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っ」と。キャンペーン

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2007年 07月 ( 4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闲聊«李叔同»(四)



    李叔同先生出身豪门望族。自幼聪慧过人,勤于慎思,更爱笃行。刚到而立之年,已在多方学界遐尔闻名,堪称当世名流。
李先生突然之间,弃世忘俗遁入佛门,令世人至今有所不解——对人生是属逃避?还是属进取?我越来越觉得是后者。他摈弃的是个人情感上的儿女情长,追求的是对世人进一步的关爱,不仅在精神世界,而且在现实生活中也是如此。他常为人间的不公而激奋,伸张正义,声援弱者,常言:“普渡众生,解人危难,乃佛门弟子责无旁贷之事,贫僧岂能袖手旁观。”法师这样说了,也这样做了。
我在旧文中读到一篇佳作,愿推荐给有兴趣者,以佐证我的看法:

           李叔同血书《华严经》
   1933年8月的一天下午,53岁的弘一法师李叔同正在庐山青莲寺整理佛经,一名小和尚进来通报:“庐山名士陈三立前来拜访。”三立老人是江西有名的贤士,长隐庐山,潜心佛学。弘一法师来到门口,正要与陈三立互道敬意,一个50多岁的老人突然在他面前“扑通”跪下,凄然叫道:“大法师,求您大发慈悲,救救我女儿!”说着,不停地叩头,叩得额上流出了鲜血。法师见状,惊愕不已.忙将他搀扶起来,向陈三立问道:“陈先生,这是咋回事。
   陈立三拱手说道:“法师,今日打扰.为的就是这位老弟!”陈三立法师进屋坐定,接着说道:这位杨老弟中年丧妻,遗下一女,名叫杨念。为了让女儿上学,他不顾年迈,到英国牧师约翰逊家做工。今年5月,在金陵大学读二年级的女儿因病回庐山休养,约翰逊聘她做工。约翰逊聘她做儿子的家庭教师。约翰逊的儿子今年17岁.长得很高大,但智力十分低下。杨念见他接受能力太差,只得连晚上也替他补习功课。一天晚上,他趁约翰逊和杨老汉不在家之际,突然兽性大发,对杨念施行暴力。杨念奋力反抗,夺门而逃,洋公子紧追不放,不料在黑暗中失足跌下山坡,脊柱摔伤,造成高位截瘫。约翰逊见儿子瘫痪,硬逼杨老汉将杨念嫁给他儿子。杨老汉不答应,约翰逊一张状纸递到了牯岭法庭。牯岭法庭将杨念重判20年刑。杨老汉无路可走,求我相助,我恐力薄难成,固带他冒昧来访,与法师相商。
   弘一法师听罢冤情,义愤填膺:“普渡众生.解人危难,乃佛门弟子责无旁贷之事,贫僧岂能袖手旁观!”弘一法师与陈三立一起发帖,联合山居名流,与牯岭法庭进行严正交
涉,希望法庭能秉公办案,为国人伸张正义。牯岭法庭的汪庭长不敢轻视,将情况上报九江法院。九江法院怕与洋人闹僵,维持原判。汪庭长无能为力,向弘一法师献计说:“国舅“宋子文的岳父张谋之目前正在庐居住。法师若能屈尊去见他.并赐予墨宝,杨念姑娘肯定有救!”听了汪庭长的献策.弘一法师心中像塞了块石头。弘一法师出生豪门望族,对官场的腐朽厌恶至极。他25岁东渡日本时,便发誓要献身于艺术和教育,决不与官场中人有任何来往,出家后更是严守此规。如今汪庭长却出此下策,难道到了晚年,还要对张谋之这等庸人低三下四?如果张谋之向自自己索字画,给还是不给?不给,杨念肯定无救。给了,不就成了全国皆知人人皆嘲的丑类了吗?弘一法师左思右想,难以入睡,想到贪官当道污吏作祟,竟然闹得佛门静地也难有清静之时,不由得义愤填膺,取出银针笔砚,刺血书写起《华严经》来。
   诚心主持赶到现场,出了一身冷汗,对众弟子说:“这还了得!法师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就胃出血3次,又有肺病气管炎长期缠身,如何经得起这等流血的损耗呢?”言毕,上前去夺法师手中银针。法师不但不依,反而斥道:“眼见国将不国,生死有何异?倘能以我之死,换来国民觉醒,鞭挞贪官污吏,我死有何惜?”说罢又猛烈地将银针刺进手指。
   诚心主持找到三立老人,告知弘一法师血书《华严经》之事。社会各界名土均被弘一法师之举震动,纷纷斥责贪官丑行。张谋之闻讯.怕闹出乱子,指示、九江法院放了杨念。杨念重返金陵大学时,弘一法师特来送行,并亲书“悲欣交集”条幅相赠。
摘自《文史春秋》郑学伟/文

[PR]
by manmanlai | 2007-07-26 10:20

凉台伏景寄给Tubomim

b0106442_19485576.jpg
盛开的朝艳

b0106442_19534699.jpg
白边红裙

b0106442_19501552.jpg
心里红

b0106442_1950472.jpg
兰 喇叭

b0106442_19541987.jpg
步步高和雁来红

b0106442_19512989.jpg
不请自来客

[PR]
by manmanlai | 2007-07-20 19:36 | 返老還童

告别五台山



          
b0106442_2314918.jpg
佛教圣地五台山

   一九七六年的四月份,三晋大地已是春暖花开。
   五台山仍是一片寒意。偶而在山沟里的向阳处也能见到,在薄薄冰层之下有涓涓的细水推动着早生的水草摇曵晃动。毕竟是春天来了——我们的下乡任务也该结束了。
   五台县政府,非常重视去冬全县农田建设的成绩。搬运的土方量和平整的土地面绩,都是相当惊人。五台县决定在五台山的中心地带(台怀)召开庆功暨欢送下乡干部大会(五天)。县招待所早已把床板和饭桌等食宿物件先期运往台怀。当我们各路人马背着行装到达台怀时,殿堂里早已搭好了通舖,摆好了圆桌。成百名的下乡干部,个个欢喜雀跃。在当时看来,这是终生难得的机遇。
   五台山也是多年没有这样热闹过了。在我的印象中,那时的僧尼人数,只有几十人之多。尼姑不过十人,她们专住一座更为清静的寺院。显然,对我们的到来,他(她)们事前得到过通知,都在尽量做好接待工作。
   从当时的寺庙建筑,虽也能看出当年曾有过的宏伟大气,但此刻,因年久失修,有些地方说成是“断壁残垣”也不为过。
   记忆中,在五台山的几天时间都是在爬山、上下台阶。每到一个山顶,寺庙的主人都以大碗的开水热情接待并就地而坐,促膝闲谈。年青僧人每天有不少时间要从事农业劳动。他们在寺庙周围的小块土地上种一些土豆之类、无需更多耕作时间的农作物,以维持寺院众生的生活。当地政府,给每人的经济补助——十五元/月,资深的长者按级别能得到略为更多的补助(当时我的工资约为七十元左右)。在我们浏览过程中,有些寺院也把深藏密室的宝物展示给我们,如用指血书写成的经文和以极为工整的蝇头小揩写成尖塔形排列的经卷。书者“诚”和“静”的功力之大,是凡人无法相比的。
   我们这个年代的年青人,都熟知抗战胜利后(1946年底)发生在北平的«沈崇事件»。传说中,事件发生后沈崇隐名埋姓遁入佛门,出家五台山,终日以青灯黄卷为伴,忘却一切往事,计划以此聊度终生。我怀着极度同情而又不愿过度打扰的心情,迈进了寺院的大门。在面见的五、六位尼姑中,确有一位端装清秀与众不同、操一口北京口音,而且年岁也相仿的人。我深知佛门不谈俗事的规矩,但在谈到一些北京的往事和名处,她一一对答如流。当我告辞时,只剩下一句没问出口的话:“您是沈崇吗?”这全然是出于对她的尊重。
   这个疑问跟随了我多年,无处求证。近年来身边有了电脑,我查遍了有关资料,我的结论是倾向否定,只是传说而已。有资料说,沈崇后来和国内一位文化界的名人结为伉丽,过着美满幸福的生活。但愿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今日的五台山,早已由当年的“断壁残垣”变为“金碧辉煌”。这是我当年,怎么也想象不到的事。
   最近有去过的熟人告诉我,五台山有一条高等级的柏油路直通台怀,称为“克林顿大道”。初听,真是莫名其妙,牛头不对马咀!细听之后,大家都哈哈大笑。原来是,当年美国总统克林顿访华前,声称要去陕西一游。而翻译一时走神,译成要到山西一游。山西立即兴师动众把公路修好。此后就出现了五台山的“克林顿大道”。也算是“歪打正着”,“克林顿大道”已成为五台山的“前哨景点”。

[PR]
by manmanlai | 2007-07-17 22:28

五台山一带的“油昏”


   早年的五台山一带,家家户户无论炒菜或炸油糕,都是用由当地自产的胡麻籽榨的油。如果胡麻籽在收获后遭雨淋发霉,所榨出的油中就会含一种能使人神志不清的物质。当地人把这种中毒现象叫“油昏”。五台人由于长时间的适应,出现“油昏”现象极少,外地人却十分敏感。
   刚到南茹不久,五台县在茹村公社召开了一次规模较大的干部会。开会的人都从远处向公社集中,在公社吃过午饭后正式开会。会场的前两排座位都留给了外来的下乡干部。但到开会时,这些下乡干部个个东倒西歪,瞌睡打盹。我很想强打精神振作起来,但实在难以支持。这一尴尬局面,不难想象。
   有一次,几乎要了我的命。忘记了是在哪个小队,修好拖拉机后,小队长请我吃了一顿油烙饼。饭后回到住地刚一进门,顿觉天旋地转,四肢乏力,不知自己身处何地?我只记得,当时大队医生(不是赤脚医生)非常紧张,说我脸色发绿,忙着要给我打针。我死活紧抱双臂不让打。我心里还明白,病因不清楚,怎能乱打针。事后知道,这次事故可惊动不小。大队长“红公鸡”马上给小队打电话,查问是在哪里吃的饭?和谁一齐吃的?放白面的库房里有无农药?和我同吃的小队长有无不适感觉?
当小队长在电话里亲口回答了这一切后,“红公鸡”这才放心了。他断定是“油昏”,用不着紧张。果真,躺了两天后,一切正常。
   后来,我在五台县城里的一些小饭馆的墙上,多次见到这样的告示:“外地的汽车司机同志,请莫吃炸油条!”真是善意的提示,卖瓜人也有说瓜苦的。
   今天的五台县,大概早不吃自己榨的胡麻油了。“油昏”自然已成翻过去的历史,只有上年纪的人,也许还记得这些陈年往事。

[PR]
by manmanlai | 2007-07-03 1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