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っ」と。キャンペーン

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2007年 02月 ( 4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闲聊«李叔同»(一)

   多年前,我曾看过电影«城南旧事»。到如今,故事情节几乎忘得一干二净。可是电影插曲«送别»的歌词,还可以一字不差地写出来: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这首歌词写得清秀动人,写景抒情,如怨如诉,融进了万般的离愁和别绪,让人久久难以忘怀。这歌是J.P.Ordan谱写的西洋乐曲,而由李叔同填的是中国的古词,两种文化的格局虽在时间和空间上有极大的跨度,但他弥合的几乎是美玉无瑕。在华人社圈中,成为人听人爱、思乡念故的好歌,在海内外整整传唱了几十年,经久不息。后来,每当我接受一首新歌时,都想把它的歌词和«送别»比对一番,以论其优劣,这已成我的习惯。可见它在我心灵中的份量。这也是我知晓李叔同的开始。

b0106442_14444821.jpg
李叔同(1880年--1942年)

   李叔同原籍浙江平湖人。出生于天津经营盐业和钱庄的富家。自幼聪慧过人。早年留学日本,就读于东京上野美术学校,是我国近现代史上少有的、在多种人文学科方面成果卓著的知名学者。在他不太长的一生中(享年62岁),在艺术教育、书法、绘画、金石、戏剧、诗词、音乐、文学和宗教等方面,都给后人留下无价的珍宝,曾得到过鲁迅、郭沫若、徐悲鸿、吴昌硕 和赵朴初,甚至周总理的赞许。在他晚年遁迹空门,出家于杭州虎跑寺(现已无存)法号为弘一法师,又给世俗留下无限的遐想空间。
   一般的常人,只能以毕生的精力追求某一梦想而获其乐。而李叔同他思维敏捷,办事果敢,身体力行,真正做到了言必行、行必果,他以不太长的一生,获取了更多更大的成功。他的一生是绚烂多彩多梦的一生。赵朴初对弘一大师的评价是“无尽奇珍供世眼,一轮圆月耀天心。”让人品味无穷.
b0106442_2362179.gifb0106442_2373399.gif
b0106442_239392.gif
b0106442_23102856.gifb0106442_23114321.gif
b0106442_231254100.gif

     李叔同青年时期所刻的部份印章(自中国篆家网站)

[PR]
by manmanlai | 2007-02-28 21:13

拜年

b0106442_18201795.jpg

[PR]
by manmanlai | 2007-02-16 18:16
    我三十多岁的时候,“文革”的后期。我正在北京内燃机总厂“开门办学”,给工人大学讲课。没有任何明显的外因,脚后跟疼痛起来了,而且日渐严重。起初,只是一只脚疼,没过几天两只脚都疼起来,而且已疼到无发走路的程度。特别是刚起床,开始走路时,显得更为严重。经医院诊断,是脚后跟骨质增生(骨刺)。在X光底片上可以清晰地看出,在脚后跟的那块骨头上向下长了一个比小米粒大、比绿豆小的凸起(骨刺)。
   那时,我住在北京老岳父家中。家里客人多,信息多、主意也多。各式各样的中、西医治疗办法,几乎都试过。像按摩、针灸、打封闭、汤药、骨刺丸等,对我都不见效。这时,有一位北工大的老师(老先生了)蛮有把握地推荐了一种用臭椿树叶熏蒸脚后跟的偏方。简便、易行,而且确实根治了我的脚后跟骨刺,几十年来再也没复发过。
   中年男女得这种毛病的人不少。我们学校的校医室听我介绍后,就用这个偏方,治好不少病人,并误传为是我家的“祖传秘方”。现介绍如下。
   臭椿树是北方到处可见的树种。摘它的十几片鲜叶,铺在一块烧烫的新砖上。新砖要先放在火炉上烧热。烧热的程度,一定要掌握到:刚铺上去的臭椿树叶能被熏出热气,而又不至把叶片烧焦冒烟。烧热的新砖放在地上,把叶片铺放在热砖上。治疗的人坐在椅子上,两脚垂在砖的上方,接受热气的熏蒸。只要能忍受,双脚尽量接近叶片。每次熏蒸一刻钟左右。每天熏蒸一次,五天之后会见效,一个月下来可痊愈。
   后来,有一位学历史的朋友告诉我,他在«左宗棠传»中见到过类似的简短记载。大意是左宗棠也患过此病,有人告诉他可在鞋里(后跟处)放几片臭椿树叶。试后,果然有效。
   可惜。我当年如有现在的头脑和清闲,一定会在这位朋友的帮助下,就是把«左宗棠传»翻个遍,也得把这几行字找出来。
[PR]
by manmanlai | 2007-02-08 14:19 | 中年時代

闲聊«雍剑秋»(二)

山西争矿运动
  对于商业来说,我是绝对的门外汉。改革开放的初期,我就听说过“商场如战场”的信条。既然是战场,哪就是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一定要把对方赚它个底儿朝天,才是。可我发现,雍剑秋的做法是有所不同的(也许目的是一样)。他总是宰了你,还让你乐哈哈地。他追求的是名利双全。
   且看,1905年底在山西发生了惊震朝庭的“争矿运动”。起因是英国的福公司和清庭在1898年就背着地方官员和百姓,通过了一个«山西商务局与福公司合办矿务章程»。英国福公司眼看山西的铁路将要开通,而当时中国海关和铁路的行政权都操纵在外国人之手。他们可以低价运入开矿机器,还可低关税运出山西的矿产。原本«章程»规定收买矿地,要经山西巡抚批准。但英国福公司见有厚利可图,竟然自行低价抢征矿地,到处立杆划地勘测并强行封闭当地人已开的小矿窑。大型机器的开采,将使当地土法开采受到严重的打击,多数矿工面临失业。小窑主和矿工的愤怒引发了山西各界人士的同情和声援。太原的山西大学堂和中、小学的师生纷纷走上街头,要求废约(«章程»),争回矿权,声势之浩大有如燎原之火。此时,留日的中国学生也在东京的神田、江户亭集会声援。1906年10月3日竟有一位阳高县籍的山西留日学生李培仁(当时在东京法政大学读书)愤而投海,以表对英国人的抗议。留日学生当即派代表梁善济、景梅九和王用宾护送遗体回国。李培仁的遗体于11月运达太原时,召开了三千余人的追悼会,会上宣读了李君的绝命书。书中写到:“(清)政府如放弃保护责任,晋人即可停止纳租义务,约一日不废,税一日不纳,万众一心,我晋人应有之权利也。”闻者无不下泪。
   在广大民众的声援下,小窑主和矿工们围住了福公司代表的住地,脱光了上衣手执钢刀,要和福公司拼命(那时的洋人对义和团的厉害还心有余悸)。清政府在英国的威逼下,要求山西巡抚弹压矿民,保护英人开矿。后期的山西巡抚丁宝铨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既怕丢了乌纱帽,更怕官逼民反,酿成大祸,无法收场。此刻他想起了在庚子年北京城陷时认识的雍剑秋。遇此棘手的外交难题,何不请雍剑秋相助呢!
   雍剑秋应邀而至,来到太原。巧遇英国福公司在山西的这位代表也是在庚子年侵略者入都后和雍剑秋认识的熟人。福公司的代表也已看出,此刻,山西的民气正旺,工作很难进展,但又迫于伦敦福公司老板的施压,正处于进退维谷的他,也想讨教于雍剑秋。雍剑秋见他已年近六旬,建议他采取退避的原则,并答应可向山西巡抚丁宝铨为他讨要一笔返回伦敦后的离职养老费。这个英公司的人爽快地同意了这一方案。
   丁宝铨巡抚对这一调解方案也甚为欣赏,当即表明愿出二十万两银子了断此事。而英国人只提出五万两的要求。按常理(在商言商),雍剑秋可以轻而易举地把这十五万两装入自己的腰包。但雍剑秋没有这样做,他只向丁要了十万两,如数给了英国人五万两,自己留下了另一半。雍剑秋得利之外,还做得两相情愿。一场旷日持久的抗争,以英国福公司的撤走而告终。不知细情的丁巡抚认为,雍为他解决了如此之大的困危,还省下十万两银子,不知如何酬谢才好。事后,山西省送上的酬金、酬礼,雍一概不收。巡抚又委以高薪要职(此时雍尚无正式工作,在家住闲)也被谢绝。雍只言,此来只为帮忙朋友,别无他求。雍剑秋在山西留下了“不爱钱财”的美名。
   雍剑秋离开太原后,回天津住闲。丁宝铨深感对朋友愧欠,当即派专人赶往天津,专程向雍剑秋致谢并赠送礼银五千两,鹿茸十付,熊掌十付,虎皮两张,金钱豹皮八张,狼皮褥十张,金酒杯十个,还有古瓶两个,一个是明朝宣德瓷器,一个是乾隆官窑出品。这些礼品,多数是山西煤业小窑主凑钱买的,以表他们对雍先生的敬意。雍剑秋的这躺“差事”,真该算他名利双收了。那时他刚刚三十岁出头。
   我无能对雍剑秋一生的功过、是非加以评说,但对这两樁事情的处理方法实在是令我信服的。我觉得,我们对我国近代史上的许多名人,只有一个笼统的概念和定论,而对他(她)们个人的学识、哲理、思想方式、为人处事以及个人魅力,都知之甚少。这实在是一件可惜而遗憾的事。

[PR]
by manmanlai | 2007-02-02 10:59 | 返老還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