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カテゴリ:返老還童( 40 )

我的“墓志铭”

   虽然,我死后不可能有一块自己的墓地,但我还是很想,像有些人那样,在生前为自己写一个墓志铭,以昭示亲、友和几位心爱的学生:

          “我为我自己的一生,画上了满意句号。”

              慢慢来2010.02.29 北京世纪坛医院

  半年内,我已两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一切都绝望了。我想,这个句号迟早是要画的,听天由命,亲友们放心吧。

  3月19日协和医院的大夫在给我手术后,通知家属:“可以用救护车把病人拉回家休养。”全家人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这毕竟是事实。

  躺在床上,睁眼就看到熟习的电脑,不由的手就痒痒,难以控制。

[PR]
by manmanlai | 2010-03-24 20:22 | 返老還童

再聊《李叔同》

  前文中提到了李叔同的原配夫人,那是在李叔同的父亲过世后,其母为他在乡间直接选定的发妻—俞氏。俞氏并非手粗脚大的“村姑”,同样也出身名门、是南方经营茶庄的富家闺秀。她生的端庄秀丽,楚楚动人;她温文尔雅,知书达理。据说,李叔同在弹奏钢琴曲贝多芬的“月光”时,她也能在旁入神地静听下去。俩人算得上门当户对、郎才女貌、琴瑟甚笃的一对儿了。李叔同东洋留学期间,俞氏在家乡孝敬婆婆,养育子女,恪守妇道,在乡间十村八里曾传为美谈。
  
  李叔同于1918年农历七月十三正式告别了任教六年的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在杭州出家为僧。消息传开后,原配夫人俞氏曾携幼小的二子李准和李端来杭州探望,李叔同避而不见。甚至和日籍夫人的道别,也是出于万般无奈。

  李叔同和日籍夫人春山淑子结婚时,曾有约法三章,回国后,春山不得在公开场合露面。春山出于对李君的敬仰和爱慕,允诺一切条件,情愿终身追随左右。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李叔同在杭州教书时,春山淑子一定要独居上海。他们实际上是一对“分居夫妻”,早已有约在前。至于,周末的上海相聚,只不过是多情的好心人的一种愿望和猜想而已(当时,哪有D字头的动车组,能把上海至杭州的距离缩短到个把钟头之内呢?)。春山淑子在和李君最后一次道别时曾问道:“请告诉我,什么叫爱?”李答:“爱,就是慈悲。”此答,深义无穷!春山默不作声,但终于悟到:连这点滴的“缘分”也已彻底破灭了。她只好承受着万分的悲痛,孤身回到日本聊渡余生,而无半点“怨恨”之意,从此销声匿迹于人间。
  
  这些种种,都给当年的局外人士和如今的后人,留下了许多迷惑不解和遐想的空间:李叔同,这样一位少年得志、才华横溢、执意创新、风流倜傥和充满浪漫情怀的名流,何以变的如此“绝情无义”呢。
b0106442_18454017.jpg

              刚刚出家的李叔同(1918年)

  关于对李叔同总体的评述,自然会受社会观念的影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大多数的人是认同中国近代著名画家、李叔同的学生丰子恺先生的观点,现抄录如下:

  我以为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层: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物质生活就是衣食。精神生活就是学术文艺。灵魂生活就是宗教。

  “人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三层楼。懒得(或无力)走楼梯的,就住在第一层,即把物质生活弄得很好,锦衣玉食,尊荣富贵,孝子慈孙,这样就满足了。这也是一种人生观。抱这样的人生观的人,在世间占大多数。
  
  其次,高兴(或有力)走楼梯的,就爬上二层楼去玩玩,或者久居在里头。这就是专心学术文艺的人。他们把全力贡献于学问的研究,把全心寄托于文艺的创作和欣赏。这样的人,在世间也很多,即所谓 “学者”,“艺术家,”。

  还有一种人,对二层楼还不满足,就再走楼梯,爬上三层楼去。这就是宗教徒了。他们做人很认真,满足了“物质欲”还不够,满足了“精神欲”还不够,必须探求人生的究竟。他们以为财产子孙都是身外之物,学术文艺都是暂时的美景,连自己的身体都是虚幻的存在。他们不肯做本能的奴隶,必须追究灵魂的来源,宇宙的根本,这才能满足他们的“人生欲”。这就是宗教徒。…李叔同,是一层一层的走上去的。他的“人生欲”非常之强!他的做人一定要做得彻底。他早年对母尽孝,对妻子尽爱,安住在第一层楼中。中年专心研究艺术,发挥多方面的天才,便是迁居在二层楼了。中年之后,不再满足于二层楼,于是爬上三层楼去,做和尚,修净土,研戒律,这是当然的事,毫不足怪。
b0106442_18463846.jpg

              李叔同的学生丰子恺

  这样的观点,显然涉及唯物、唯心的领域,在当今社会,充其量也只能算“一家”之言。我们无意、也无力对此现状说三道四,但李叔同的一生确也感动了许许多多的海内外华人,知名的崇拜者不乏其人。
认同“三层楼”的人,虽不一定已是三楼人,但起码要比吃不着葡萄,偏爱说葡萄酸的人,强的多。这些人同样应受到我辈一楼人的敬仰。

  李叔同的一生,将留给后人以无穷无尽的领悟。

[PR]
by manmanlai | 2009-10-07 18:42 | 返老還童
   我在博客里爱写点“闲聊”的故事,写过闲聊《李叔同(一至四)》、闲聊《雍剑秋(一、二)》,还有何凤山、乔明甫等人。他们都不是有《传》、有《记》的太大人物,但所作所为的某些事件,还是值得后人惦念勿忘的。

  既然在文中点名道姓,闲聊的内容也当有所依据﹙出处﹚,不能胡言乱语。近日,读到一本友人赠送的《城东游艺—杨白民与李叔同交游考论》,让我喜出望外,真有“如获至宝”之感。
b0106442_1303752.jpg

      《城东游艺》陈星 著

  在闲聊《李叔同﹙二﹚》中,曾有一处让我最为动情伤感的记述: 和李叔同真正长年相爱的人是日本上野的姑娘—春山淑子,也是李叔同在日本作画时的模特儿。她对李君爱慕不已,早已意重情深。明知李君国内有原配夫人,但她仍绝意终生追随左右。李叔同回国后,在杭州省立第一师范任教的那段时间,春山淑子独居上海, 只盼每个周末李君能乘火车来沪夫妻团聚,两人恩爱,情深似海。但这样相亲相爱的时月并不太长。当春山淑子突然得知李叔同决意遁迹空门﹙出家为僧﹚时,曾匆匆赶赴杭州虎跑寺长跪不起,哭述衷肠。此时的李叔同已万念惧灰,无可挽回,篤信“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经句,拂逆而去。

  上面的记述,连我自己都感到苍白无力,李叔同和日籍夫人春山淑子的道别过程,给世人留下诸多疑惑不解。想不通的何止春山淑子一人呢,连叔同的好友、学生都为之动情,痛心疾首,甚至由未能成功劝阻而挽惜自责。当时的李叔同,在事业上正是如日中天,爱情生活上也如鱼得水,难道是有什么他人不知之情,使李叔同“悲观厌世”了?事实证明,并非如此。这诸多的疑问,都永远地留给了后人。这也使李叔同和日妻的告别情节,更引人关注,说法不一。

  《城东游艺》中有一段这样的记载,令人振奋,我直录如下:

  李叔同出家以后,曾托友人将其日妻送回日本。可这位深爱他的日妻不能接受这一事实。她痛苦异常,并找到李叔同在上海的老朋友杨白民先生﹙也是留日归来—笔者註﹚。她向杨白民表示:日本的和尚是允许有妻室的,为什么李叔同要送她回日本呢?杨白民只好以中国佛教界的情况向她解释。最后她提出,说什么也要到杭州去见一见李叔同,并要求杨白民立即带她到杭州去。

  杨白民无奈,只好带着李叔同的日妻来到杭州,安顿下来后,他只身先到虎跑寺去通报。李叔同见日妻已经来了,也就不好回避,于是同意会面。会面的地点在杭州西湖边上的某家旅馆里。杨白民自管去散步,留下了这一对平日恩爱似漆的夫妻。交谈过程中,李叔同送给日妻一块手表,以此作为离别的纪念,并安慰说:“你有技术,回日本去不会失业。”会面结束后,李叔同就顾了一叶轻舟,离岸而去,连头也没有再回顾一下。日妻见丈夫决心坚定,知道再无挽回的可能,便望着渐渐远去的小船失声痛哭。此后她就回日本去了,从此再无任何消息。

  故事到此,总算有个结局。当然,我们毕竟不是“学者”,所言无从考证,只能当是茶余饭后的闲谈轶事,聊聊而已。

  这本《城东游艺》是我校退休人员余也果女士所送,余老师退休前,曾任北京轻工业学院图书馆馆长,是我国早年著名女子教育家杨白民老先生的后人,她们为该书的作者提供了多件珍贵的史料。余也果老师把她珍藏多年的《城东游艺》送我一本,实让我感谢不尽。

[PR]
by manmanlai | 2009-09-23 12:59 | 返老還童

巧遇

    奥运之年(2008年3月1日)在奥运会村正北的“北苑宾馆”参加某个技术会议时,巧逢中国参加奥运会第一人━刘长春之子━刘鸿亮院士。

   会间就餐时,我俩同桌邂逅,相邻而坐。席间言谈之中,有人道出刘院士和刘长春老人的关系,我为之惊诧。在这样的年份、这样的地点,遇到这位刘长春的亲人,不能不说是幸运的奇遇。

   四十多年前,我在《文史资料选辑》中,第一次看到刘长春先生1932年参加在洛杉矶举行第10届奥运会时前前后后的悲情壮举。让我为刘长春先生的精神所敬佩;也为我国当时的现实而无奈。

   万万没想到:此后七十多年的今天,第29届奥运会居然就在北京举行;当年只有几个或几十人关注的奥运(第10届),如今关注奥运(第29届)的中国人,少说也总会在十忆左右吧。
   据知,刘长春老人一直有两个愿望:一是,中国人能在奥运上夺得金奖,让中国国旗、国歌通过奥林匹克运动场传向全世界;二是,中国有朝一日能举办奥运会。如今,老人虽已故去,定会含笑九泉。

   奥运年兴奋之余不可忘记,七十多年前刘长春老人代表中国参加奥运时的种种磨难与艰辛。

[PR]
by manmanlai | 2008-03-08 14:03 | 返老還童

  今天所说的钟,既不是悬于寒山寺的大铁钟,更不是世人皆知的伦敦大笨钟,而是摆放在咱家的“座钟”和挂在墙头的“挂钟”。在中文汉语中,是有必要加以说明的。
   从小,我对时钟就有好奇和神秘感。它给了我许多,诸如永动、循环和准确等的启蒙概念。
   在日本(女儿家)住闲时,最爱和老伴儿去逛那里席地而摆的跳蚤市场。除价格异常便宜外,更主要的是在那里能大开眼界。当时,国内的商品包括生活日用品,都是按国家标准(或苏联ГОСТ)统一生产。你就是走到天南海北,所见之物,多是一模一样。那些年代,就连女人们爱逛商场的天性,也大打了折扣。
   由于我对钟的偏爱,不妨把我在跳蚤市场上“跳”来的几件,给诸位展示一番。请勿见笑。

跳蚤市场上“跳”来的钟

[PR]
by manmanlai | 2007-11-22 11:55 | 返老還童

搬来欣赏

从女儿那里搬来欣赏一下。

[PR]
by manmanlai | 2007-09-05 20:15 | 返老還童

凉台伏景寄给Tubomim

b0106442_19485576.jpg
盛开的朝艳

b0106442_19534699.jpg
白边红裙

b0106442_19501552.jpg
心里红

b0106442_1950472.jpg
兰 喇叭

b0106442_19541987.jpg
步步高和雁来红

b0106442_19512989.jpg
不请自来客

[PR]
by manmanlai | 2007-07-20 19:36 | 返老還童

闲聊«李叔同»(三)

  时至今日,评述李叔同的人太多了。他(她)们从不同的专业视角,表达了对李叔同成就的赞赏和敬重。但多数人是把李叔同的出家前和后,分而论之。给人以出家前、后判若两人的感觉。甚至也有人觉得,他是在由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当年和李叔同亲近的朋友甚至他的学生,都曾为他遁入佛门的行动而惋惜,甚至因劝阻不力而自责。其实,这些都大可不必。
   李叔同看破红尘,决非一时的心血来潮。当他十五岁时,还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时代,就写出了“人生犹似西山日,富贵终如草上霜。”的诗句。此后,细看他的一切努力和探索,所追求的不是名利富贵,而是处处事事在追求无尽的真知。
   最后,他归入佛门。但也决不是一个“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俗僧。他绕过世俗的牵绊,是为全心实意地钻研佛教的律学。在佛教的许多宗派中,律宗是最讲究修持的一宗。他不僅深入研究,而且能做到实践躬行。被佛门弟子奉为律宗第十一代世祖。
   他虽避世绝俗,但无处不近人情。晚年,为弘扬律学,他常年游历于浙闽的开元寺、承天寺、妙释寺、法兴寺、伏龙寺、普陀寺等名山大寺之间,讲经讲律。他居然明言规定三不:一不迎,二不送,三不请斋。出家人,如此知情知理,真是善哉!善哉!不知现代的文化人,有几位能做到如此。
   我和佛教无缘无葛,应算个无神论的人。但我佩服李叔同对多种学问的深求精神。他的一生,对人们的供献之大,令人赞赏。

[PR]
by manmanlai | 2007-04-16 21:22 | 返老還童

闲聊«李叔同»(二)

李叔同,作为晚清民国年代的文人学士,确有许多惊人骇俗之举。在他出家前的39年里,评他为“才华横溢”、“执意创新”和“风流倜傥”,一点也不算夸张。他是中国第一位在美术课堂上,教学生临摹人体的老师,而且敢把女人裸体画,堂而皇之地悬挂于自己厅舍之中。就在百年前的这几天(1907年的春节期间)李叔同正为赈济淮北水灾,在赈灾游艺会上公演法国小仲马名剧«巴黎茶花女遗事»,而且在剧中饰演主角茶花女,轰动一时。这是在中国大地首台公演的话剧。其中是全部口语对话,有独白和旁白,但没有朗诵,和加唱,开创了我国话剧的先河。今年(2007年)被定为“中国话剧100年”,就是以李叔同等人的这场演出为起算年份而计算的。
   李叔同38岁时遁迹空门剃发为僧。为此,常易使世人联想到,此举定和家事困惑有关,其实不然。李叔同的发妻俞氏,是他在十八岁时母亲为他选定促成的。俞氏出生于南方经营茶叶的富家,相比之下虽学识不高,但也长的端庄秀丽,楚楚动人,算得上门当户对。据说,李叔同弹奏贝多芬的«月光»时,她在旁也能入神地静听下去。算得上一对郎才女貌.当然,他们之间有多深的恩爱,就难说了。
   和李叔同真正长年相爱的人是日本上野的姑娘春山淑子,也是李叔同作画的模特儿。她对李君爱慕不已,早已意重情深。明知李君国内有原配夫人,但她仍绝意终生追随左右。到中国后和李君相约,她不在公开场合露面。李叔同在杭州省立第一师范任教的那段时间,春山淑子独居上海,只盼每个周末李君能乘火车来沪团聚。这样相亲相爱的时月也并不太长。当春山淑子得知李叔同决意出家时,曾匆匆赶赴杭州虎跑寺长跪不起,哭述衷肠。此时的李叔同已万念惧灰,无可挽回,篤信“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经句,拂逆而去。日后,发妻俞氏由天津赴杭州寻访,李叔同避而不见。这已是八十年前的往事了。
   世间之事,真是无独有偶。就在拙文落笔之际,2007年2月26日媒体曝出了1987版«红楼梦»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在长春百国兴隆寺以“妙诚”法名,剃度出家的新闻。
   今日之社会,毕竟和八十多年前不同了。对别人的关心、疼爱和尊重,已为主流。对自己不明白和不理解的事物,只要在法律和公德界定的范围内,就该做到不乱猜测、不推敲,更不无中生有地去"分析"和编造。这也是和谐社会的体现之一。
         
b0106442_1628653.jpg
“林妹妹”长春出家

[PR]
by manmanlai | 2007-03-03 17:32 | 返老還童

闲聊«雍剑秋»(二)

山西争矿运动
  对于商业来说,我是绝对的门外汉。改革开放的初期,我就听说过“商场如战场”的信条。既然是战场,哪就是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一定要把对方赚它个底儿朝天,才是。可我发现,雍剑秋的做法是有所不同的(也许目的是一样)。他总是宰了你,还让你乐哈哈地。他追求的是名利双全。
   且看,1905年底在山西发生了惊震朝庭的“争矿运动”。起因是英国的福公司和清庭在1898年就背着地方官员和百姓,通过了一个«山西商务局与福公司合办矿务章程»。英国福公司眼看山西的铁路将要开通,而当时中国海关和铁路的行政权都操纵在外国人之手。他们可以低价运入开矿机器,还可低关税运出山西的矿产。原本«章程»规定收买矿地,要经山西巡抚批准。但英国福公司见有厚利可图,竟然自行低价抢征矿地,到处立杆划地勘测并强行封闭当地人已开的小矿窑。大型机器的开采,将使当地土法开采受到严重的打击,多数矿工面临失业。小窑主和矿工的愤怒引发了山西各界人士的同情和声援。太原的山西大学堂和中、小学的师生纷纷走上街头,要求废约(«章程»),争回矿权,声势之浩大有如燎原之火。此时,留日的中国学生也在东京的神田、江户亭集会声援。1906年10月3日竟有一位阳高县籍的山西留日学生李培仁(当时在东京法政大学读书)愤而投海,以表对英国人的抗议。留日学生当即派代表梁善济、景梅九和王用宾护送遗体回国。李培仁的遗体于11月运达太原时,召开了三千余人的追悼会,会上宣读了李君的绝命书。书中写到:“(清)政府如放弃保护责任,晋人即可停止纳租义务,约一日不废,税一日不纳,万众一心,我晋人应有之权利也。”闻者无不下泪。
   在广大民众的声援下,小窑主和矿工们围住了福公司代表的住地,脱光了上衣手执钢刀,要和福公司拼命(那时的洋人对义和团的厉害还心有余悸)。清政府在英国的威逼下,要求山西巡抚弹压矿民,保护英人开矿。后期的山西巡抚丁宝铨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既怕丢了乌纱帽,更怕官逼民反,酿成大祸,无法收场。此刻他想起了在庚子年北京城陷时认识的雍剑秋。遇此棘手的外交难题,何不请雍剑秋相助呢!
   雍剑秋应邀而至,来到太原。巧遇英国福公司在山西的这位代表也是在庚子年侵略者入都后和雍剑秋认识的熟人。福公司的代表也已看出,此刻,山西的民气正旺,工作很难进展,但又迫于伦敦福公司老板的施压,正处于进退维谷的他,也想讨教于雍剑秋。雍剑秋见他已年近六旬,建议他采取退避的原则,并答应可向山西巡抚丁宝铨为他讨要一笔返回伦敦后的离职养老费。这个英公司的人爽快地同意了这一方案。
   丁宝铨巡抚对这一调解方案也甚为欣赏,当即表明愿出二十万两银子了断此事。而英国人只提出五万两的要求。按常理(在商言商),雍剑秋可以轻而易举地把这十五万两装入自己的腰包。但雍剑秋没有这样做,他只向丁要了十万两,如数给了英国人五万两,自己留下了另一半。雍剑秋得利之外,还做得两相情愿。一场旷日持久的抗争,以英国福公司的撤走而告终。不知细情的丁巡抚认为,雍为他解决了如此之大的困危,还省下十万两银子,不知如何酬谢才好。事后,山西省送上的酬金、酬礼,雍一概不收。巡抚又委以高薪要职(此时雍尚无正式工作,在家住闲)也被谢绝。雍只言,此来只为帮忙朋友,别无他求。雍剑秋在山西留下了“不爱钱财”的美名。
   雍剑秋离开太原后,回天津住闲。丁宝铨深感对朋友愧欠,当即派专人赶往天津,专程向雍剑秋致谢并赠送礼银五千两,鹿茸十付,熊掌十付,虎皮两张,金钱豹皮八张,狼皮褥十张,金酒杯十个,还有古瓶两个,一个是明朝宣德瓷器,一个是乾隆官窑出品。这些礼品,多数是山西煤业小窑主凑钱买的,以表他们对雍先生的敬意。雍剑秋的这躺“差事”,真该算他名利双收了。那时他刚刚三十岁出头。
   我无能对雍剑秋一生的功过、是非加以评说,但对这两樁事情的处理方法实在是令我信服的。我觉得,我们对我国近代史上的许多名人,只有一个笼统的概念和定论,而对他(她)们个人的学识、哲理、思想方式、为人处事以及个人魅力,都知之甚少。这实在是一件可惜而遗憾的事。

[PR]
by manmanlai | 2007-02-02 10:59 | 返老還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