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女兒來到博客,一切從頭學,慢慢來


by manmanla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2007年 11月 25日 ( 1 )

座钟



   我的上一代是五口之家,父、母再加我们兄弟仨。我们兄弟三个虽不算淘气,但总是男孩子吧。家里的大小东西常被我们碰打的残缺不全。从小,妈妈就给我们规定了两个不准动:一是不准动天花板上吊的电灯—电会打死人的;二是不准动桌上摆的座钟—我家的宝贝。
   院里的邻居,一到晌午(12点左右)总会有人喊问:“××嫂,几点啦?”“×点×分了,快坐锅吧!当家的该回来了!”妈妈常是这样高声应答。
   我妈是全家唯一管理座钟的人。差不多每隔一个礼拜,妈要给钟上一次发条(钟簧),拧十二、三下。我只能在旁瞪眼看着,不让动手。座钟上有个可转动打开的小门,里面是“钟阁子”。我家的贵重东西都往这里放,绝对没人敢动。

    
b0106442_11263542.jpg
“跳”来的日本座钟

   我“跳”来这个日本座钟,打开后也有“钟阁子”。阁子里还有四个钥匙钩,大概也是最安全之地吧。有意思的是,钟门不是转动而开,是抽拉而开,和他(她)们家内的屋门一样。日本人真是会节约空间,不像我们脑子里从小就是“地大物博”。
   “跳”来的座钟上,还是有一幅像似埃及的古老油画。可怜我带着老花镜在阅览室翻遍了几个书架的《世界美术全集》巨著,仍是一无所获—不知是出自哪位名家之手。因为我太外行了,对有艺术修养的人来说,也许是脱口而出的东西。渴望赐教。

[PR]
by manmanlai | 2007-11-25 11:27