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っ」と。キャンペーン

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2007年 11月 ( 11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世界地图•座钟



     
b0106442_20345687.jpg
世界地图•座钟

   世界地图•座钟,在我家已摆放多年,但从未仔细端详过它。近日,读到单之蔷先生(《中国国家地理》杂志主编)的文章,对现在常见的世界地图提出许多求实和探索的质疑。读来,让我这个外行也深感言之有理。
   试想,地球既近乎是个球体,又怎能把它的表面组成,真实无误地绘制在一张平面的纸上呢?从投影原理讲,只有在地图的中央部位,才有可能接近真实,至于它的周围(上、下、左、右...)都会有一定的变形失真(南、北极洲会变扁、变小)。绘图人一定会人为地做一些矫正补偿,但在多数的情况下是矫枉过正了。例如,在常见的地图上,竟能把南极洲的面积,比实有数字扩大了若干倍之多,给看图人留下不实的印象。又如,从地图上看,前苏联的版图要比整个非洲还大。但事实上,苏联只是非洲的2240万平方公里÷3020万平方公里=0.74。还有学者证实,南极洲的形状酷似一只美丽的开屏孔雀。而我们常见的地图上,完全不是哪么回事。
   看来,世界地图确有变形走样和厚此薄彼之处。不论是出于“有心”或是“无意”,但最终是会给读者留下许多的误导。
   事实上,地球是可以从任意的方位和角度去绘制。其中心部位,总是能得到准确的反应。当前较为通用的世界地图,是分别以太平洋和大西洋为中心,绘制而成的。前者描绘了亚洲的一些国家,如中国、日本...;后者则是西方国家和美洲的一些国家。
   再早一些的世界地图,为使欧洲和非洲在图面上不被分割开,习惯上是以西经二十度和东经一百六十度的经线圈划分成两个半球。亚洲、欧洲所在地的半球称东半球;北美洲和南美洲所在地的半球为西半球。
   我家桌子上摆放的这个座钟,像一本打开的书。左边是西半球;右边是东半球。时针、分针和秒针在东半球的世界地图上不紧不慢地走着。它的画面闪闪发光,而且还蕴藏着哪么多的学问,从此,让我刮目相看。
   这些天,世人瞩目中国的“嫦娥工程”。清晰无比的月貌三维图片已在媒体公布。
   地球图,可谓世界地图。月球图又该怎样称谓呢?它的平面图又该怎样画呢?

[PR]
by manmanlai | 2007-11-28 20:35

生日的礼物

女儿把今天去福冈玫瑰园采来的玫瑰送来了。代表大象和小象,向妈妈表达贺意,祝妈妈生日快乐!




[PR]
by manmanlai | 2007-11-26 22:13

生日的礼物

玫瑰花心

   儿子通过北京礼仪公司,送来盛开玫瑰的大花心献给妈妈,代表haiying和小欣欣,向妈妈祝贺生日快乐!


[PR]
by manmanlai | 2007-11-26 11:13

座钟



   我的上一代是五口之家,父、母再加我们兄弟仨。我们兄弟三个虽不算淘气,但总是男孩子吧。家里的大小东西常被我们碰打的残缺不全。从小,妈妈就给我们规定了两个不准动:一是不准动天花板上吊的电灯—电会打死人的;二是不准动桌上摆的座钟—我家的宝贝。
   院里的邻居,一到晌午(12点左右)总会有人喊问:“××嫂,几点啦?”“×点×分了,快坐锅吧!当家的该回来了!”妈妈常是这样高声应答。
   我妈是全家唯一管理座钟的人。差不多每隔一个礼拜,妈要给钟上一次发条(钟簧),拧十二、三下。我只能在旁瞪眼看着,不让动手。座钟上有个可转动打开的小门,里面是“钟阁子”。我家的贵重东西都往这里放,绝对没人敢动。

    
b0106442_11263542.jpg
“跳”来的日本座钟

   我“跳”来这个日本座钟,打开后也有“钟阁子”。阁子里还有四个钥匙钩,大概也是最安全之地吧。有意思的是,钟门不是转动而开,是抽拉而开,和他(她)们家内的屋门一样。日本人真是会节约空间,不像我们脑子里从小就是“地大物博”。
   “跳”来的座钟上,还是有一幅像似埃及的古老油画。可怜我带着老花镜在阅览室翻遍了几个书架的《世界美术全集》巨著,仍是一无所获—不知是出自哪位名家之手。因为我太外行了,对有艺术修养的人来说,也许是脱口而出的东西。渴望赐教。

[PR]
by manmanlai | 2007-11-25 11:27



     
b0106442_12123268.jpg
吹短笛的男孩

   它既是一件普通的计时挂钟,又是一幅令你斗室生辉的世界名画.
    
b0106442_1213924.jpg
爱德华•马奈

  《吹短笛的男孩》出至十九世纪法国印象派大师爱德华•马奈(Edouard Manet)之手。马奈生于1832年,卒于1883年。《笛》画创作于1866年,原作为160×98厘米。
   马奈在这一作品中没有阴影,没有视平线,没有轮廓线。是在最小限度的主体层次上作的画,脱开了传统三度空间的深远感。所以有专家评他的这张画:“平得像扑克牌一样。”马奈画的风格,颇带日本浮世绘版画的影响,在日本有更多的崇拜者。
   2004年10月11日—27日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的“法国印象派珍品展”中,就有爱德华•马奈的作品。
   爱德华•马奈的另一名作是《草地上的午餐》。他的静物画也为世人所爱。


        
b0106442_1214778.jpg
草地上的午餐
   画面上,描绘了两位巴黎上层社会的男士和两位女友,同在塞纳河畔的林间草地上沐憩和午餐。一位女友沐浴完毕,闲散地望着远方什么?另一女友还留在水中细心沐浴。这幅《草地上的午餐》在画界享有盛誉。


b0106442_12162584.jpg
b0106442_1215678.jpg
马奈的静物画
[PR]
by manmanlai | 2007-11-23 12:21

  今天所说的钟,既不是悬于寒山寺的大铁钟,更不是世人皆知的伦敦大笨钟,而是摆放在咱家的“座钟”和挂在墙头的“挂钟”。在中文汉语中,是有必要加以说明的。
   从小,我对时钟就有好奇和神秘感。它给了我许多,诸如永动、循环和准确等的启蒙概念。
   在日本(女儿家)住闲时,最爱和老伴儿去逛那里席地而摆的跳蚤市场。除价格异常便宜外,更主要的是在那里能大开眼界。当时,国内的商品包括生活日用品,都是按国家标准(或苏联ГОСТ)统一生产。你就是走到天南海北,所见之物,多是一模一样。那些年代,就连女人们爱逛商场的天性,也大打了折扣。
   由于我对钟的偏爱,不妨把我在跳蚤市场上“跳”来的几件,给诸位展示一番。请勿见笑。

跳蚤市场上“跳”来的钟

[PR]
by manmanlai | 2007-11-22 11:55 | 返老還童

故事的延伸

  “猎虎能手”,说来说去还只是个故事而已。老者的臂力真能和猛虎的冲击相抗衡吗?确有许多匪夷所思之处。但在我国西南边陲一带,还曾有过类似的“杀蟒术”:把大蟒困在洞内相当长的时间后,突然打开洞口,大蟒饥饿难忍,将不遗余力地冲向狭小的洞口,而遭深埋在洞口的利刃所残杀。显然,后者有更多令人可信之处。
   还听说过,森林中有一种数量极大的害虫—“蠕虫”,体质柔软,没有骨骼,没有脚,靠满身的环节蠕动爬行而吞食着片片的树叶。护林员只需把普通的滑石粉喷撒在蠕虫身上,滑石粉就像两个相对运动间的磨料一样。蠕虫在自身的运动中,滑石粉把自己的皮肤磨伤、溃烂而直至死亡。
   历史上还有过,像春秋末期越王勾践的故事。勾践败于吴王夫差之后,向吴称臣乞和。但他立志报仇雪耻,自身卧薪尝胆,而向对手施以美人计—献上西施,让其沉没于荣乐享受之中。其实,这也是聪明才智的越王撒给吴王的“滑石粉”。果然,历史是以越王灭吴而暂终。
   所以,“以对手之力,反制对手”,不仅可做战略上的思维方式,甚至在战术上也是极有其价值的。

[PR]
by manmanlai | 2007-11-21 17:00

猎虎能手

b0106442_17591997.jpg


   早些、早些年前,某县的边远山区常有猛虎伤人事件发生。村民不敢下田劳动和出门走亲访友,民怨积深。
   新来上任的县太爷,对此早有耳闻。上任之日,当众誓言:“三月不除此害,世不为官!”随即派出几批巡捕上山捉虎。非但耗无所获,反倒又有巡捕落入虎口。无奈,县府贴出告示,许以重金悬赏除害之人。告示贴出后,围观者不少,但个个摇头而去,无人问津。几天之后,突有一位老者,当众揭下告示。老者六旬开外,衣衫褴缕,骨瘦如柴。众笑曰,此疯人也。县太爷可没谩待,问及需几名衙役相助?“仅我一人足矣!”老者笑答。
   次日,晴空万里,风和日丽。老者仍前日打扮,怀揣不到半尺长的短刃一把,只身向山间要道走去。到达老虎出没之地,老者稳坐树下抽起旱烟,静待虎来。好事的村民和衙役都躲在山顶庙墙之上远望。
   正午时刻,山风骤起。一只白班猛虎,直奔老者而来,步步进逼,在距老者三、四丈远处停下步来,张开血盆大口,怒视老者。老者从容起身,抽出短刀,静观其变,不动声色。老虎怒不可遏,跃身腾空,直扑老者。老者见势,稍一挪步,侧身举刀。猛虎刚好迎刃而过,落地之后,就没再爬起来。
   记不起,我是在那里看见过上述描写。当时是半信半疑。现在反倒觉得,这一故事不一定是虚构,合理性完全存在。因为,老者是在猛虎起跳之后,才挪步举刀,此刻老虎的运动轨迹已无法改变。猛虎自撞利刃,死于刀下是合情合理之事。当然,老者的冷静自信、准确判断和惊人的臂力是万万不可缺少的。
   此乃故事也,切莫模仿。

[PR]
by manmanlai | 2007-11-07 18:00

猎豹术




               
b0106442_1885141.jpg


   餐桌上和好友(高兄)聊及,当年他在山西离石县小神头公社(“五七”干校)时,听到当地早年的猎豹术。颇为有趣,记述如下。
   小神头的帽儿山一带和吕梁山系相连,常有金钱豹出没。金钱豹体壮力强,奔袭速度为兽中之冠。受猎伤之后,从不逃窜,而是拚命反扑。猎人若不是一枪毙其命,定遭反扑之难。就连多年的老猎手,山中见豹,也会望而生畏,远而避之。
   村边住一猎户,以猎金钱豹为生,按现代语言,应称猎豹专业户。猎户的绝招,是家中喂养了一群猎犬,老少加在一起有七、八只之多。老者足智多谋,冲锋在前;幼者初生牛犢,无所畏惧。金钱豹,起先不知来者何物?当被围之后,又见个个虎视眈眈、骁勇善战。若攻其一,耗不费力,但唯恐后方包抄,急得牠原地团团打转。狗群自然也只狂吠而不敢妄动。这个时间,正好是猎人举枪近射的绝妙时刻。说时迟,那时快。枪声一响。可怜,金钱豹英雄一世,遭此暗算。呜呼,«野生动物保护法»来之晚矣!

[PR]
by manmanlai | 2007-11-05 18:10

打狼歌谣



b0106442_11542388.jpg


   忽忆,儿时形容狼的歌谣一首:

         铜头、铁背、纸肚、麻糠腿。

   “七七事变”后,随父母逃难,回到农村老家(山西交城县义望村)。那时,这一带常有野狼溜达到村边伤害人畜,村人恨之入骨。因此,后生们(年青男子)出门时,常爱随身带一条长棍,以防与狼遭遇。一但遭遇,先打其腿,必能取胜。

[PR]
by manmanlai | 2007-11-03 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