,汽缸内的燃料,需要适当地“提前点火”。点火时间的精准度要求,已达到十分之几秒、甚至百分之几秒。
   《嫦娥工程》的测控系统,首先要求整个系统(地面、海洋和深度空间)在时间上的统一。它的测控网络要涉及到离地球40.5万公里之外的月球卫星。无线电波若以每秒30万公里的光速传播,测控信号也需要1.35秒,才能由地球到达月球。这种由距离而产生的延时误差,在整个测控系统,需采用特殊的技术加以解决。因为测控时间的精准,决定了各种测控结果的精准。                               时间的精准,早已关联到我们身边发生的许多大事

[PR]
by manmanlai | 2008-01-13 17:14

中国的电波钟

   关于电波钟,本来我还想再写点什么。后来觉得,为使博友心明眼亮,还是向诸位推荐刊登在《环球企业家》上王 波的一篇文章《精准是一种信仰》为好,全文如下:
   如此精准,用得着吗?对于领潮人士来说,这个问题是不存在的。这种表,戴的是一种感受,一种体验,一种心态:”我就是绝对,我就是标准。”
   电波表精准的奥秘在于,传统手表是”单兵作战”,而电波表的背后则有强大的后援。与其说它是一块手表,不如说它是一个标准时间的接收终端。其工作原理是:由国家标准时间授时中心,比如陕西蒲城国家授时台将时间信号播发出来,电波表接受该信号,自动显示时间并自动调节钟表计时。你不用再根据电台报时对表,而且全部电波表显示的时间都会严格一致。
   计时专家认为,电波表是人类计时技术中继沙漏、日晷、机械钟表、石英钟表之后的”第五代”计时工具;它必将成为继”石英表革命”后全球钟表业的又一次革命。
   电波表在德国和日本市场发展态势已经证实它必然成为石英表的替代品。目前在德国,电波表的市场占有率已超过40%;日本发展电波表才三年,预计今后3至5年内电波表的市场份额将占日本整个钟表市场的60%~80%。2002年香港钟表销量约450亿港元,其中电波钟表占98亿港元。而在美国,专家预计,今后几年电波表市场占有率有望达到40%~50%。
   目前的手表发展走向两个极端,一个极端是强调历史与工艺,手表作为艺术品被收藏鉴赏,目前只有瑞士表具有这个地位;另一个极端是强调新潮和高科技,比如斯沃琪和日本品牌表。
   中国的位置是尴尬的。我们看到的情况是,中国原有的老品牌,比如上海、钻石、中山、梅花、宝石花、红莲、丹东,几乎都销声匿迹了。但另一方面,世界钟表年销售量10亿只左右,其中80%的产品出自深圳。但由于没有自己的世界级品牌,实际的利润只占世界钟表业的10%。
   我国是钟表大国,但并非是钟表强国。想追赶瑞士?古老的传统和历史是不可能追赶的;追赶日本,他们的先进技术和市场能力也使我们举步唯艰。唯一的出路就是另辟蹊径,于是电波表就成了一个难得的赶超契机。
   2001年,西安高华时间技术公司研制成功我国第一台电波钟,使我国继德国、英国、美国、日本之后,成为了世界上第5个拥有此项计时技术的国家。
   今年,高华与”西铁城”公司签约,共同开拓中国电波钟表市场。据悉,这次合作是西铁城“倒追”高华。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手表公司,西铁城何以乐于躬身与西安高华合作?因为高华掌握着中国电波授时技术的核心——标准时间信号格式。西铁城的电波表想进入中国市场,离开高华不行。可以想象,世界其他厂家的电波表想进入中国,也必须进这道门。高华还借电波表技术,一举走出国门,瞄准美国、德国、日本、英国等市场,长期参与国际化竞争。另外,高华除了向其他公司卖技术,也没有忘记推出自有品牌的电波表——威赛世(VICIS),目前9999块打有原始标号的电波表已在全国20多家城市全面上市。

[PR]
by manmanlai | 2008-01-08 05:38

时钟的精确度和准确度



    时钟的精确度,是指它在运行过程中产生误差的大小。毫无疑意,随着钟表技术的发展,其精确度是越来越高,或曰,误差越来越小。好的名牌机械手表,常年带着,因为它们的精确度高,几乎无需校准(调正)时间。电子表的精确度,总体上讲,自然是更胜一筹。但,这只能说明它们的精确度高。若用射击场上的靶盘形容,它们的击中点是非常集中,尽管不一定是集中在靶心的部位,也已达到高精确度的标准。
   至于时钟的准确度,就不仅先要求击点在靶盘上要集中,而且还必须要集中在靶心部位。没有精确度(靶盘上是一片散沙)就不可能有准确度可谈。所谓的靶心,就是大家都公认的“标准时间”。
   机械和电子钟表,虽然精确度很高(自身的误差极小),但不能保证报时准确(和标准时间WST相比),因为它的校准(调正)是由每个人随机掌控。
   电波钟就大不一样了。以前介绍过,它们可以做到运行十万年,所产生的误差仍不超过1秒。而且所有电波钟的校准,是由母钟按WST统一校准。所以,只有电波钟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计时仪表。

[PR]
by manmanlai | 2008-01-06 1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