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   2006年 09月 ( 20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真 黑(趣文转登)

   某广告公司要在路边安放一块公益广告牌,内容是公民道德修养方面的。几个工人刚一运来,就吸引了不少行人观看。
   可现在工人们却遇到棘手的问题--他们需要电源。因为只有用电焊才能把广告牌固定好。然而马路上原来的明线都改入地下,他们只好向路边的商家求助。
  “不行,商业用电一度七角多呢,又不知道你们干多长时间,到别处去吧!”店主们几乎是众口一词,毫不客气地拒绝了他们。工人们拖着长长的电缆,在路边无奈地徘徊。“真黑,就那么几个焊点,用不了一度的电,真黑!”
   这一切都被卖小百货的二旦看见了,二旦突然灵机一动,向工人们喊道:“上我屋来接吧!”工人听了喜出望外,拖着电缆就过来了。“不过,要收钱,一度电两元。”二旦说。工人们商量一下,两元就两元吧,总比没人给使强。工人们接上了电,开始干活。众店主都过来揶揄二旦:你怎么风格这么高?这不是你的一贯作风啊!二旦赶紧解释,这只不过是稍微动了一下脑筋赚个小钱而已。众店主齐声对二旦说:“真黑!”
  不一会,活干完了,工人们过来拆电。二旦一看电表,不多不少,正好使了一度电,但他却说使了两度,让给四元钱。工人们很大方。也不核对,给了二旦五元钱。还说不用找了,不过要二旦给他们开一张收据,上面写:电费,三十元整,回去好找老板报销。二旦心里就是一惊,“真黑,比我还黑!”
   收据开完了,工人们又嘱咐二旦:“大哥,要是有人问起使电的事,您可千万别说走了嘴。”二旦笑着点了点头。等工人们走远,二旦来到那广告牌下,记下了那广告公司的名字,还有上面的电话号码﹒﹒﹒﹒﹒﹒
(摘自«天池.小小说»鞠志杰 文)

[PR]
by manmanlai | 2006-09-29 16:01 | 返老還童

有趣的“商定”

  在苏联的留学生,普遍地过着极为勤俭的生活。因为他(她)们知道,祖国人民正处于百年不遇的“困难时期”。我们花费的每份“助学金”都来之不易,是祖国人民勒紧裤腰带才省出来的。每月的“助学金”除买书外,都在尽量节约开支,省下钱来,争取做到自费回国,不花国家钱。
   每天的早饭和晚饭,都在宿舍自己动手做(有时晚饭是几个人合伙,以便节省时间和金钱)。中午饭,因在外工作和学习,只能随便在当地食堂用餐。那时苏联的经济确实不错,每个食堂和餐厅的面包都是免费供应的。我们的午餐,常常是只买一盘红菜汤再加免费面包就很好了。
  那时,莫斯科的市场上,到处都是中国的廉价商品,从牙膏、牙刷到皮鞋、毛皮大衣,以至食品,都是来自中国。这些,都是在为偿还“国际債务”。
   后来,苏共领导人赫鲁晓夫在他们的报纸上骂我们:“中国国内,每天只能喝清水大锅汤!”同学们气愤极了,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当即愤怒地“商定”,以后中午在食堂吃饭时,决不能给中国人丢脸,让他们看看,我们和他们吃的也一样,宁可晚饭再简单一点。我们这样“商定”后,也真得这样做到了。
  回想起来,又好笑,又让人心酸落泪。上年纪的人,千万不要忘记1960年至1962年的“困难时期”,并把此情此景,像“财宝”一样传给后人。

[PR]
by manmanlai | 2006-09-27 11:33 | 青年時代

针锋相对

   那时,中方把对方称“修正主义”,对方把中方称“教条主义”。中国方面以«人民日报»社论为武器,不时地发表旗帜鲜明的政论。在批判对方的同时,也在向全世界阐明自己的立场。所以,每篇文章,都以多种文字的单行本(小册子)出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也以多种语言同时向全世界广播。留苏学生每每都是收音机前的第一听众。
  苏方当然也有便利的条件。我们那个大学区(包括著名的季米里亜捷夫农学院、农机学院、水利学院和食品研究所等)有近十万大学生,有好几个“俱乐部”。那段时间里,经常邀请名人来“俱乐部”做政治演说,任何人都可自由去听。有一次“俱乐部”的海报上写着,演讲内容是“中、印边界问题”,讲演人是“苏共中央委员、斯维尔德洛夫”。这次演讲,显然是针对中国而来(当时中国和印度正发生边界纠纷)。那天我们中国学生(五、六人)也是有备而去。大家都穿着平日不多穿的中山装,坐在“俱乐部”会场的前排。当演讲到关键时刻,中国学生起立发言,表达不同意见(看过苏联电影的人都知道,列宁讲演时,台下的任何人都可以插话和提问,这是传统习惯),却遭到破例的拒绝。此刻中国学生,排成一行集体退出会场。混乱之间,好奇的一些大学生们,追到大街上,想知道中国人究竟想说些什么?我们在街头,打开画好的西藏接壌图,有理有据地说明,这块“有争议地区”并不是演讲人所说:“是块不茅之地,大可不必动武”(意在影射中国侵略)。中国的这块领土,比苏联许多加盟共和国的面积还要大许多,难道中国应该放弃吗!
  好奇的苏联大学生们,常在校区的林荫道上追着我们要“小册子”。起初,我们也主动地把“小册子”送给一些亲近的朋友,如自己教研室的老师或是来过中国的苏联专家。他(她)们也很乐意接受。为了不给朋友们造成不便,我们很快停止了送发。但还是有人上门索要。后来,我们在宿舍区开辟了一间中国学生的“文娱室”。室内放满了各种“小册子”,到午夜,还会打开中国的俄语广播。“文娱室”无人看管:谁想去,就去;谁想听,就听;谁想拿,就拿。都属个人行为,自己负责,校方也无奈。中国人的“文娱室"成了苏联学生和其他外国留学生爱去的地方。
  那时的中国留苏学生,差不多都已集中、收缩到莫斯科。在中、苏这场争论中,他(她)们有点像铁扇公主肚里的孙悟空,常使校方有点防不胜防。
  在我回国后的不久,就发生了中国留学生的“红场事件”。最终赶走了全部的中国留学生。这批“反修战士”归来时,在北京机场举行了不小的欢迎会,受到英雄般的接待。当天«人民日报»头版登出了归来学生的照片,甚至有的人头上还缠着绷带。
  往事,已过四十余年。﹒﹒﹒。

[PR]
by manmanlai | 2006-09-25 07:50

坐“冷板凳”的年代

  留学生客居他乡,有如民间的走亲访友,总会请你以客人的身份坐在板凳上。但板凳有热、有冷。我们的学长们,赶上了好的年代,“兄弟般”的友谊,在他(她)们身上体现得完美无缺。到我们去时,已开始觉得板凳在变凉,以后更是每况愈下:有些人早已商定好的研究方向,到莫斯科后,不得不临时更改;有些研究生也被某种原因,改为不做论文的、两年到期的进修生;该去航空工厂实习的,改在汽车厂。留学生的人数也在明显减少。最初,莫斯科的留学生在使馆开会,总能把电影厅坐得满满当当。刘少奇和邓小平等同志1960年底在莫斯科接见留学生时,电影厅里都坐不下,听众只能在大厅里席地而坐,还挤得水泄不通。此后没多久,留学生人数明显减少。后来在电影厅再开会时,只能坐满前几排。
  那时,逐渐体会到在国外,大使馆才是家。过去,驻苏使馆留学生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常到各个校区,看望留学生。后来也产生了诸多不便,只得由各校的学生干部代表去使馆彙报工作或参加会议。去开会的人通常要在使馆忙一整天。除开会外,还要看近几天“参考消息”上的重要内容,以便回去给大家传达。那时的“参考消息”,要有一定级别的领导干部,才能看到。使馆的这一份,是由信使专门从北京带来的。那时,人人都关心着国际形势的变化,每当有人去使馆开会时,大家都提前结束外面的工作,久久地等待着使馆带回来的消息。
   此外,那时中国留学生只要是在家做饭,总离不了酱油。在苏联根本见不到酱油,只有使馆才供应。使馆里还能买到中国的“大中华”牌香烟,价格便宜得不得了。还有些男同学专门喜欢在家里穿中国的“千层底布鞋”。总之不论谁去使馆一趟,少不了要为别人带买点东西。
   这里说的“冷板凳”,是指当时中、苏两国(两党)之间的政治“大气候”。至于“小环境”,就各有不同,有好、有坏了。比如我的导师А.А.Мухин 教授对我的学习,始终是热情关注,没受“大气候”的任何影响,反倒有暗里受到同情的感觉。靠着他在学术界的名望和社会地位,能把我的实验工作安排在一般苏联人都难以介入的全苏拖拉机研究院,确保了我们试验工作的顺利进行,使苏联人也刮目相看。

[PR]
by manmanlai | 2006-09-21 13:48 | 青年時代

敬老节的礼物

来自女儿的"敬老节"礼物。


[PR]
by manmanlai | 2006-09-19 10:23 | 返老還童

买 书

  买专业技术书籍是当年留学生最关注的一件大事。除和当时的论文工作有关外,更重要的是这些科技书籍,将是自己一生中难得的专业知识宝库。那些年代,我们和西方国家没有交流,苏联科技书籍的进口也极为有限。而且苏联的科技出版界有一特点是“面广,量不大”,以适应知识的快速更新。书店的书架上,天天有新书上架,但三、五天后就卖空了。当你发现别人手中的新书时,已无可能再买到它了。所以,除自己常跑书店外,留学生之间,常有为别人代购书的习慣。我刚到莫斯科时,就有老同学为我代买了一本«датчик»(传感器)的书。当时我连传感器是什么也不知道。后来才发现,对我太有用处了。没有这本书,我不知道要跑多少次图书馆。
   特别是中、苏关系恶化之后,买书的意义就更大了。只要觉得以后工作上会有用的书,一定要买。逛书店成了每周必做的事。好在苏联技术书籍的价格不算太贵,但也花费了助学金的绝大部分。
   当我最后乘火车回国时,整整托运了三个定做大木箱的书籍。木箱的体积为一立方米,每箱的重量在100公斤左右,四个人才能抬得动。那时,每位留学生都是个个如此,书籍就是宝贝。
  可惜,这些书籍的好运不长。“文革”中,根据“一号命令”全校师生在一周内必须撤离太原(扫地出门),徒步迁移到晋东南,一切物品只能随身攜带。这些书籍成了没人要的“封资修”,我只好拉着小平车把它们无情地送进废纸厂。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

[PR]
by manmanlai | 2006-09-19 08:34 | 返老還童

读«午夜见“鬼”»有感


寥寥几行字,
小小一故事;
天下迷信事,
尽是自欺自。

[PR]
by manmanlai | 2006-09-18 08:23 | 返老還童
  我弟弟是个常年开夜班车的出租车司机。那天午夜时分,他正开着空车在马路上找生意。一个漂亮的少妇,将车拦住了。少妇说声:去杨村。
  杨村在城西,附近有个殡仪馆。少妇坐上后座,弟弟踩油门,向西驶去。开了一段路,无意中看了一眼后视镜,这一眼,令他大吃一惊-后面没人!
  弟弟当时就毛了,急忙刹住车,回头一看,少妇正端坐在那里看他呢,弟弟以为自己刚才看后视镜时角度不对,也没多想,一踩油门,车又向前驶去。
  过了两分钟,弟弟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后视镜,少妇又不见了。弟弟觉得奇怪,一脚将车刹住,回头看了看,少妇依然坐在原来的位置,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盯着他。
  这可真是件怪事!联想到少妇要去的地方,弟弟害怕了。但他又不敢说什么,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开车。
  开着开着,弟弟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后视镜-那少妇又不见了。
  弟弟一脚将车刹住,猛地回过头,只见少妇头发披散着,满脸是血,正瞪着一双大眼睛在看他。
   这不是鬼吗?弟弟吓得浑身发抖,哆哆嗦嗦地打开车门,刚要弃车逃跑,不料,少妇揪住了他的衣领,拖着哭腔说:“有你这么开车的吗?我一系鞋带你就踩刹车,你看看,把我鼻子都撞出血了!” (摘自«羊城晚报»苗 青文)

[PR]
by manmanlai | 2006-09-17 08:48 | 返老還童

列宁图书馆(二)

  进了大厅,除满目“卡片箱”外,就是厅内走动着的服务人员。他(她)们态度和蔼,知识渊博,助人为乐。只要你流露出一点疑难的状态,他(她)会主动前来,给予帮助。读者的问题是各式各样的,当他(她)无法解答时,必然会带你去找别的人,直到你得到满意的解决。决不需要,同一问题,二次求问。他(她)们每个人都表现出了对事业的高度执着和自信,对能为读者提供获取知识的渠道和信息,而自豪。
   图书馆把向读者提供舒适、方便和安静的阅读环境视为自己的职责,并随时随地在维护每位读者不可侵犯的权利,大声交谈和拍照是绝不许可的。每个成百人的阅读大厅里,异常安静,除翻动书页的声音外,几乎是旁若无人。各自书桌上雅致的台灯,控制着适当的亮度,不会影响他人。这里的书桌上,可同时堆放大量借来的读物,让你反复查阅、比较和对证。当日看不完的,还可暂存起来,次日接着看,尽量减少读者麻烦。
  图书馆还为读者提供了丰富多彩的文化休闲环境。这里的放映厅常放映国际流行大片。阅报室的报架上陈列着四十多万份各种文字的报纸,供人阅览。每位读者都可以在这里紧张而愉快地度过一整天。
   来此阅读的人群是多种多样的(十八岁以下的未成年人禁入)。有收集资料的、有撰写论文的、有考证查对的、有复制材料的、有鉴赏孤版原迹的,还有一些人是为文化休闲而来。最感人的是,那些常年累月出入于此的白发苍苍的老人,他(她)们之中不乏功绩着著的名人。本早该在家颐养天年,然而仍在这里孜孜不倦地耕耘着。令人敬佩!
  这里还有一种特殊现象。俄罗斯人性格中,无论男女老少,都有爱幽默、取笑、逗乐和开朗的特点,几乎时时事事都要流露出来。惟独这一点在图书馆里被深深隐藏起来了。个个一反常态地严肃庄重。这里散发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气氛,有一种“知识价更高”的感觉。难怪中国留学生都爱来这里看书,效率最高。
   苏联(俄罗斯)的每项惊人成就,都会使人联想到列宁图书馆的存在。确实是一处值得懐念的地方。

[PR]
by manmanlai | 2006-09-16 10:20 | 青年時代

列宁图书馆(一)

  在离克里姆林宫不远的加里宁大街上,有一座黑色大理石的庞大建筑。这就是莫斯科国立图书馆(也称列宁图书馆)。她的规模僅次于美国的国会图书馆,居世界第二位,欧洲第一位。我敢说,当年莫斯科的留学生(研究生)没有一位不曾是这里的常客。因为要在这里找课题,做课题。天天早来、晚走,在这里“苦度”时光。最后还要把个人的副博士学位论文,永久性地保留在这里,以供后人翻阅和推敲。这是我们留在苏联(俄罗斯)惟一的东西,也算某种意义上的回报吧。此后,几次重返莫斯科都还记着它,但总是没时间再去看它一眼。
   列宁图书馆的内部建筑,同样雄伟宏大。一进大门,两侧是宽大的衣帽间。除夏季之外,长年总有众多的服务员,为你暂存衣、帽和鞋子。他(她)们也常热情主动地从身后帮老年人、妇女或外宾穿外套。你要乐意给小费,他(她)也笑纳,但从不索求。秋末到春初,这里的大街上常是冰天雪地、雪水横流或寒风凜烈,而屋里总是四季如春。所以入馆后,除脱掉大衣、帽子外,还必须换鞋子。女性在这里穿的漂亮鞋子是放在手提包里随身带来的,进门后要把穿在脚上的长筒雨鞋放在衣帽间。男性的雨鞋是套在皮鞋外面穿的,当然,做得又大、又难看。俄国人,对男人的雨鞋有个专用名词,叫“прости! молодость”,译名应该是“别了!青春”或“告别青春!”。可见男性雨鞋是何等的不受欢迎。身边的无用之物都可存放这里,让你轻松愉快、信心十足地踏着铺了红地毯的大理石台阶,一步一步地,步入这一神圣的知识殿堂。
  列宁图书馆对衣着的要求,基本上和在剧院、音乐厅的条件等同。大家都会自觉遵守。
b0106442_1014998.jpg


               列宁图书馆门前

[PR]
by manmanlai | 2006-09-14 10:02 | 青年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